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那一片翠竹林

2019年03月2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陶贵彬

在初春三月这个勤于耕耘的季节,我的思绪,却止不住回到上一年下乡收获的酸涩与无奈。

七八年前,限于医疗等生活条件限制,孝顺的儿女把老丈人老丈母娘接到了城里住,至今极少再回去。而二老辛勤耕耘几十年所辛苦积攒的田地、菜地呀什么的,大部分拱手给了亲友——人少地多,有不少到现在还荒着呢。

但是,像茶树、柑子树、板栗树等大片经济果林,却年年成了我们不约而同的念想——还有那颗在低矮屋后高大繁茂、盛产香甜橘柚的橘子树……

土地及土地上的盛产与生长,就像是二老的命根,他们总会在每年的第一时间,提醒并召集我们去采摘去劳动去收获。想来,当初他们是忍了多大的不舍与心痛,犹豫老半天才勉强来到城里的。

此后,每到金秋收获的季节,我们一大帮子都大呼小叫、浩浩荡荡开赴老家……

二老年纪越来越大,前些年,他们尚能坚持到老屋住上个十天半月的。以便趁着大太阳,将采摘下的原生态油茶果,在屋前开阔的水泥地上摊铺、晒干、裂剔,再择机打成上等的茶油后,才恋恋不舍返城。这两年,二老身体条件越来越差,二老返乡住的时间越来越短。

新农村美在哪里?美在山、水和乡愁,美在林田湖草绿。而一天从老家传来让二老痛心的消息——因为极少回去,他们数十年苦心种下的、在远近村庄都声名远播,并已枝繁叶茂、蔚成风景的一大片翠竹林,却无缘无故地大片大片枯死!

突然之间一道秀丽的风景没了?村里邻居给出的蹊跷解释是,被“雷公”打雷给打死了!

可丈母娘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她说,一定是前些年给过她“警告”的村邻干的——要求砍伐掉这片翠竹林!这位村邻早已搬离老家很多年,因为笃信卜算老先生的算卦,说他老家这幢两层住宅因正对着这片翠竹林,才导致他家人罹患尿毒症云云,只有砍掉竹林,他家人的重病才会……

荒唐而愚昧!没想到对方竟然用出了这种“下三滥”的招儿。

“一定是用剧毒农药喷撒毒死的!”这种触目惊心的景象,在我去年下乡采摘油茶等林果时,所亲身感受到的。

因为平时没有任何林间管理。反倒觉得每一颗果子都没有任何污染,都更加绿色、环保、珍贵。结果,当我们兴冲冲想等到柚子再熟一点采摘时,满树竟然没有一个剩给我们——全被偷了!当我们一处收完茶果,再转到另一处茶树林、桔子林、翠竹林紧挨着的地方劳作时,猛一抬头,才发现,由远到近一片惨淡景象——昔日青翠高大、生机勃勃、直插云天、浓荫蔽日的青青翠林,已经焦黄焦黄,了无生气,正大片大片枯死!令人扼腕痛惜!收回目光,只见地上,竟然寸草不生,绿意全无,一片光秃!

在阳光的映照与反射下,裸露的黄土非常扎眼,毒性的剧烈让人不寒而栗。让人仿佛联想到空气中漂浮弥漫着呛人的剧毒农药的味道——丝丝倒冷气,难受极了。

最终,因为紧挨着竹林,我老半天从桔子树上采摘下的数袋桔子也不敢要,全都倒在了树底下……

人性开出恶之花来!封建迷信与乡风文明激烈碰撞搏弈,究竟谁占了上风?我不知道,有风轻轻吹过,那片远近闻名的青青翠竹林所发出的痛苦呻吟与泣血呼唤,还有多少人能真正听得见?!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