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正盛 醉美界水

2019年06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 卉

清晨的时候,被一个女子兴奋的电话叫醒,说阳光甚好,花开正盛!大抵女子都爱花,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天性。而我,以花为名,亦喜欢与花为伴,无论开落,都是一场倾城唯美,略含淡淡诗意,淡淡乡愁,只一眼,便是极致。

六月的时节,就在界水乡政府旁的小花园,一簇簇红色、黄色、粉色的花儿,正在自由盛开!考虑到色彩的搭配,小花园被分成几个块状进行花的栽种,有颜色为黄、金黄、橙色、红色的单瓣和重瓣两种的硫华菊,也有紫红色、粉红色的波斯菊,每一块栽种一个品种一种花色。记得去年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时光流转,此处已是繁花似锦,五彩缤纷,光风微熏,草木森森,树鸟放歌。

乡里的干部们总是有一种习惯,晚饭后便会三五结伴散着步去翰岭古村。小花园便是必经之路,忙碌了一天,卸下了盔甲,游走于乡间小道、锦簇花团,诉说情怀、排解困倦。对于以乡镇为家的乡干部来说,我们有着不能每日下班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无奈,有着不能随时约上三五好友在车水马龙的沿江路斟一壶小酒、啖二三肥蟹的自由随意,有着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针穿的基层辛苦,寄情于乡村山水草木,恰好排遣满腹情怀。看见花开,于我们,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欣喜,想想,四季有轮回,花落还花开,心,总是会释然些。

阳光、花海总是让人向往生活。沿着一条沥青路继续行走,这是可至仙女湖环湖路的旅游公路,一路开着白色的小花,两分钟的样子就到了翰岭古村(据史料记载该村始建于宋朝隆兴年间,由南宋螺坑迁入,距今已有850多年历史)。村子里绿树成荫,花开正盛,有村民正在古樟树下健身。这些百年古樟树郁郁葱葱,有几棵古樟树的年龄超过了500岁,最小的一棵也要五六个人手拉手才能合抱,古村风味在这满树苍翠的一枝一叶中流转传承。古樟的葱茏,与古朴的祠堂门楼遥相呼应,构成了翰岭的村风古韵。翰岭祠堂门楼现存为民国时期修缮,祠堂门楼雕塑众多,窗楞浮雕人物、花草、鸟兽一房一品,皆是手艺人的匠心独运。门楼后的七进祠堂,朱漆大柱,前后通透,有天井、厢房、戏台,时至今日仍然是村民日常休闲娱乐、喜庆节日团聚宴饮的聚集地。

翰岭的花种的要早些,所以开得更盛。遍地盛开的波斯菊和硫华菊,把整个村子包得严严实实。视野所及之处,那一片片、一簇簇,层层叠叠、飘飘洒洒,带着泥土的芬芳,伴着村民辛勤的劳作声,在风中静静地绽放着、摇曳着。在花间、在水田、在路上,在深沉雄厚的北山脚下,淳朴的界水乡民勤劳地耕作,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幸福生活!花海、古村、乡民、耕牛,勾勒出一幅和谐的田园画卷。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惬意自得的感受,也都含融在花海的“忘言”之中。

心中热爱,生活一路芬芳。乡村的工作与生活,也让我喜爱。当然,像大多数的乡村干部一样,我渴望更广阔的天地,也喜欢着车水马龙、华灯璀璨,更期待着能够参与到孩子每一个成长的瞬间。只是我更愿意在当下的日子里热爱生活,热爱工作,热爱自己。无论身处何地,永远热爱生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兴致盎然地与世界交手,感受到未知的一切美好,一直走在开满鲜花的道路上。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