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和司马光——读《宋史》杂感

2019年05月3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欧阳毅

有一年,网上问卷调查,假如让你穿越古代,你想回到哪个朝代?大家以为选择大唐盛世的应居首,结果是宋朝。当时我也选肥唐,读了《宋史》后,我改选瘦宋。

为何选宋?按我的理解,宋朝文化和文明在2000多年封建社会中,涵养、积淀、维度,其它朝代无法与之媲美,而政治、经济、科技各方面发展水平,宋朝是分水岭,确定和发挥了承前启后的历史地位和功能。

又有一年,网上问卷调查,将唐宋两朝的历史文化名人列出,如唐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李贺、杜牧、李商隐,宋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苏轼、辛弃疾、陆游、文天祥等,从中挑一人一道旅游,你选谁?得票数苏轼高居榜首,司马光垫底。用今天的话说,东坡先生圈粉最多,司马相公粉丝寥寥无几。

苏轼和司马光,在300年两宋历史(公元960年——公元1279年)银河中,他们当之无愧为最耀眼的两颗明星!

今天,和大家聊聊这两位文化名人。

宋哲宗(1077年——1100年,宋朝第七位皇帝,原名赵佣,后改名赵煦,宋神宗第六子,8岁登基,公元1085年——1100年在位)刚做皇帝时年幼,苏轼任少傅(品行与学识众望所归,被选做太子或幼皇的老师),在金銮殿第一次值夜,太皇太后(宋仁宗皇后,按辈分哲宗称祖母)也在座,她问苏轼此前任何职?答曰“常州团练副使”(相当于今天县区武装部副部长,从八品),又问现任何职?答曰“少傅兼翰林学士”(在皇帝身旁负责选妃子、册立太子、考核文武百官、下旨诏告天下等事务,相当今天中央书记处书记,正三品)。太皇太后又问他可知呈火箭式上升的缘故?苏轼回答可能是廷议所致吧?“非也!”苏轼吓出一身冷汗,“回禀太皇太后,罪臣平生从未有丝毫攀龙附凤之劣迹。”苏轼赶忙表白自己任现职绝对未用潜规则,即“暗箱操作”。太皇太后晓喻苏轼,是仁宗驾崩前的圣谕,“先帝每读卿文章,必称作奇才奇才,但未及进用卿哩。”

苏轼听了此言,感激涕零,哭至失声。太皇太后亦为之泣下。八九岁的哲宗小皇帝,见二人对哭,也忍不住呜咽起来。

太皇太后见君臣半夜三更在金銮殿齐哭,有失圣仪,也不成体统,忙制止哭泣,就当前国家大事咨询苏轼,苏轼的回答令太皇太后非常满意。

夜阑更深,东方欲晓。太皇太后令两内侍(太监)撤下御前金莲烛,送学士回府。轼向御座虚席申謝,拜跪毕仪,然后随内侍返府。《宋史》对此用八字评价苏轼:“旷代恩荣,一时无两”。 

司马光在公元1085年,宋神宗驾崩后,从洛阳赶到汴京(当时北宋都城,今开封市)去吊唁。此前整整15年,司马光一直足不出户,潜心修撰《资治通鉴》这部与《史记》《汉书》等齐名的历史巨著。在这十五年里,洛阳一带田夫野老,无不尊敬,俱称司马相公;就是妇人女子,亦群仰大名。

那么我们会问,司马光为何未及吊唁就返洛呢?史书为我们还原了当时司马光前往汴京几个细节,他的马车进城门时,守城士卒一见他,皆惊喜地致意:司马相公来了,司马相公来了!沿途人民,亦遮道聚观,各郎声道:“司马相公,请留相天子,活我百姓,勿遽归洛。”司马光见大家一唱百和,“反觉疑惧起来,竞从间道归去……”

可见普罗大众要求司马光做丞相的呼声有多高,而司马光见黎民百姓愈信任,心里愈担心和害怕?他疑惧什么?身居高层和要职的居心叵测者容不下他,疑心司马光垂涎他们的相位,故意组织大家造成的假像。“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司马光非不欲往吊也,实为避嫌也!

