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辞

2019年02月2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焦淑斌

冬至

吃过羊肉馅的饺子

喝了娇耳祛寒汤

你就得离开

我不会问,你也别说起归期

只须记得白天最短

今夜最长

 

日子至冷众生都归于静

可我

又新酿一壶樱桃酒

等你过廊下

 

大寒

围炉,用姓氏里的四把火

煮第二十四个节气

祛寒

用名字里的三点水研磨

在宣纸上种柳,养鹅

等生活里坚硬的部分变得柔软

日子,冷到极致

季节和我都选择了转身

风向东急走十里

我,径直去往六十里春深处

折一只柳笛

伙同素颜的稻草人,用虚张声势

挟持春天

 

清明

四月里茅草和小麦在返青

睡着的灵魂不肯醒

开两朵花的蒲公英拼命地摇晃

我只能坐下来

和它说起金命的哥哥

说起想见的人再不能见了

说和我一样姓氏的墓碑又多几块了

 

懂乡音的风呜咽一声

天空就泪流满面了

 

芒种

你们种谷吧

我种草

绕开寺庙

邻湖岸山岗

守一枯一荣的本分

不开花

不结子

在一场野火后放生自己

 

小雪

听说老家下雪了

我就开始想想那些白

落在枯草上的,是不是

像母亲的栀子花一样

如果苍鹭贴着水面起飞

海的心事就会浮上来

向着故乡眺望

父亲头上的白发正在火炉旁打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