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

2019年06月2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丁小梅

兴许花最能慰藉我落寞的心境, 以至于每到一处只要有花我都会被吸引的如此如醉, 流连忘返。 在通往故乡人和辉江村后山山谷农庄的房前是一条大约 1 公里多的幽深的花巷, 出了花巷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片果园, 方圆几十里无论哪个季节都是绿意葱葱, 充满生机,哪怕是冬天也难见枯枝瘦叶, 二到四、 五月间, 那更是花团锦 簇, 上天下地都是花, 可谓花天花地, 花的世界。

每到春夏之交, 车到山脚下一拐弯, 尽管离房屋还有几里路, 但我总是迫不及待的下车, 扑进花世界, 香的海洋。 这条幽静的小路两旁是高大的樟树遮荫避阳, 樟树下一束束各式野花红的、 紫的、 白的静悄悄的盛开, 让我惊喜若狂的就是一丛一丛的金银花的竞相开放, 金银花藤攀着身边的刺槐及荆棘而生, 渐渐竟将荆棘之类完全吞没, 四、 五月间, 藤上就开满对对洁白的小花, 在晚风晨露里散发着清幽的芬香; 小花们渐渐变成金黄色便谢了, 它的名字也由金银颜色命名, 而新抽出的藤叶间又开出一对对新的花来, 这样断断续续可以开到秋季。 冬日树木凋零田园旷芜, 从从金银花藤却绿得更深, 高低错落像两组翡翠的墙。 金银花开的时节, 村里的农妇们总是在早早赶过来将它摘下来, 晾干后去卖, 我的姐姐们也会路过时沿途采摘些用高温蒸过, 然后用瓷罐装起来, 每天撵一小撮用热水冲泡, 放置一些冰糖, 就是很好的解暑饮料。 我面对这一对对一丛丛生长在深山百年的翠黄的小喇叭花样的金银花, 却总感觉到它寂寞开无主的寂寥与落寞, 总感觉花是有眼泪的, 十分不忍采摘, 一路闻香过去, 倒也心满意足。

如果说野生金银花的香如兰花悠悠淡淡, 那么, 出了这条锦绣花巷, 豁然开阔, 一片片的蜜桔花绽放出的香一时之间, 几乎形成一种空气, 甚至是一种压力, 一种诱惑。 桔花一簇簇、 一丛丛地在眼前飘白, ……那么洁净、 那么淡雅、 那么清香的花朵,总是带露随风纷纷扬扬、 潇潇洒洒, 有风, 花在动, 无风, 花也潮水一般地动, 在阳光照射下, 每一个花瓣都有它自己的阴影,就仿佛多少波浪在大海上翻腾, 你越看得出神, 你就越感到这一片花潮正在向天空向四面八方伸张, 好像有一种生命力在不断扩展, 我目睹着这一望无际的花海, 想更多, 思更远。千朵万朵压枝低, 每棵桔树都炫耀自己的鼎盛时代, 每一朵花都在微风中枝头上颤抖着说出自己的喜悦。 而我分明在芳香中闻出了我们汗水味, 多少酸甜苦辣交织一起, 随时容易让我瞬间泪流满面, 从苗木到烧毁, 到冰冻、 雪灾, 十年, 我们全家以及其他上山种桔的乡亲们经过多少耕耘, 经过多少等待, 才让昔日荒山变绿洲啊! 所以, 我都能深深体会每一朵花会结上一个果实, 每一个果实都充满了心血, 也备感每一朵花的珍贵。

有蜂自远方来, 敲锣打鼓, 像过节一样; 有蝶越山而来, 翩翩起舞, 随着蜂蝶轻飘如仙, 在花之颠, 在叶之侧, 在枝之丛,深深的呼吸, 沁人肺腑, 出入花海满身犹如喷洒了花露水, 发际、 衣裤、 连带着泥土的鞋都散发出阵阵芳香, 此时此刻怎能不心旷神怡呢?

孩童时, 自看了电影 《闪闪的红心》 后, 就迷恋上了那首《映山红》 的歌, “若要盼的哟红军来, 岭上开满哟映山红……”电影里红满天的景象不断冲击着我, 直到, 我在我的这片故土上融入映山红的娇媚绚丽之中时所带来的欣喜和幸福, 儿时的一切向往都释然了。 从山陂一直到山顶, 绵延数十里的大山, 在春天里开满美丽的野花, 淡紫、 浅灰、 深蓝组成一团一簇, 像一群群花枝招展的少妇在眺望远方, 盼望心上的人儿。 在目不暇接的美景中, 最让人感到热烈奔放、 陶醉万分的是那红的似火焰如彩霞的映山红, 在青山绿水之间云蒸霞蔚, 一片连着一片, 一团团一簇簇开的那么热烈, 那么绚烂, 朵朵映山红如红色的云彩, 迎风飘动, 娇艳欲滴, 更像一群群羞红了脸庞的少女, 互相依偎在一起, 走进它们羞答答地微笑着。

置身大自然这千姿百态, 娇柔艳丽的花丛里, 我总是会像驾着一团团彩云, 在浩渺的仙境里飘忽的感觉, 放牧自己的心灵,纵情歌唱, 将一切烦恼忧伤抛到九霄云外。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