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乡村——读《乡村的100张面孔》札记

2019年03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戴南祥

我们的乡村

去年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分宜县的彭晓斌赠送我他的第二本散文集《乡村的100张面孔》,我把此视作一份珍贵的礼物,多日都沉浸在这本散发着纸香与墨香的散文集里,心中涌动着浓浓的暖意,书中写到的村庄、山、水、桥、树木、旧民居、祠堂、寺庙等,乃至知名人士和乡贤人物,字里行间流淌着浓郁的乡情,读来格外亲切。

《乡村的100张面孔》满卷乡土气息,泥土中夹杂着一股朴实生活之气迎面扑来。作者不为风尚潮流左右,不为时髦繁华着墨,以近似固执的方式,不知疲倦地回眸故乡, 把抒情的指归托付于故土家园和有关的事物,书写着故乡村庄的历史岁月和春耕秋收,描绘出一个个隐匿在心灵角落的乡村秘境和千姿百态,并以其鲜明的地域特色展示了一种新的视野景象和胸怀气度。

翻开《乡村的100张面孔》,那些旧时光斑驳的倒影,在作者文字的河流里,愈显明晰,更加真切。这是彭晓斌个人对家乡的感情抒发,是作者踏勘家乡的山山水水、村村坞坞而写出的实录。彭晓斌用真情书写村庄的细碎故事,把那些即将湮没的历史传闻、人物故事从时光的岁月中重新打捞了上来,重新进行梳理,用文字定格下来,这些故事如同村庄里步履缓慢的时光,与村庄的前生今世缠绕在一起。但它有别于村史、村志,其文学性也是颇强的。文章中有传说,有故事,对历史沿革、山川风貌、乡土风情、传统文化等多有表述,他的文字表现出一种洗净铅华的干净与简洁,雅致明了,笔墨省俭,既朴素内敛,又沉静丰富,没有夸饰张扬,没有故弄玄虚,较有广度和深度地发掘、钩沉县域内100个村庄的部分历史,记录下一些流传甚广的民间故事和传说,为我们解读千年古县的历史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文本。语言的凝练、思维的开阔和摹画的细腻,赋予了他的文字别具一格的生动和流畅,这一特征也是他的散文能在更大范围扩散传播、赢得众多读者认可追随的一个重要缘由。比如书的开篇《世外楼下》的开头是这样写的:“庄稼还绿在田野里,金黄的稻谷像是铺开了一床起伏的地毯,秋天的气势便在这种黄色面前变得浩大。东一丛西一丛的竹子聚起细长的叶子,风来,竹浪的沙沙声便分外地密了起来,有如合奏一首动听的生命进行曲。”这样生动形象的文字,书中比比皆是,读之怎能不心生欢喜呢!

怀乡或乡愁是人类最基本、最朴素、最普遍的一种情感。在《乡村的100张面孔》中,我也深切感受到了彭晓斌那挥之不去的家园情结。他的这种家园意识,表现为对故土美好山水和人性的追忆。他的出生地彭家园,山水相依,风景秀丽,这样的家园,带给彭晓斌太多美好的回忆,成为他散文创作用之不尽的源泉。家园中的人、事、情、景深刻印记在脑海里,一下笔故乡的人、事、情、景就扑面而来,这种发自内心的对故土家园的依恋,使得他对家园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带有宗教一般的崇拜与虔诚。

他对故土的书写经常怀有特有的痛楚和眷恋,对乡村本真生活的流逝有更多的忧虑,批判性的思想占据较大分量。但是我看到,贯穿其中的否定性其实是表达了肯定性——表达了作家对土地的深情、对传统家园的守望、对责任的承担。这本散文集引导人们关切乡村的困难、传统生活的消逝、农村心灵的枯竭,引人思考。

我对乡村也有着至纯至真的爱。也许是我出生在农村的缘故,虽然走出乡村30多年了,但对农村始终怀有特殊的情感,乡村的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儿时在农村生活的情景,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在乡村这片瘠薄的土地上,曾栽种过我对未来的向往,印记着我幼小年代稚拙的踪影。我特别喜欢在清爽的夏天看远方绵长的山峦在蔚蓝的天际描绘出的浪漫和坚韧,在暴风骤雨后听山溪昂扬宏亮的歌声和日月星辰的轻吟,在浓云密雾的阴霾里吮吸山林的凝重和峰峦的深沉,在四季的造化间采撷自然生命的灵妙和奥博。乡村美景永远锁在我尘封的记忆中。

是啊!没有一处风景能够抵得上家园的诱惑。在《乡村的100张面孔》里,我们分明听到的是一个声音的抒情与呐喊。或一咏三叹、迂回往复,或情意绵绵、摄人心魄,或气势磅礴,激情奔涌,亦欢亦忧,亦喜亦愁,一颦一笑,都是一个作家心海里为故土翻滚的滚滚浪潮,拍打着思乡的爱与痛,拍打着现实的岸,一次次让我们陷入其中,无不产生对土地深深的思索,对客观现实的叩问……如果真的有一天,村庄真正的消失了,我们一定会惊叹:幸有《乡村的100张面孔》,我们失去的村庄,原来在这里。

如今的乡村不是一个普通的术语,她见证了时代的进步、历史的变迁。新的转折赋予了乡村新的形象、新的内涵、新的解读。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