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的变迁

2019年05月2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熊小芳

“老家”这个充满温馨的名词,勾起了多少在外游子的乡愁。老家对于土生土长,留下深深烙印的父辈来说,永远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但到了我们这些出生、工作、生活在外的这一代人来说,“老家”这个概念却早已荡然无存,它只是尚存在户口本上的那一点点模糊记忆而已。小时候,每逢春节随父母远道回老家过年的日子里,印象最深的除了老家贫瘠的黄土地和极度贫穷的乡亲之外,就算是老家那个座落在小镇里,令父辈自豪了几十年的老村子,及那幢拥有一个多世纪古老而高耸的老宅了。

老家的老宅子原本是解放后政府没收大地主家的祖产。据父亲说,1949年家乡实行土地改革时,有着贫农身份的爷爷奶奶便有幸从政府手中分得了土地,还有那幢足有300来平方米的“豪宅”,爷爷奶奶便将老屋的几间厢房一一分给了先后娶妻生子的6个儿子,自然排行老四的父亲也分得了一份。

老宅源于清朝中晚期建造的一处地主豪宅,它碧瓦雕檐参差有致,古朴典雅的建筑风格堪称中国南方民居之精品,后来一代一代被他们的子孙们继承。迈进老屋高高的门坎,映入眼帘的正堂大厅高大而威严,乃不失当年显示身份与权势地位咄咄逼人的非凡气势。大厅两旁整齐排列着二排厢房,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富丽堂皇,给人以当年地主剥削阶级家庭奢华生活的许多联想。可见当年拥有这幢豪宅的主人是何等风光和非同凡响。

50年代末,父亲参加工作远离了老家,分给父亲的那间空着的厢房便一直由老家的叔伯们使用;70年代,深知在外工作,这辈子叶落归根回老家定居可能性渺茫的父亲,几次想对叔伯提出转让房产,但看到生活拮据、贫困潦倒的亲兄弟他欲言又止,只是常听母亲在耳边念叨:“多好多密实的房梁,该值不少钱吧?”

80年代后,改革开放使家乡发生了巨大变化,逐渐富裕起来的家乡人民纷纷在镇上盖起了风格各异的小别墅,一户户从村里的老宅中搬入了宽敞明亮,装修豪华的小楼房,然而老家的老宅却依然存在,只不过早已风光不在,失去了昔日的荣耀和喧嚣。据前些年每年清明、冬至都要回老家扫墓祭祖的老父亲说,村里的老宅子已经多年无人居住了,成了“空心村”,缺乏人气的老屋早已破败不堪,成为村民的猪牛栏及存放杂物的仓库。如今这些老屋在风雨的侵蚀下,显现一片凄凉破败的另类景象,为此老父亲叹息不已,对老宅残存着一种怀旧的伤感。

时至今日,我在回父母家看望老人的时候,已过八旬的老母亲仍会念念不忘提起并告诫我和老哥俩:“老家的那老宅可是解放初期政府分给我们自家的财产呵,有机会你们俩回趟老家把它买了吧,那房子那么多,那么密实的房梁,多好多结实呵。”对老母亲的告诫,我只是笑道:“算了吧,如今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富裕了,早已住上了建在镇上的小楼房,谁还稀罕村里的这个老宅呢。”

1949年解放初期爷爷奶奶从政府手里分得老屋至今,已经整整过去了一个多甲子,老宅的变迁,让我感受到一种时代在发展进步的铿锵声让人振奋。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