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鼠记

2019年03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打鼠记

几乎与人类同居一室的老鼠,注定成不了好朋友,而是一个专门制造麻烦和惹人讨厌的家伙。它偷食食物、啮咬东西、传播疾病,据说有四分之一原因不明的火灾也是拜它所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家中老鼠,我必亲打。除四害,也算为爱国卫生防疫事业做点贡献。当然,我非专家,并不能为民提供捕鼠灭鼠之蓝本范例,只是“自曝家丑”般记录一两次打鼠的亲身经历罢了。

“家里进了老鼠!”这个不洁的惊人发现基于种种被破坏迹象后的判断。

众所周知,家里厨房、洗手间、阳台等各种水池与下水管道的连接是一根根软管。由于家庭简装,软管直接伸入地板砖预留的圆口子,导致接触处有缝隙,我便用清洁球环绕软管四周塞紧。某日发现,厨房里紧塞的清洁球竟然松动了,待拔出软管时发现其变短了,便怀疑家中进了老鼠。又一日,妻子去阳台洗衣服,说听到天花板上有老鼠动静。这还得了!我说不可能,便用拖把棍一路捅天花板,希望听到老鼠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窜的声音,结果却没有一丝回响,但当发现阳台被咬碎的花生壳时,我便将信将疑了。此时,我想起前些日子,熟睡的儿子跑过来说“爸,房间里有老鼠,上面的窗帘会动”,我说“是风吹的吧”便哑然失笑。看来,老鼠光顾过家里是确信无疑了。

终于有一天,我晚上去阳台时,发现一只老鼠(当然老鼠也发现了我)。见人风光后,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面攀上墙面,然后沿着窗帘后的玻璃往天花板逃窜,一下就没了踪影。只知道老鼠会打洞、会上树,没想到它还有这门绝技,它快捷地在光滑墙面玻璃垂直攀爬的高超技术让我目瞪口呆,这和飞檐走壁的江湖剑侠有何两样?!我不否定,当时我心中有那么一秒竟涌升上了一丝崇拜之情。是啊,老鼠几乎什么都吃,在什么地方都能住,适应能力特别强,加上它的攀爬特技,难怪它们生命力如此旺盛、数量如此繁多。

为了打到老鼠,天黑后我蹑手蹑脚溜进阳台,关好门,不开灯,手里拿着拖把棍,守株待兔,严阵以待,等着老鼠从天花板上下来赴死。可是,我在阳台上敛气屏息半个多小时,老鼠的影子都没见到,它是不是闻到了人的气息?等不到就去撞!某天深夜,我持棍突然开门冲进阳台,开灯,关门,果然发现一只偷吃花生的老鼠从桌上迅速钻到了桌下,速度快得我仿佛只看见了它长长的尾巴。

哈!瓮中捉鳖,它死定了。现在,它躲在光线灰暗的桌子下,不敢出来,它要逃跑,就只能返回这头,在明亮的光线和我的目光下从墙壁攀上玻璃然后到天花板。我弯腰一看,老鼠没有完全藏住,一截尾巴在桌下一只空鞋盒边露出来了。我双手握紧木棍对着老鼠尾巴就是猛一捅击,我似乎听到老鼠“唉哟”的痛叫声,受击后老鼠又钻到里面去了,我用驱赶的方法逼它出来,逼它逃窜。终于被赶出来,它快速上墙,我乱棍挥打,它又返回逃回桌子下。说心里话,天天想打老鼠打老鼠,可眼见着一只活生生的老鼠,我一个大男人还是有点手抖心跳。虽说老鼠胆小怕人,其实人也怕老鼠,一颗追打老鼠的胆往往比鼠还小,我怕这毛绒绒的小动物,怕它尖利的牙齿咬人。还好它的尾巴显然受伤了,墙根沾了腥红的血,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经过反复驱赶,明晃晃的光线下,老鼠已是在劫难逃,终是被我的乱棍打得全身痉挛,最后不能动弹。为了防止它假死,我又转动木棍在它头部杵一通。大功告功,哈哈,打死一只老鼠的快活心情比打死一个恶霸地主还过瘾,胜利的喜悦立即传导感染了妻儿。

此后,如法炮制了几次,毕竟老鼠太敏捷,成功率不高。

某日凌晨,熟睡中我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吵醒。借着微熹晨光,循声望去,我看到窗帘上面的一角在动,这回我可不会自欺欺人“风吹的”了。阳台的门我关了,它是在黑暗中找原来的出口,还是到这里寻找新出口呢?不管这么多,我轻声溜到阳台上拿来打鼠棍,回房间打开吸顶灯和台灯,然后走到窗台边猛一扯拉窗帘,一只硕大的老鼠从窗帘内侧应声摔地,却毫无痛痒地从我脚边窜过,吓得我没敢踩死它,它沿矮柜靠着的墙根逃跑,逃出了卧室。待我走出卧室,清清楚楚看见那只老鼠黑黑突突一坨,剪影般缩立在餐厅窗户上方的玻璃框架上,我似乎听到了它面临追杀而加快的心跳。在窗户玻璃面前,我的打鼠棍失去作用,只有开灯,关好客厅门,把它逼入厨房,成功逮住并打死。

