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文艺观察(2017-2018)诗歌篇

2019年03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新余文艺观察(2017-2018)诗歌篇

触底反弹后 蓦然见新天

江西日报新余诗歌专版。

江西日报新余诗歌专版。

诗歌是大森林中的古灵精怪,它凝聚天地菁华精气,在字词句行组成的枝桠间自由呼吸、腾挪跳跃,既感性又理性,既俗性又神性,吸附着众人的追随目光,庸常生活因了这片诗性森林的存在而充满无限的新奇、美丽和神秘。

2017年,适值中国新诗百年。中国诗坛风起云涌,新余诗坛明显受到这股浪涛的裹挟、推涌和浸淫。2017年至2018年,新余诗歌迎来高热度的创作期和大面积的收获季。

这两年,搁笔多年的原诗人重握诗笔、重拾诗心;坚持不舍、潜心追求的中坚诗人进入创作发表的“井喷期”;一个个“80后”“90后”新生代“黑马”不时杀出,不断刷新着诗歌的地平线;就连几个小学生的诗作都那么赏心、亮眼。当一个个新余诗人的名字赫然亮相各大报刊,当一次次以新余名义的诗群集结出发,处于全省垫底尴尬地位的新余诗坛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会意一笑了。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括新余诗歌这两年的喜人变化和不俗成绩,那就是:触底反弹见新天。

高看一眼、厚爱三分的诗歌生态,催生诗歌加速回归

每一项工作的开展和兴盛,都需要动力,需要投入,都离不开引擎和带动。文学和诗歌创作也是如此。新余各级领导高度重视、率先垂范和奖金注入形成的得天独厚的诗歌生态,蔚成新余诗歌百般红紫斗芳菲的繁茂景象,引得外地诗人投来称羡眼光。

头雁的高飞和引领产生一呼百应的“群雁效应”。许多人重操旧业,重新唤起对诗歌的热爱与憧憬。一些从没写过诗歌的人跃跃欲试拿起了玲珑诗笔。

《星火》杂志新余诗歌专刊。

《星火》杂志新余诗歌专刊。

2017年,市委农工部与市作协开展合作,将市里批复的20万元“农村精神文明领域文化文学建设补助资金”拨付给市作协,专款专用于作协诗歌系列活动。同时,市作协先后在九龙山乡和南安乡分别挂牌新余市作协创作基地、新余后花园诗歌创作基地,为诗歌活动争取资金。

市作协乘势组建后花园诗歌团队,成立《后花园诗刊》编委会。2017年9月22日,由市作协主办、《后花园诗歌》编辑部承办、以“心灵之花、诗人之园”为宗旨的诗歌微刊《后花园诗刊》正式出刊,标志着“后花园诗人号”正式启航。新余诗歌创作的星火众手点燃,几成燎原之势。

这两年,新余诗人纷纷在大刊上稿。李皓、白海、何海波、陈振、肖春香、黄丽英等人的诗作分别发表在《中国诗歌》《芒种》《诗选刊》《诗潮》《绿风》《延河》《浙江诗人》《诗江南》《西北文学》《天津诗人》《山东诗歌》《长江诗歌》《中国诗影响》等。值得一提的是,两年间,新余有7人荣登中国唯一诗歌、诗词选刊——《诗选刊》。

《2017新余诗歌年选》线装书局出版发行。

《2017新余诗歌年选》线装书局出版发行。

这两年,多位诗人在全国性诗赛中取得佳绩。据不完全统计,黄丽英的《绵延在七夕里的爱》获中华诗词学会等举办的“诗意仙女湖——全国七夕爱情诗词大会”三等奖。李佩文《云上仙女湖》、肖春香《凤凰山:阴阳道》分获《诗选刊》“仙女湖杯”全国首届爱情诗大奖赛佳作奖、首届“凤凰山杯”全国山水诗大奖赛纪念奖。廖世剑《故乡的天空》,黄丽英《石塘村,幸福的词典》、白海《最爱我的农村》、何海波《江南古镇(外一首)》分获中国首届晴耕雨读田园诗歌大奖赛二等奖、三等奖、优秀奖。

这两年,多人入选全省乃至全国性诗歌选本。在许多国字号的权威选本和民间选本中都有新余诗人的名字。白海入选林莽主编的《2018中国年度诗歌》。34位新余诗人入选《2017/2018江西诗歌年选》。白海《又到母亲节》、彭晓斌《父母和水稻》入选《星火》“挚爱:暖诗100家”。

