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景更美

2019年06月1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简武生

初夏介于春天与夏天之间,是一年四季之中气温最舒适,景色最美丽的时节,犹如少年进入青年的年龄段,青春年少又青春活泼,令人留恋,更令人羡慕。

初夏的夕阳

行走在下班路上,温热的阳光,映照在身上有些热量,更有些耀眼。迎着初夏夕阳行走,香樟树枝枝叶叶摇曳得夕阳斑驳陆离,感觉格外舒爽。

初夏的夕阳虽然明亮,但依然很温和,很温馨,很温柔。沐浴着如此夕阳,舒适的笑意荡漾在前方,石板路上,一位大人牵着小孩,慢悠悠地行走,逗得小孩哈哈大笑,稚嫩的笑声融合在夕阳里,散发出天真无邪的芬芳。

西边的夕阳喜洋洋地照耀着大地,照耀着小城的栋栋高楼。错落有致的高楼,耸立在北湖西岸,云雾一般蒸蒸日上。夕阳照射高楼,湖水倒映青山,倒映绿树,倒映高楼,海市蜃楼般,显得美轮美奂。湖面上波光粼粼,涟漪荡漾,清澈的湖水将太阳,洗濯得分外妖娆。

伫立北湖岸边,注视着北湖那一泓清水,感觉变幻的色彩,令人遐思妙想。红彤彤的夕阳,随着太阳下山,色彩格外飞扬。由明亮的红色,渐渐变成金黄色,逐渐变成淡淡的浅红色;高楼的外墙由耀眼夺目的光芒,渐惭变得金灿灿,逐渐变得明亮亮。

望着夕阳慢慢下山,山川大地徒然寂静起来,大自然仿佛成了新世界,一切都如人所愿,纷纷从楼房里走出来,潮水般涌进北湖公园散步,此时此刻,夜色变得热闹非凡,夜景变得更漂亮。

初夏阳光

小满过后,大自然万物渐渐成熟,阳光也渐渐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清晨,太阳一出来,阳光就变得光芒四射,霞光万丈。沐浴着如此温热的阳光,山川大地格外明亮起来,住宅小区格外热闹起来,特别是高楼阳台,小区扶栏,绿树灌木等等陡然丰腴起来。

远远瞧去,明亮的阳光下,阳台上晒出了棉被、棉袄、棉衣,扶栏上晒满了棉被,绿化树上晒出了棉被、鞋垫。整个小区因初夏的阳光,瞬间变得五彩缤纷。于是乎,棉被、棉袄、棉衣等等有了阳光的味道,有了青草的味道,有了绿叶的味道,更有了初夏的味道。

初夏的阳光,犹如一片风平浪静的湖水,依然清新,依然清纯,依然清静。虽然有些许温热,但泛起不了涟漪,更卷起不了波浪。而仲夏的阳光则截然不同,它犹如一片深不见底的龙潭,不再简单,不再静谧,时时泛起涟漪,处处掀起波浪。涟漪虽小却炽热,波浪更是暗潮涌动,风高浪急,热浪翻滾。仲夏时节,如果你仔细观察阳光,就一定会发现阳光里仿佛有热浪般闪烁,火焰般耀眼。

沐浴初夏的阳光,你会感觉热烈但不炙热,你会感觉明晃晃但不热辣辣。初夏的阳光依然有些湿润,有些湿气,千万不要露出膝盖,否则,有风湿风寒的侵扰。在初夏阳光下活动,汗水会静悄悄地冒出,但汗水依然清洁清亮。虽然有丝丝凉意,但依然清清爽爽。不像在仲夏阳光下活动,汗流浃背,汗水粘乎乎,衣服粘贴着皮肤,别有滋味在心头,而且衣服表面会出现一层白白的盐迹。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初夏。”沐浴着初夏的阳光,犹如沐浴着明媚的日子,沐浴着幸福的芬芳……

初夏和风

街灯初亮时,娇羞温馨的暮春静悄悄地消失在夜色中,清亮的初夏欣欣然而来,带着花香,带着草绿,带着果甜。于是,蜜蜂成群结队而来,扑进花丛,甜蜜忙碌,不亦乐乎!

初夏时节,和风流淌,丝丝凉意,清清爽爽。初夏的风,总是让人舒服,更是让人好奇。突然想起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诗《首夏南池独酌》里句子:“薰风自南至,吹我池上林。”“薰风”就是初夏和暖的风。“薰”意思是和暖。一年四季有春风,夏风,秋风,冬风。大诗人就是大诗人,将初夏的风美称“薰风”,确实别出新裁,有新意。

那我们就一起去享受“薰风”,享受和暖的风吧!沉醉初夏的风中,可以看到不一般的美景。不信,你瞧,薰风轻拂,清清凉凉。青草伸出头儿,轻轻吟唱;花儿播撒芬芳,放声歌唱;果儿摇头晃脑,尽情欢唱。初夏的风,就是不一样。他哼着朗润的曲调,引得树梢沙沙作响,引得窗帘轻轻摇晃,引得思绪起伏荡漾。

初夏薰风,裹着清新,四处荡漾。走进田野,薰得禾苗,滋滋生长;钻进树林,薰得野果,哗哗灌浆;扑入花园,薰得鲜花,吱吱绽放。薰风就是薰风,薰得山川大地舒舒爽爽,薰得生活无限美好,薰得人生神彩飞扬。

初夏的风,真好!清晨,总是那么凉爽,晨风吹过,更清清凉凉,舒舒爽爽。即使中午,太阳当空,在户外行走,浑身热浪,额头汗珠颗颗外冒。此时此刻,一阵薰风吹过,就象母亲温柔的双手,擦掉额前的汗珠,浑身上下温暖如斯,温馨如斯,清凉如斯。

初夏湖水

初夏时节,行走在北湖岸边,一泓湖水,清澈见底,像一块晶莹透亮的水晶石,平坦如砥;更像一块纯洁无瑕的翡翠,清丽动人。

伫立湖岸,举目欣赏,平静湖面,明镜一般,映出蓝天,映出白云,清亮清亮。轻风微拂,丝丝涟漪,绸缎般光泽闪亮。湖水玻璃般,倒映的绿树楼房,仿佛就在眼前,将湖面距离缩短又缩短。

极目远眺,仰天岗山色如黛,浓绿似雾,绵延起伏;绿树高楼,层层叠叠,相互映衬;湖光山色,蓝天云影,竞相呼应。无论是远处的山,还是近处的树,无论是眼前的高楼,还是身旁的凉亭,无论是湖岸的绿,还是湖底的石,一切都仿佛洗濯似的,不是清澈清透,就是清丽清亮。陶醉其中,神清气爽;沉醉其中,其乐无穷。

湖水很清很清,清得能看见湖底的鹅卵石;湖水很透很透,透得能看见湖里的鱼儿嬉戏;湖水很亮很亮,亮得能看见湖面的野鸭扑翅。平静的湖水,透亮的湖水,空灵的湖水,犹如镶嵌在小城脖颈上的无瑕翡翠,光彩夺目,瑰丽无比!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