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瑶寨

2019年05月3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龚玲蓉

空气在这里变得异常清新,让浸淫于城市污浊环境的我忍不住贪婪地深呼吸,仿似一股清流自胸间穿过,心神瞬间清朗明净起来。

瑶寨,顾名思义,是瑶族人聚集的地方。据当地人介绍,在这个苗瑶侗壮等诸多少数民族共处的地域,看似各民族杂居,事实上还是有规律可循,一般的规律是强势些的民族居山下水边开阔之地,次之居山腰,而相对弱势的则居山顶。由此可见,我们驱车盘旋了许久山路才到达的这个瑶寨,他们的祖先之所以会选择山顶而居,应是气势处下风,屈居此隅。

去的地方寨名金兰大寨,所谓的大字,与我们平原汉族村庄动辄上千户的大字不可同日而语。少数民族大多散居山中,连片成村实属难得,此中的大寨,不过是此寨居住了百余户人家,相对其余几十户甚而几户瑶家组成的瑶寨而言称得上个“大”字了。

一路盘旋蛇行而上,让坐车晕车行船晕船的我饱受腹内翻江倒海之苦。而进得寨来,风景却是美得令人惊艳,顿感一路辛劳,甚是值得。

金兰大寨地处元宝山腹地,有仿若云深不知处的飘缈与神秘,目光所及之处,随意的一瞥,都可以定格一张桌面照片。

寨内人家是典型的瑶家风格,傍山而建,木质小楼,方正楼型,两侧伸出侧檐似耳,底层养牲畜,二层日常作息,三楼放农家杂物,家家不远处,有一单独小楼阁以储存粮食。问何以另建一小楼储粮,答曰瑶楼均就地取材木质搭成,一朝失火难以制止损失,储粮小楼远离居住楼,一旦财产尽失还可有粮食果腹,待吃饱重建家园亦是留有底气。于深山密林中自给自保,繁衍子孙生生不息,人的智慧充斥于生产生活的每个角落,不由得对他们的聪慧肃然起敬。

已是午时,走进事先约好的一家瑶民家中午饭。主人家姓周,据说周是瑶族人家十八个标准姓氏之一。虽初次谋面,却十分热情。他家一楼楼脚下,有青石垒成的石径,绵延到更高的山顶,沿小径有一青竹制成的简易引水管,管内清泉潺潺,欢快流淌,水流之处,绿植葱郁、青苔澹然,水与草动静成趣,绿与清相映成画,让人想起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虽无桃花,却意境全占,让人心神宁静,了却世间纷繁。入得二楼室内,主人正在室内火塘上支起鼎锅做饭,只见他正从桶中取鱼,不剖不刮,囫囵一个丢进沸着的汤中,我很诧异这种食鱼方式,问主人不用清理鱼腹内肠胃么?主人笑着说此处生态绝佳,一切食物遵行原生态,不作改变。

鸡是瑶鸡,健行于山中水间,肉质紧实鲜嫩,炖得满室生香。蔬菜是随手从山中采得之野菜,山野林间之气饱满,不带一丁点人工繁育之气。肉是去冬自家养就的黑猪宰杀后用香木熏成的熏肉,咀嚼之下,唇齿陶然。酒是自家酿就的米酒,浑浊中透着浓郁的粮食香。而那煮成的米饭,居然是山中冷水梯田中经月成熟的黑米成就,糯中带韧,香中透甜,让人不忍停箸。

一桌丰盛的饭菜呈在眼前,按瑶家的风俗,主家叫了寨里的长者与亲戚来陪客。男男女女围坐起来,米酒斟下,气氛瞬间活跃起来,瑶家人不劝酒,但讲究喝得尽兴,相敬换杯畅饮,男女都十分爽快。

酒至三巡,席中八十余岁的主家的大姨与老母亲,喝得兴起,咿咿呀呀唱起了山歌,悠长的歌声绕着席间的耳膜、绕着瑶家的木楼,再绕着山间清风雾蔼绝尘而去。而邻家早已喝得醺醺然的大哥,也闻香而来,毫无顾忌地挤进坐席,举杯敬着客人。

趁着众人酒酣,我起身去巡查了一番这座小楼,只见室内设备粗陋、器具简单,而主家的厨房里,散放着割下来的野草、野菜,显是清贫之家,与桌上招待尚属陌生的我们的丰盛形成强烈的反差,显见这场接待是倾其所有的接待。

听着楼内飘扬出的歌声与笑声,看着主人家真挚又热情的表情,我不禁思绪万千,在这个世人都感慨环境恶劣、世风日下、利益至上、人情薄凉的年代,这座木楼、这个瑶寨,还有这般温情而不计回报的存在,让心与身都俱疲的我们,有了真实的安慰。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