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乡愁很温馨

2019年06月2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喻志东

去年冬天,我与朋友去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在村里,突然闻到那久违的气息——木碳火的馨香。当时,一阵感动涌向心头,它好象来自遥远的家乡,唤醒我那浓浓的乡愁。

过去乡下人御寒,主要靠木柴或木炭。木炭不仅热量大,而且烟尘少,深受人们喜爱。况且,木炭火还会散发一种独有的馨香,钻进人的骨髓。

人们喜爱木炭,但置办木炭是件苦差。我家在袁河冲积平原,没有山,没有林,自然就没有木炭。要用木炭,必须到很远的山区去购买,费时费力。

记得小时候,每过冬至,父亲就会在一个晴天,约上几个村民,大清早出发,推着独轮车走上4个多小时山路,来到邻县的峡江采购木炭。经过几番讨价还价,木炭买下来,然后就地吃饭。饭是自带的,只是已经冷了。一口饭一口水地吃完,推起车就往回赶。负重200多斤木炭,速度慢了许多。到家时,天已经很黑了。父亲进入房间,带进一股浓浓的汗味。我少不更事,见父亲回家,心里一阵欢喜,只知道今年的冬天有木炭了,全然没有体会父亲一路的劳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真是愧疚得很。

生炭火是小孩喜欢做的事,我和哥哥常为此起争执。后来双方妥协,分工协作。早上起来,一个准备火盆,一个准备木炭;一个点燃柴火,放上木炭,一个用扇子扇火。只一会工夫,一盆火就烧好了。至今惋惜的是,我最想做的点火工作,始终没有轮上一次。

寒冬是烤火的季节。在农村,稻谷入了仓,白菜、萝卜播了种,果树油菜施了肥,一年最忙的时节就过去了,这时天寒地冻也来了,于是烧上一盆木炭火,左邻右舍的围坐在火盆四周,聊天打牌,自在、闲适又惬意。

最难忘的是每年的除夕,一家人坐上长板凳,围着八仙桌,桌下放一盆木炭火,桌上摆满鸡鸭鱼肉,一人斟上一碗酒,欢天喜地吃个团圆饭。如果外面下着雪,年味就更浓了。

年夜饭之后,把火盆从八仙桌下移出来,大家再围坐火边,开始守岁。除夕的木炭火是全年最旺的。火旺预示来年的运气旺。木炭堆得高高的,火烧得暗暗作响,火香弥漫整个屋子。除夕的零食也是全年最丰富的。大家边吃边聊,聊到11点,开始放鞭炮,放了鞭炮就栓门,这叫封门,表示旧的一年结束了。

在我家,一般封门后,母亲和我们兄妹几个都会睡觉去,只留下父亲一人继续守岁。父亲在火盆上再加一把木炭,在火上温上一壶水酒。有了热酒相伴,父亲就可以坐到天亮。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春晚,父亲只有坐在火边想心事。我不知道他想什么。也许在想来年的收成,也许在想儿女的未来,想着想着就喝上一杯,就这样一直到凌晨6点。6点多,父亲开门放了鞭炮,迎来新的一年。

木炭火,不仅暖身还暖心,不管是左邻右舍,或者素不相识,只要围坐到火边,关系就会融洽得象一家人。

以前常有做小货郎的、补锅打铁的、讨饭行乞的游走乡村。这些人长年漂泊在外,辛酸苦楚自不必说,若遇冰雪天,可就更惨了。乡下人心地善良,见此情景,都会热情地将他们迎进门,给杯热水,火盆边让个座。我爸就是这样一个古道热肠之人,他不仅请烤火,还常与客人天南海北地聊。聊到天黑,就一起吃个饭,留个宿。临别时,客人已泪眼婆娑,再三道谢。

好多年过去了,木碳火这种传承千年的东西,正逐渐远离我们。现在,生活小康了,当年做梦都不敢想的空调已成为寻常家件,只要按一下遥控,要冷要热随手就来。在舒适的空调世界,人们忙工作,忙网聊,木炭火的氛围没有了。

然而,木炭火的馨香,大家围坐在炭火旁取暖的亲情,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这种日久弥坚的乡愁,将伴随着岁月,走向诗的远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