听他们讲那过去的故事

2019年07月1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林文志

F君、W君、L君、M君四人的故事,都是他们亲历的故事,蕴含着年月特有的韵味,我们且听他们慢慢道来。 

把肉搁到碗底里吃

六十年代出生的F君,小时候一年到头都很难吃到肉,有一次家里有肉吃,是南乡山里的腊肉,用柴火熏烤了一年,鲜红透亮,切成大块,用蒸气蒸熟,香喷喷的,母亲给每个孩子分一块,也就仅此一块。

香香的嗞味早已是溢满了饥渴的小心田,F君把分到的腊肉,小小心心地放入碗里,快快地把饭添得满满的,让肉深深地藏在碗底,迅速地从厨房转移到屋外,以免遭遇哥哥们的“毒手”。F君蹲在地上端着碗就吃,碗底的腊肉,掩盖不住的香味,F君想,肉要放到最后慢慢来享有,闻着肉香、想着肉美,大口大口地瞬间把饭吃完,腊肉闪亮碗底,此时,F君全身的幸福细胞活跃到了极点,准备美美地吃起来。

F君身边早已围着很多鸡,争相抢食漏失的饭粒,一只大公鸡在转悠,当腊肉亮出的一刹那,它纵身一跃,啄着腊肉就跑,F君先是一惊、转瞬即怒、把碗一抡、起身就追,不料公鸡一头钻入了墙角的柴垛里。F君好不容易把柴移完,看到肉还叼在鸡的嘴里,F君蹿步扑上去抓它,这公鸡是个机灵鬼,啄着肉在地上的灰堆里左右涂抹几下,见机不妙,丢下腊肉落荒而逃,F君立马把肉捡起来,跑回厨房,舀一勺冷水,洗洗灰,把肉全部塞入嘴中,吃将起来,咬得满嘴流油。

瓜农收到的匿名信

六十年代出生的M君,大学毕业分在乡镇工作,那时的夜生活很简单,朋友一聚海聊一晚上,有天夏夜,在茫茫的田野上边走边聊,只见田野里草棚中有灯光在闪耀,那是守瓜人在看夜。

“要是有个西瓜多爽呀”,那个时候大家月工资才三十来块钱,不舍得用钱买。大家按身高排列,前高后矮依次来到瓜田入口,一条公路从南北穿过,公路和瓜田之间是豆角苗爬满豆角篱的绿色屏障,走在最后的较矮的两人迅速离开队伍溜到屏障外,其他人继续进发。

“什么人?干什么的?”瓜农借着月色发现有人就警惕地喊话。当中有几个本地人和瓜农打招呼说是来买瓜的,于是有人下田挑瓜,有人就坐在瓜棚里和瓜农聊起天来,以分散瓜农的注意力。挑瓜人每摘一个就从绿色屏障里滚出去,守在外面的人立即把瓜转移到树丛里去。许久四人只挑一个大西瓜上来,瓜农用称称好算好钱,大家一摸口袋都没带钱,“明天付吧。”瓜农这么说,大家谢过后迅速撤离到树丛,只见地上一大堆西瓜。那一夜大家狂吃,那一夜大家吃得喜孜孜。

第二天去付瓜钱,听瓜农说昨晚没怎么睡,还是被人偷了很多的瓜,怪自己没有用,眼看辛苦的付出有了回报,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善良的瓜农言语之中没有怨骂一句偷瓜人,只把无奈的伤心留给他自己。不久,瓜农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向他道了歉认了错,信中还有瓜钱。

吃一世的土甲鱼

五十年代大学毕业的W君,是一位退休的局长。“八项规定”前,有人炖了一大砂锅甲鱼来请吃,还诚惶诚恐说甲鱼是按“土”的标准找的,是不是真“土”他心中没谱。W君尝后淡定地告诉他是真“土”。请客人十分惊讶他怎么这么肯定。

W君告诉他,当年自己被划成“右派”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生产队里有一口大鱼塘,到年底鱼长得大而肥美,干塘起鱼按人头分给全体社员算福利,鱼捞起大的分了小的放回再养,那时候土甲鱼没人要,原因是壳厚肉少,只有分给W君这个“右派分子”。

那时的“右派分子”是阶级敌人,当然不能享受等同待遇,从此,每年W君都有土甲鱼,W君变着法来烹饪:清炖的红烧的,不同的方法有不同的味道,其味无穷。后来W君平反了,“臭老九”变成了“香饽饽”,被重用提拔步入仕途,通过组织的培养同志们的帮助自己的努力,W君仕途畅达。

经过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快速提升,吃原生态的成了时尚追求,土甲鱼越来越成为了餐桌上的珍希佳肴,有一次W君打趣说“生苦了命啊!吃一世的土甲鱼”,不料这句话传出去了,成了笑谈。

大年初一放鞭炮

五十年代出生L君,喜欢写小说,经过努力由农民变成了作家。

知道鞭爆为什么叫爆竹?L君每次讲都要卖弄他的学问。《荆楚岁时记》里有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意思是说,每年大年初一,第一遍鸡叫的时候就要起床、闻鸡而起,来到正庭前,用火燃烧竹子,使竹子烧得爆裂而发出声响,用于驱瘟逐鬼。后来火药发明了,就产生了炮仗,为什么炮仗又叫鞭炮呢?因为炮仗“声响清脆如鞭”。

L君老家对大年初一放鞭炮是很注重的,有钱没钱、家家户户必须放鞭炮迎新年。放鞭炮以前都是老父亲的事,后来L君娶了媳妇分了家另立了门户,放鞭炮就成了L君的事。

吃完年夜饭,父亲把L君拉到身边,郑重地说,崽伢哩呀,明早放鞭要记住三句话:时间要抢早、穿戴要讲究、鞭炮要响亮。

L君懂他的意思,大年初一放鞭炮,是开门迎福接财神,开门放了炮,财神就来到,财神谁能接得到谁能先接到,当然取决三个因素:谁开门最早、谁穿戴最讲究、谁的鞭炮放得最响,这是新年祈福的乡俗文化。

“怎么把鞭炮打得更响”,L君脑海首先跳着这么一个问题,当时的鞭炮是裹一层黄土,容易生潮,潮了就点不着火。

“放在灶台上烘焙不就可以了吗?!”老婆提醒道。对呀,烘焙后的鞭炮不但更容易点燃而且还更响。睡前L君就把鞭炮放在灶台上烘焙。

四十多年前,年三十晚上农村没电视,大家庭吃完团圆饭后各回各家,因为初一要打开门炮,L君决定早早睡,心想一定要打响全村第一个开门炮,并叮嘱老婆叫醒。奈何心头有事偏偏无法入眠,碾转反侧才刚朦朦胧胧,就听到老婆在喊:快起来。

L君一醒只听得鞭炮声在响,那是人家抢了先!一骨碌窜起来冲出去打鞭炮。

“穿好衣服呀!”老婆喊,L君又回去穿衣服,可怎么也穿不进去,打开灯一看,穿的是老婆的,又脱了重穿。

这时整个村子像猛地醒了一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响彻夜空,L君慌手慌脚奔向灶前取鞭炮,忙乱中把鞭炮的引线碰到了炉火,顿时火光闪烁、鞭炮炸响、四处飞扬、锅碗瓢盘叮叮当当,事后才发现新衣服烧了几个洞,跟老婆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父亲。

第二年大年初一L君不再打鞭炮了,现在城市里禁止燃放鞭炮,他早就这样做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