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遗嘱里的家国情怀——读《红色遗嘱》有感

2019年06月2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戴南祥

我的床沿一直放着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色遗嘱》,在每晚入睡前,我总要把它慎重地翻开读上那么几篇,生怕损坏了一样,瞪大眼睛仔细地阅读那一行行感情真挚的铅字,方觉得一天充实。遗嘱中,烈士们面对生死离别的淡定从容,面对危难却矢志不移的革命信念,常让我合卷长思、感触颇多。

我所说的红色遗嘱,是老一辈革命家和革命先烈留给子女、亲友或党组织的遗书、遗言、遗诗,其凝聚于其中的情感,足以抨击人心。当我第一次拿到这本书时,便被它大红色的封面所吸引。红色,一个多么美好又多么引人深思的颜色啊!为了它有多少人甘愿付出汗水,青春乃至生命!这些革命者,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以非凡的胆识和勇气,义无反顾地走上前线;在临终时刻,他们抛却生死荣辱,忘记世俗纷扰,把对亲人的牵挂,与家人的诀别,对黑暗社会的愤慨和对光明前程的憧憬,种种激情付诸笔端,交与后人。这些遗嘱,是血泪书,是绝笔信,是不会说谎的历史,也是革命历史最真实的见证。阅读《红色遗嘱》,如同还原了烈士们的身陷囹圄却矢志报国的画面,让我感受到先辈们崇高坚定的理想信念和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使我再一次得到红色精神的洗礼。

我轻轻地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一封封书信的画面,书信的主人各不相同,主人的相貌也各式各样,但他们的眼神却是一样的。他们从长度大小厚薄各不相同的眼睛里折射出相同的光,那光好像是一把火,在眼睛里熊熊燃烧,在黑暗中跳着赤色的舞蹈。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人之常情在一封封家书中发光、放大,而这些光似乎交织在了一起,变得极其闪耀,射穿人心,这就是家国之情。这种伟大的情感在这些伟大的革命烈士中体现地淋漓尽致。1928年3月18日,由于叛徒出卖,夏明翰在武汉被捕。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他用敌人给他写自首书的半截铅笔给同为革命战士的妻子郑家钧写了催人泪下的遗书,写完后,年仅28岁的他抑制不住对妻子、对女儿的强烈爱恋和思念,用嘴唇和着鲜血,在遗书上亲吻下一个深深的吻印。这生离死别前的一个血吻,彰显出了夏明翰作为一个伟大的革命者的侠骨柔情、深情厚意和忠贞不渝的革命爱情。这是怎样的凌云壮志?又是怎样的赤胆忠心?毛泽建是毛泽东的堂妹,在毛泽东的影响下,走上革命道路,她是革命年代第一个为中国革命献身的毛家人。1928年5月,毛泽建被敌人逮捕,一年多后在衡山城南门外马庙坪慷慨就义。她在就义前的遗书写道:“我将毙命,不足为奇。在达湘个人方面是很痛快的事了。人世间的苦情已受尽,不堪再增加。现在各处均在反共,这就是我早就料到了的。革命轻易的成功,千万不要作这样的奢望。但是,人民总归要做主人,共产主义事业终究要胜利,只要革命成功了,就是万死也无恨,到那天,我们会在九泉下开欢庆会的”。毛泽建烈士的遗书,书写的是初心、是使命、也是奉献、更是担当,留给我们的不止是为了实现崇高革命目标的无畏精神,更是穿越百年风雨而来、一曲激情澎湃的革命赞歌。毛泽东曾用“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八个字高度评价毛泽建的精神品质。红色遗嘱中,烈士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让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这是他们的信仰与初心。如陈觉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写道:“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苔花虽小,也没有很好的生长环境,但它依然能够美丽地绽放,不畏严寒,不惧酷暑,坚强地展示出生命的伟大。“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争国权以救危亡,是青年男儿之有责”……《红色遗嘱》中每一篇遗书里,都放射出老一辈革命家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人生境界,他们无不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报效祖国,以无私奉献的精神、忠诚履职的作风在人类历史上书写了崭新篇章。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