这两年,多人入会和出版个人诗集。白海、李佩文、吴利国、李皓、陈振等多位诗人加入中国诗歌学会,部分诗人加入省作协,加入市作协理事会,李佩文成为《诗江西》编委。白海诗集《食指与中指之间》、胡亮平诗集《沧海桑田》、敖雪峰诗集《芊芊阕歌》、彭思时《闲情寄兴》、袁冬春《香草闲题》等公开出版。

缤纷上演、好戏连台的诗歌活动,点燃诗歌高涨热情

以微刊《后花园诗刊》和期刊《后花园》为阵地,新余诗坛吹响系列活动集结号,把一大批诗爱者聚拢团结在新余后花园的诗旗下,新余诗歌方阵越来越大,影响也越来越广。

《后花园诗刊》两年共出刊121期,推出市内外数百位诗人、诗评家的作品,成为获取讯息、展示新作、欣赏佳作的窗口,“这儿的每一朵花都有神的表情,这儿的每一个园丁都学陶令”。同时,“后花园诗刊”诗群成立,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240多人的全市最大文学群,是微刊重要的选稿基地。2018年夏季,在诗群月度同题赛的基础上,微刊面向诗群全体诗人推出夏季擂台赛,后改为月同题赛,设立金银铜奖。此伏彼起的同题比艺、同台打擂、守擂攻擂,大大激发了广大诗人的斗志与热情。5次擂台赛分别聘请《诗江西》执行主编李贤平、《星星》诗刊编辑敬丹樱、《长江诗歌》主编张乾东、《中国诗影响》社长/总编陈华、《青年作家》《草堂》执行主编熊焱担任新诗评委,并对获奖作品进行点评。擂台赛从内容上契合了政治与艺术,技术上得到名家评点指导,活跃了气氛,切磋了诗艺,增进了友情,是一种很好的推动诗歌创作的活动形式,深受诗友的喜爱。

此外,这两年,与九龙山和南安乡合办全市年度谷雨诗会,与市委农工部每年合办“后花园”杯全市新农村诗歌大奖赛,将诗人的目光和情感引向广阔新美、充满希望的“三农”领域,创作了一批农村题材的佳作。与仙来办事处合作,举办“我为教师写首诗”全市教师主题征文竞赛,头奖设置为全市有史以来最高额度的3000元。设立了《后花园诗刊》年度诗人奖和最佳人气奖,在全省地市级具有率先破冰意义。为拓宽视野、发现题材、锻炼表达、切磋诗艺、增进友谊,在渝水区和仙女湖区举办了两场大型诗歌采风采访活动,形成“采风采访+吟诗会”模式。同时,承办了《星火》重点作者新余采访活动,具有创新意义的全省诗会活动品牌——“香樟诗会”在新余防里村古樟群香郁开启。

《后花园诗刊》打出诗歌振兴组合拳,拔得2017年新余十大文艺活动评比头筹成为众望所归。2018年5月,市文联第六次代表大会期间,评出十大文艺方阵,其中“诗歌七剑客”为白海、李佩文、李继勇、陈岗、敖勇珠、吴惠强等,诗人黄丽英、敖雪峰、刘春梅进入“文苑四秀”行列。2018年新余加入省作协的4位新会员中,就有3位是诗人。

2018年年底,《中国诗歌》推出2018年度民刊诗选,在全国上千成万家民刊中,《后花园诗刊》荣列其中,微刊推送的白海《位置》《归途》、何海波《点燃一支香烟》《夜钓》、刘春梅《夏荷》《我爱你》入选。

由是观之,诗歌创作成为新余这两年最火热、最繁荣的文体创作和文学现象。正如《中国诗歌》在“《后花园诗刊》诗选”前言所说:《后花园诗刊》自2017年9月创刊以来,致力于挖掘新余原创诗歌,发现培育新余诗人,推动繁荣新余诗歌事业,定期推出微刊,开展采访活动,邀请名家讲座、出版年度诗选,与报刊杂志合作推出专辑专版专刊,组织各类诗歌大赛,不断探索,走出了一条新余诗歌事业发展新路子。

集束出击、集约展示的诗歌方阵,壮大诗歌方阵声威

诗歌发表,依然是考核一个地方诗歌综合水平的重要指标。相较个人的自发自投,新余集体出击和集团展示更加表现出有组织、有步骤、有选择性的自觉自醒和有情操作,这也正是外地诗人所羡慕所向往的新余诗人的幸福所在。多个专辑专版专刊的密集推出,为新余诗歌融入和进军全国诗坛壮行色。

合作办刊影响最大的有两次。

2018年1月12日,《江西日报》井冈山副刊整版推出“诗意的美丽乡村”新余诗歌专版,29位诗人上刊,是历届“后花园” 杯全市新农村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的集中展示,展示的更是新余开展保家行动、蓝天行动等一系列新农村建设行动的累累硕果,也展示了诗歌创作与中心工作融合发展的诱人前景。这也是江报首次与地市合作诗歌专版,引起省市领导和文联作协部门的高度关注。