一天,妻子说卧室里的味道不对,夹杂着焦味臭味。我鼻子不灵,对气味麻木不仁。我猜测地说可能是最近桌上手提电脑用多了引起书桌油漆发热的味道吧,妻子也不置可否,只得少用电脑,打开窗户通风。不料不知什么时候飞进一只绿头苍蝇,落在了矮柜一角。不好!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际。我想起小时候,有人脚上生烂疮,就有嗜臭趋腐的苍蝇飞来的情景。我几乎半闭着眼,想见又怕见,拖出一节矮柜,结果证实了我的猜想:一只已经毙命的家伙,几滴快变黑的血。一定是有一次拖动矮柜时的歪打正着。当时追打累了,找不到了,心想放生吧,就打开一点窗户缝隙让它趁机溜出去,没成想,它一命呜呼了。擦净血迹,用一瓶白醋浇地去味。好长一段时间,才消除心头阴影。

追打老鼠毕竟耗时费神还血腥。我从城南买来一只长方形铁制捕鼠笼。在笼内的铁钩上挂上一粒花生米或一块腊肉或一片菜叶作诱饵,只要老鼠一吃诱饵就触动了关笼机关。第三天就捕到过一只。怎么处置这只不幸被捕而可恶至极的老鼠?饿死它!几天就让它囚禁在笼子里滴水未进。不解恨,想到在笼下生细火,慢慢把它变成烤老鼠。最后我还是用溺水的办法处死了这只饿晕抓狂的老鼠。可是仅此一次,后来久无猎获不知何因。于是想,可能是捕鼠笼放错了位置,因为老鼠是近视眼,触须作“导盲棒”,喜欢沿着墙沿奔跑,所以捕鼠笼是不是应该放在墙根呢?想想又不对。看过电视就知道,聪明的老鼠出洞时总是鬼鬼祟祟,两只前爪在洞边一爬,左瞧右看,确保安全方才出洞。这么嗅觉灵敏和警觉性高的老鼠,一定有它固定的路线,一定有它规避风险的办法,一定有它很强的记忆性和拒食性,而如果受过袭击,它一定会长时间回避此地。

治标更要治本,否则后患无穷。

我用买来更硬的软管和用更紧的缝塞加固后,似乎水池下没有发现老鼠的蛛丝马迹,而阳台被咬碎的花生壳越来越多,看来,问题出在阳台,可是老鼠的进出口又在哪里呢。我断定,外墙与天花板之间一定有条神秘通道,身体可收缩的老鼠从这里自由进出。这通道可能是人力如打空调洞时不小心所为,也可能是老鼠亲力之作。为了永绝后患,我踩上洗衣池去排查洞口,陡然发现有一块短了一截的竖木条与天花板连接时出现了一个缺口!这该死的木桶理论,这该死的偷工减料,溢出这么一些老鼠害人不浅,让人不得安宁,时时想起恶心。想:老鼠正是从这个洞口下到地面的,但外墙的洞口由于天花板的遮蔽我无法侦查到。我找来一小块木板钉上去,试图堵住这个口子。结果无效,依然有老鼠进出。我又踩上去,用手掰天花板,发现所有天花板与所有竖木条之间都不是严丝合缝的,都是松动的,也就是说都是缺口都是老鼠的进口。我找来木工师傅,撬开了几块天花板,还是没有找到外墙与天花板之间的洞道,却天女散花般从天花板掉下无数咬碎的花生壳。原来,聪明而可恶的老鼠把阳台桌上置放的花生一个个搬上天花板慢慢享用,把天花板当成了它白天藏匿、夜间活动的天然洞穴、温床和游乐场呢。

看来,我的关于老鼠进出口的猜想都是臆断的。既然外墙没有通道,水池下水道没有痕迹,老鼠进入家里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从打开或没有关紧的门窗缝隙里钻进来的。所以我时时提醒自己也提醒大家,傍晚关好门窗户才是预防鼠从外进入的唯一正道。

前段时间,小区张贴了通知,要投放鼠药。各个单位响应爱国卫生运动的号召,都购买了市卫生防疫站除四害服务中心的鼠药。一个个涂着褐色漆、两头插着树枝、标有“灭鼠毒饵站”的铁疙瘩沉沉地摆在办公楼和地下室的外墙根下,铁洞里和外地撒落的黄色谷粒就是致命的毒药。这个毒饵站就是老鼠的终点站了,半年多来,没见到老鼠的一根毛。那些顶级聪明的老鼠也有上当受骗的时候,误吃了“美食”,只能昏昏乎乎到下水道和阴沟里去做“天堂美梦”了。

人也是怪物,没有了老鼠倒可怜并怀念起老鼠来了。它适应人类的生活环境,除了人类以外,老鼠是哺乳类中繁殖最迅速且最成功的物种。研究发现:老鼠和人类99%骨骼结构相同。这是在外形上与人类更为接近的猴子都没有达到的。据生物学家猜测,如果有全球性灾难致使生物大量灭绝,老鼠将会是哺乳类最后灭绝的生物。

可是,人们只记住了老鼠偷吃咬物播病的“各种坏”,忘记了二十世纪以来它充当人类医学研究“老黄牛”“牺牲品”、为人类战胜疾病做出巨大贡献的“ 一直好”。

人类还没出现以前,据说老鼠就在地球上生活了4700多万年。生物链上的老鼠要防御蛇、猫等天敌,活化石般的老鼠又何曾想到,它的最大敌人会是主宰世界的人类?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