司马光放任知陈州(地方最高元首,相当今天的省委书记兼省长)后,才走上丞相位置。他任丞相政绩如何?从一侧面或知大概情形。《宋史》载记一事:就是辽、夏使至,俱必问光起居,且严敕边吏道:“中国正相司马公了,勿轻生事,致开边衅呢!”史家也用八字评价司马光:“国有贤相,不战屈人”。

苏轼(1037.1.8——1101.8.24)和司马光(1019.11.17——1086.10.11),多有相似之处。少有天才,如司马光因其聪明才智,于7岁时,救出小伙伴上官尚光,“司马光砸缸”的故事,有华人的地方,皆津津乐道。他们均于19岁时第一次参加科举即进士及第。

尤其是苏轼,父子(父苏洵,弟苏辙)三人同榜进士,创造科举取仕最富盛名的佳话,当年主考为欧阳修,副主考为大诗人梅尧臣。梅阅完所有士子文章后,将苏轼文章评为第一,修也予以肯定,但以为是自己学生曾巩的文章,为避嫌,修评为第二。那一榜,成了开科取仕的“千古第一榜”,也称“龙虎榜”,同榜进士后来有十余人做了丞相。

但第二年苏轼参加制科考试(从中举进士中选择优秀者,相当于进入国家高级人材储备库,进入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等系列,再进一步充实参知政事、副丞相、枢密院,等同于今天的副国级),当仁不让,稳坐第一把交椅。宋仁宗阅完苏轼苏辙兄弟应制科试文后,欣然曰:“吾为子孙得二丞相矣!”我们知道才华稍逊哥哥一筹的弟弟后来做了丞相,英才盖世的哥哥最高职位止步于礼部尚书。

后人多为苏轼鸣不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假如他一辈子热衷功名,钻营仕途,中国文坛、中国文化史上,因少了东坡先生这样一位旷世巨人,而将变得黯然失色呢?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别的不说,假设苏轼官场一辈子顺风顺水,春风得意,他能独创“东坡肉”这道草根味十足,雅俗共赏的名菜吗?

可以这样说,苏轼干了一辈子自己喜欢做的事,如诗、词、赋、散文、奏疏、书法、绘画、水利、烹饪、茶艺、制酒等等,而且都登峰造极,篇篇是精品,行行成经典。单说一件,2018年11月26日,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苏轼的《木石图》拍得4.2亿港元(约合4.1亿人民币),列我国书画作品有史以来拍卖成交价第二位(第一位为黄庭坚的一幅书法作品,于2010年拍卖成交价4.6亿人民币)。

相对而言,司马相公不论是生前还是殁后,就远无东坡那么多吸引普通人眼球的亮点了。“人生有情泪霑臆,江水江花岂终极?”那么前文提及,当时强烈希望司马相公作丞相的呼声响彻朝野,凭什么?人格魅力!

司马相公曾这样自评:自少至老,未尝妄语。尝谓吾无过人处,惟一生作事,无不可对人言。言外之意,他一生只知守底线、原则、规矩、良心。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相公是否言过其实?民间如此反映:陕、洛间闻风起敬,居民相劝为善,稍有过恶,便私自疑惧道:君实(司马光字君实)得无闻知乎?

另外令庙堂到江湖纷纷点赞和崇敬相公有三件事,其一是他终生未纳妾。妻子张氏终生不育,妻子及其娘家、司马氏家族、同僚等想方设法劝其纳妾,均无动于衷,这在纳妾蓄妓成风的北宋士族中,委实难能可贵。其二是相公视兄为父,“兄名旦,年将八十,光奉若严父,爱若婴儿。”其三是妻张氏去世,无钱安葬,卖地安埋。相公之清廉古今罕见。

我们再看三名关健人物对司马相公的评价。王安石(公元1023——公元1086,江西临川人,字介甫,北宋著名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王改革派首领,司马为守旧派代表。宋神宗任安石为相,推行新法,司马无奈,在洛阳修史,神宗问安石:司马光如何?答曰:国之栋梁。且从人品、能力、文学造诣给予极高评价。苏轼,安石为相实施新法,同相公一同反对新法被贬,及安石罢相,光主政为相,东坡又劝相公新法不可全废,再遭贬,相公去世,家人请东坡撰写墓志铭,欣然接受,他一生只为五人撰铭,司马相公之铭达三千余字,可见相公在其心中地位。刘恕(公元1032——1078,字道元,筠州即今江西高安人),同相公修《资治通鉴》三名副主编之一。少有天赋,学识渊博。也于19岁中进士,刚实施新法时,已任多地大守,安石欲重用,引荐进三司条例署(相当于今天国家财政部),素慕相公人品,毅然随相公赴洛修史。

司马相公去世,太皇太后为之恸哭,与哲宗亲临光丧。予谥文正,赐碑曰“忠清粹德”,哲宗御笔题撰,都人罢市往奠。“文正”的谥号,封建王朝对大臣去世后的最高评价,两宋只有范仲淹和司马相公荣获。有史家将孔子、孟子、司马光称为“三圣”,不无道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