省文联主管主办的纯文学老牌刊物《星火》,在2018·11月增刊创新推出“新余诗歌专刊”。这同样是《星火》首次推出地方诗歌专刊,是我市在省级文学杂志推出新余专刊的成功尝试。专刊刊出了我市87位诗人的新诗、古体诗词、散文诗、诗论作品,并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挑选刊登向《后花园诗刊》投过稿的20位市外诗人作品,杂志封二还配发了本市8位诗人近照,集中展示了新余诗歌创作整体风貌和水平。

另外,《中国诗影响》第9期推出“新余专辑”,27人上刊。《长江诗歌》报第172期7版推出“江西《后花园诗刊》同题‘蝉’诗选”,15人上刊。《文化南宫》第11期推出“江西新余后花园诗歌”,13人上刊。《畿东文化与艺术》2018年第3期推出新余小辑,22人上刊。《新余日报》仙女湖副刊2018年先后推出“后花园”“会客厅”“工”“冬日暖阳”4个擂台赛专版作品。同时,《后花园》(原《新余文学》)开设专辑刊登大赛作品。

用诗歌为再铸新时代“工小美”新辉煌立传,用诗歌为生命原乡和精神家园炫彩。在合作出版的基础上,自主策划出版的首部年度诗歌选本《2017新余诗歌年选》成为新余文学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诗歌事件。《2017新余诗歌年选》2018年9月由线装书局出版发行。年选开本710mm×1000mm 1/16,25个印张,36万字。全书设特约专稿、现代诗篇、古诗词篇、省内名篇、诗论、附录6辑,收入本市老中青少170位作者(基本囊括新余诗人)和42位新江西诗派诗人共494件新诗、古体诗词、诗论作品,按姓氏音序排列,以“作者简介+作品”为单元形式,并附录近两年市内诗歌大赛获奖篇目和入选江西诗歌年选等篇目。本书由市委书记蒋斌作序,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力根主编,《后花园诗刊》编辑部历时半年精心编辑,李佩文执行主编。年选具有一定的文学性、研究性、史料性、收藏性价值,“它的出版对于新余文学从‘平原’走向‘高原’,从‘高原’攀登‘高峰’,将起到积极而重要的推动作用。”

各表一枝、各展其秀的诗歌风景,演绎诗歌万千风景

诗人是诗歌创作的本体,其数量与质量决定着一个地方的诗歌事业的兴衰。这两年,新余诗歌队伍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壮大,形成后花园诗群方阵,在反复的学习、受教和练习中,一批勤奋而悟性的诗人率先拔尖、崛起,一举跃上中国诗坛,成为后花园诗群的佼佼者。

中年的白海重拾诗爱,这些年进入诗歌创作的“高峰期”并在《诗选刊》《诗江南》《中国诗歌》《星火》《绿风》《诗潮》《北方文学》《中华诗词》等发表大量诗歌,新旧通吃,且多以组诗形式呈现,并入选《2018中国年度诗歌》等20多个选本。白海的诗,技艺纯熟,心怀对家园对亲人的悲悯之情,能把生活里所有的细节、所有的事物以及所有的细微的想法找到意象,找到诗,这是他成为一个成熟诗人的特质。作者非常善于运用时空、现象和虚指的置换,达到一种新奇的效果,构成他诗歌写作的显要特色。白海的诗较为重视心灵对客观世界的开放和积极的审美介入,注重生命存在的经验感受性。《2017江西文情报告》对他作过评述。

