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高考

2019年06月2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陶贵彬

6月7日,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年一度的全国高考开考日,今年又恰逢端午。

“高考碰端午,全上985;粽子加粘糕,全上211,高粽!”连日来,因为我女儿今年高考,我的微信群与朋友圈,被各种祝福与问候刷屏——满满的感动!

上午九时开考,8时半左右,我信步前往女儿高考点新余四中,但见校门口簇拥着不少家长与车辆,各路商家一溜儿支起帐篷,赚一把商机与人气。

关于高考,牵动了多少社会敏感的神经:妈妈穿旗袍——“旗开得胜”;爸爸穿马卦——“马到成功”;考生穿紫内裤——紫腚赢(指定赢);早上吃粽子——高中;拿到试卷先亲一下——吻过,稳过!高考第一天孩子穿红色——“开门红”;第二天穿绿色——“一路绿灯”。

还有,坐出租车要选车牌有“6”的,送考的人要属马,隐意为六六大顺,马到成功……

平心而论,为了讨口彩、图吉利,对于这些家长、老师穿旗袍、着红装,大多数人不免会心一笑,尚属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与寓意。

是啊,42年了。自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之后,有多少莘莘学子通过这段独木桥步入了人生完全不同的舞台?

作为一介没有参加高考的师范生。我们对高考的印象与记忆全然是空白。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感谢孩子,让我们亲身感受到了全社会对这项相对公平、改变无数人生命运考试的重视与关注!

看!人生就是这样。

记得我们师范的心理学老师曾说,“人生,缺憾也是一种美。”但我们师范同学聚,说的最多的也是这种遗憾,如果我们都去读了高中,不知道人生会怎样?

是呀,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其实是有不甘与遗憾的。“我的潜力究竟有多大?”“我的人生与命运是不是还会改写?”“听到他人言我读大学时什么什么”“我大学同学如何如何云云”,心中会不会泛起一点酸涩、汗颜与无奈。哪怕是只读了一个高中!

教我们师范《文选与写作》课的袁建军老师在我散文作品集《靠岸》中感慨:他们这一代学生在初中阶段的学习成绩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们之所以选择读中师而放弃重点高中(当时中师的录取分数线远高于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是因为想尽早跳出“农”门,获得一个稳定的饭碗,以便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我一直都认为他们当中大多数学生具备考上优秀大学的潜质。后来,有不少同学考取本科、硕士和博士就是最好的明证。

但,人生没有假设,经历就是财富。尽管文凭不代表水平、学历不等于能力,你可能在求职就职中充电,在社会大学中历练摸爬滚打,在自考与函授中提升自我……

薄薄一张个人情况登记表上,关于个人全日制学校与最终学历,就会让人一眼认清你的来头!尽管,呵呵,这也许并不代表什么。

知识就是财富,知识改变命运。与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常常就会觉得,隐藏在心头的那一丝不甘、遗憾,甚或自卑与顾影自怜,或多或少存在。犹如外表虽光鲜,但不慎透出了打着补丁的内衣裤——多么尴尬!

1989年毕业的我们,因为历史机遇几乎全都踏上了偏远小学的讲台。

这,就是命运与代价。

让人佩服的是,我们有师范同学也有不负命运的摆布,凭能力成功逆袭的!分散在政界、商界、学界的师范生,不乏卓尔不群,流光溢彩之尊。

尽管是极少数,但他们与命运拼搏与抗争的心劲让人钦佩!让人惊叹!让人“羡慕妒忌恨”!

如果人生让你再次重来,你会作如何选择?

1989至2019,同学三十年,从豆蔻年华到步入“知天命”。我们这届各班皆在积极酝酿同学聚会时,作为新余师范学校第二届毕业的我们,因主客观原因,学校原址早已被征迁,变成了豪华商圈和高档CBD;我们以“身正为范、学高为师”为校训的新余师范学校早已并入新余学院,变成一个不入流的小中专部了。

何处是母校?想来,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我们心中一点隐隐的痛!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