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志方寸 沉稳雄劲——黄霄书篆雕刻艺术浅谈

2019年02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刘肇平

笃志方寸 沉稳雄劲

黄霄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小就爱上了书篆雕刻。他在乃父的熏陶教养下,从稚气可掬到日臻成熟直至技艺精湛,几十年来虔心摩挲、究心隶篆,竟然大器晚成。

长期从事文化工作的黄霄大多是利用工作的闲暇,从淡泊宁静的表象里去发现自身的长短处。大凡在篆刻技艺中集大成者都深谙“文以载道,艺以载道”的哲理。黄霄花了大量的时间选读了《四书》《道德经》《说文解字》《古文字类编》《菜根潭》和毛泽东诗词等古今文。在不断提高文化底蕴的摸索中,他于方寸之间寻找到了篆隶并行突出金石篆刻的从艺方向。他先自完成了篆、隶书《毛泽东诗词全集》,接着“耕牛反刍”,在拓开思路力图创新求变的前提下,独辟蹊径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2016~2017年是黄霄创作收获的高峰期。他的篆刻《百寿图》和甲骨文《道德经系列之三》在第十四届中国工艺美术暨古典家具·收藏品博览会上分获金、银奖;骨雕《甲骨文》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铜奖;雕刻简牍《上善若水》在第二届中国江西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获银奖。

百寿图、骨雕甲骨文

百寿图、骨雕甲骨文

骨雕甲骨文之不易在于选取材质、布局章法和精准。作品以牛肩胛骨为材质。《道德经》有八十一章五千多字,每章一至三块需要选购一百余块。黄霄寻遍了城乡菜市场和屠宰场,历时二年才把材质购齐。接着就是除脂防虫、清洗定型;其次进入章法布局程序,所谓“意在笔(刀)先”全在胸臆之中。牛肩胛骨面大小不一,文章长短不等,这就要求章法巧妙依骨板形状而定;之后才是下刀精准不允许丝毫改变。经过如此精细的雕刻作品,方能上升到灵动雄劲之境界。三年多来,黄霄从收购、加工、处理、契刻到装框也只完成了七十余章,还待继续攻坚。尽管如此繁琐劳累,他仍然乐此不疲。这也如同他自作的七绝《骨辞》所云:“玄奥深沉甲骨文,卜辞雄劲说商殷。心仪手茧留千契,朝夕留连辨兽纹”。

艺术品的价值取向不应是纯学术的积淀,而是要在时代的发展中去接受社会和民众的鉴定。黄霄的《百寿图》既有秦汉印玺的文字风格,又流露出唐宋印式的刀痕。每方寿印自成一格,有的残缺奇俏,有的框边齐整;印文则是龙蛇漫舞、朱文白文相映,使人深感气韵沉雄,似觉神超其外。印人运刀讲究行刀、冲刀、绞转,追求刀味、金石味,唯有这样才能体现“刀精石趣”的精髓境界。而幅中百寿簇拥的寿星雕像更是面容和蔼,笑如莲花,流露国富民乐的幸福感。正因为这幅作品顺应时代潮流善接地气,一幅幅《百寿图》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还被当地政府作为礼品馈赠中外友人。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发展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绝学’、冷门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人传承。”已经是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获授“江西省工艺美术家”称号的黄霄读后深受启发。他今年又创作了雕刻木牍《红色家书——李鸣珂临终遗言》并荣获“第六届中国(大连)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银奖。我们为之鼓舞,并期待一向温文尔雅的黄霄有更多更精美的作品面世。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