陈岗的诗,有着亲人聊天般娓娓叙述的倾述感,注重精神的隐喻和象征,充满人文的关怀。“在悲悯中呈现向善的情怀,在字里行间彰显温暖的精神力量。”(熊焱)。彭文斌的诗歌立意高远,气场强大,且哲思深沉、底蕴深厚、高度可感、正能量满满。他与彭晓斌是亲兄弟,同是诗爱者,组成江西讲坛的“诗兄弟”,在新余几次大赛中留下双双获奖的美谈。吴惠强的诗歌关注生活的点滴细节,细腻的小情怀,意蕴优美、忧而不伤。龚杰的诗拒绝直白,追求含蓄留白,结尾处往往以意味绵长的情感达到直击人心的效果,得到著名诗人胡弦新余讲学时的点评表扬。何海波的诗充满睿智的哲思性,他总是有别于一般人的固定思维和写作模式,把诗意与诗思较好地结合在一起。如他发表在2018年第四期《延河》诗歌专刊上的《真正的爱,不在情人节》,标题就给人思辨的魅力,这就是他独特的眼光、理解和表达。刘春梅有着古典女子般的典雅情怀,她的诗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心灵的山水,看似随性简单、自然流露,实是言简意丰、情感浓郁、汹涌而来,很有新古典主义诗歌特色。黄丽英不善言辞表达,却用心灵的诗歌展现自己丰富的内心色彩。她的诗布满了生活的鲜亮色彩,且带着生活的温热,又无时不在扪心自问。李皓这两年表现得相当活跃,频频在《诗选刊》《芒种》《延河》等发表诗作,并获得中国诗歌网第68期“中国好诗”奖和第134期“每日好诗”提名奖。他无拘无束地凡事入诗,不效仿他人也不重复自己,并且依靠细节取胜。陈振是以江南花草为主要抒写对象的诗人,去年发表了100多首花草题材的诗,引起中国诗歌流派网的关注。发表在《诗选刊》9月号的《凌霄花》《百日菊》《紫茉莉》,唯美,唯现实,也有一定思想性,他善于把山水与历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敖勇珠、肖春香、光婴、刘金林、刘琴、石沉、刘建刚、吴利国、未央、郭海清、张玲云、张爱华、林宁等诗人都有各自不俗的表现。

尤其可喜的是,一批“80后”“90后”乃至“00后”女诗人的涌现与崛起,为新余诗坛带来生机与活力。她们普遍才华横溢,语言、语感、诗意捕捉的敏锐度非常高。这批新人,起点高,往往出手不凡,成长速度很快。假以时日,这批有实力、有潜力、有能力的新生代,终将支撑起新余诗歌的完整天空。

孙自立与诗歌结缘不久,即表现出极敏锐的诗歌才华,在全市性的诗歌赛事中脱颖而出,引人瞩目。她喜爱短制,简约凝练而通俗易懂,韵味悠长又寓意深刻,极具画面视角感,读之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和思考。唐璟怡的诗以抒情为主,写得哀而不伤、不悲不喜,看似无关紧要、信手拈来的闲诗,实则是用诗去感受表达生活中群马的动感和风云的变幻。小学生陈玉蕾、王子妍的一些诗作也写得不错,具备无限的可能。

在新余诗群中,有一部分以写小说写散文为主的跨界诗人,如何立文、彭秋平、喻军华、未央等。他们的创作数量不多,但在抒写表现上显得驾轻就熟、游刃有余,并因其阅历和沉淀,他们的诗因关注现实、世界和内心而更加稳健从容,思考思辨和人生况味的成分也更多一些。

散文诗是介于散文与诗之间的自由文体,具有不分行的比自由诗更自由的语言表达方式。但在产能巨量的诗歌散文面前,在诗歌日益口语化、散文化倾向下似乎日渐式微,只占据报章一角,而这并不影响散文诗作者对它的热衷和青睐。周敏生早年出过散文诗集,中年以后偏重写作政论散文诗(笔者姑且名之)并在全省独树一帜。纵横捭阖的历史叙述、严谨考究的排比铺陈、缤纷浪漫的意境意象,更因其政治性、应景性而受到党报(如江西日报)的推崇,在重要时段如国庆和抗战、长征胜利等纪念日因其紧俏而以整版或通版形式重磅推出,吸睛吸粉无数,声誉鹊起,成为新余文坛一张无可替代的名片。刘晓彬主编、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世纪江西散文诗精选》,是对新诗百年中国散文诗“江西力量”的一次世纪性的回眸、梳理、集结和述评,汇聚了李耕等为代表的江西主要散文诗作家的作品,白海的《十八岁泛黄的日记(组章)》,李佩文的《山涛》《仰天岗》入选,均是旧作,正好留作青春文本写作的纪念。对散文诗写作情有独钟的还有胡宏妮、熊志华、熊美春等。

为提高新余诗人创作水平,新余先后请进简明、蓝野、刘汀、林莽、胡弦等中国诗坛一线诗人来余作辅导讲座,传授写作经验,评点诗人习作,结缘新余诗人,对促进新余诗歌繁荣发展影响深远,功莫大焉。

新余诗歌反弹现象引起省内诗界的关注和佳评,一些全省性诗歌活动也向新余伸出了橄榄枝。白海、唐冰炎应邀参加“春风八百里 井冈四十年——2018江西谷雨诗会”采风活动。李佩文、白海应邀参加“文天祥杯”庐陵老街全国诗歌大赛《诗江西》吉安行活动。白海、李佩文、廖世剑、唐冰炎、唐璟怡应邀参加“浙赣诗人鄱阳湖诗会”活动。胡亮平先后参加中国诗歌流派网走进海南大会(大会秘书长)和四川泸州国际诗酒节活动。

