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山探秘

2019年01月2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刘文锋

九龙山别名高峰,座落在新余城西南六十里处,与吉安、峡江、分宜县交界。以高峰(天子地)为顶峰。其山形如伞,首分为三主脉,又各分若干支脉。在新余境内有两条主脉、七条支脉,共九条山脉,宛如九龙盘旋于方圆百里内,故名九龙山,每龙分两坡,共十八坡,系武功山之余脉。

高峰天子地,海拨523米,山势巍峨险峻,山上苍松翠竹、郁郁葱葱,奇花异草,芳香扑鼻。山间云雾弥漫,轻烟缭绕,真乃瑶池仙境。天子地的得名,民间有一传说。据传当地豪绅彭玉堂母殁,风水先生择葬此山,曰:“此乃天子地,得葬于此地,家人霁守候七天七夜,期满方可回家,此后必出天子。”彭想入非非,果真带领全家老幼上山守候。可是这些老爷、少爷享惯清福,怎经得起风餐露宿?守了六天六夜,实在坚持不住,便纷纷逃下山了。至第七日,突然乌云压顶,雷雨交加,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坟墓被吹翻。碑石吹到山下,即今九龙山乡飞碑村,棺木和僵尸则分别卷入幕下和龟坑(地名)。这个传说当然不可信,然其含意却耐人寻味。

高峰次坪,有古庙残垣断壁。登上天子地,晴天极目远眺,苍山如海,袁河一线如玉,仙女湖碧波荡漾,新余城区尽收眼底,高楼连群,绿林成荫,令人心旷神怡。次坪原有真武庙一座,1929年庙内还曾驻过红军,同年六月,被国民党捣毁。东边村对面观里村,建有古庙,传说“先有西天观,后有新余县”,足见建庙之早,庙内碑石七八块,多已散失,但遗址犹存。

九龙山物产丰富。这里盛产粮食,地表资源除松、杉、毛竹及珍贵树种樟、楠、柏,还有油茶、苦槠、甜槠、栳等木本粮油树种;其它出产有乌药、珠砂根、麦冬、淡竹叶、鸡血藤、钩藤、金银花等中药材,杨梅、藤梨(猕猴桃)、棠梨等美味野果,冬笋、香菇、黑木耳等佳肴山珍,地下资源有丰富的磁铁矿。第二次革命战争前,九龙山盛产油茶,每户年平均可收茶子百担以上,后因国民党对苏区进行“围剿”,大部分茶山被毁坏,为杉松、阔叶树混交林所演替。早年,九龙山森林茂密,实属飞禽走兽栖息佳地,禽兽种类繁多:豺、狼、虎、豹、麂、鹿、野猪、野兔、穿山甲、野鸡、大山鸡、布谷、百灵、老鹰等,山民历有狩猎习惯。

九龙山人民忠心耿耿、刚正不阿,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跟着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土地革命时期,这里是赣西南重要革命活动区域之一,新余县第一个党支部——花桥支部,就在这里成立,第一支工农武装——新余游击队在砂汾村成立,第一次农民武装暴动——花桥暴动在这里播洒了革命的火种。1930年3月,新余第一个红色政权——南区苏维埃政府在这里成立……一个个的“第一”书写了这片红色地土地的辉煌历史。

九龙山乡,这片浸染着革命烈士鲜血的红土圣地,她的人民传承着红色基因,她召唤着沐浴在和平阳光下的赤子们时时缅怀着先列们不朽的英灵。5月18日,我们在周敏生主席带领下的作家协会采访团来到这里参观瞻仰。当我们驻足在松柏苍劲、庄严肃穆的九龙山乡革命烈士纪念碑下,默看着九龙山乡革命烈士英名录时,我们的心情沉重、思绪万千,也更加体会幸福生活、和平阳光的珍贵与来之不易。这里牺牲的有罗日光、谭斌、袁万龙等有名有姓的烈士184人,他们的英名镌刻在纪念碑上,但更深深地镌刻在我们的心里。

探秘九龙山,探秘这片龙气氤氲、富庶安祥的土地,我们越发感受到她日月同光的灵气、砥砺后世的辉煌。远眺险峻巍峨的群山,我想,在新的时代,她值得我们用更多更好的文字去书写她,值得我们用更创新的精神去昭彰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