文体广泛、风格多样的诗词创作,弘扬诗歌文化传统

在号称三足鼎立但实则新诗占绝对优势的中国诗歌语境下,依然有人痴迷古典古韵古风、情系诗词曲赋楹联,在新时代将传统诗词念念有词、摇头晃脑地吟哦翻唱。一批诗词才俊和诗词佳作脱颖而出。《诗词月刊》2017年12月推出“新余诗群绝句20家”小辑。2018年《中国当代散曲大典·江西卷》,21位诗人作品入选。2018年《当代江西诗词选萃》,20位诗人作品入选。刘大香《鹊桥仙 ·七仙女》获“诗意仙女湖——全国七夕爱情诗词大会”三等奖。刘大香、陈满生、周小妹、袁剑鸣分获“丰和杯”全国“样式雷”古典建筑与家风建设诗词大赛优秀奖。

国内名家新余诗歌讲学。

国内名家新余诗歌讲学。

可喜的是,新余诗词创作队伍有向年轻化过渡倾向,且女诗人呈增长趋势。老一辈诗人代表简少华、许续芳、刘文兵、刘肇平、温菁华、廖世剑、刘力群、易明华等热情不减,佳作频出。中青年代表诗人刘大香、陈满生、袁剑鸣、周小妹、敖雪峰、紫玉、彭思时、桂程晖,刘金林、杨少兵、张书通、金小平、朱晶晶等激情高涨,获奖连连。

同时,创作文体、创作题材、创作风格呈多样化。简少华的博洽、许续芳的绵密、刘文兵的沉稳、温菁华的谨严、廖世剑的通达、陈满生的富赡、袁剑鸣的空灵、敖雪峰的清丽、周小妹的通明、刘金林的放达等等。诗人们在创作上取材广泛、俯拾皆诗。有讴歌社会、颂扬正义、追求真善美的正能量作品,也有鞭挞丑恶、同情弱者、关心环保等扬善去恶的作品。或放声颂歌,或寄情山水,或咏物题兴,或独抒性灵,有闺情诗,有旅行诗,有感怀诗,还有军旅边塞诗。诗人们在创作文体应用上更是丰富多彩,各有所长。或古风,或近体,或古乐府,或散曲,或小令,或长调,或楹联。如袁剑鸣的词空灵俊秀,周小妹的散曲雅俗共赏,敖雪峰的近体小资清新,刘金林的长调豪宕放达,紫玉的楹联轻松灵巧。

在古体诗词队伍中,40出头的陈满生表现得异常沉稳、从容和老道。他古文功底深厚,深研和熟稔各种文体且屡试不爽,在全市各种诗赛中屡获金奖,尤其是他的古风铺成华丽,写得神采飞扬,用典妥帖精准,意境高远,韵味绵长。袁剑鸣的同题诗征文获奖作品《鹧鸪天·冬日暖阳》巧妙地借景抒情,词作由远而近虚实结合铺景,用词架构意境都不错,通篇无“暖阳”二字而尽得暖阳之意。周小妹的同题诗征文获奖作品《念奴娇·后花园》切中主题,上片紧扣新余是南昌的后花园,下片紧扣诗歌是心灵的后花园。好山好水“织成袁水隽秀”,唐风宋雨“激发多少乡愁”,用词颇有新鲜感,句间流动、自然,笔墨挥洒自如。

批量可观的创作日益丰富着新余诗歌的谱系,见证着新余诗歌的成长。洗尽铅华始见金,褪去浮华归本真。在经历这两年爆发式增长后,新余诗人开始有意识地控制情绪、放慢脚步、降低温度,将激情感性逐渐回归至理性本真,做不忘初心的追梦人。确实,要想取得长足进步,要想写出好诗,新余诗人需要在扩大阅读、深入研究、精品创作上下功夫,需要培育确立正确的三观和名利观、诗歌审美观,需要在模仿中形成自己独特的感悟和言说体系,需要更加注重诗歌的气韵贯通、内在音律、情绪拿捏,需要精心打磨并注入“在针尖上立起一座大厦”般的细节,需要用大的格局和气象走出小我进而关注他人、自然与全人类。

诗人高贵地生活在这个蓝色星球,即使流浪地球,我们的心和灵魂也不能无所归依。好在我们选择了诗歌,撇开诗歌的功能使命,我们用诗歌纪念青春,用诗歌养生养老,用诗歌报答生活。因为“这个世界一切都会消失,只有诗心永恒”。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