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南惹行

2018年12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杨朝晖

说了无数次,等了许多年,今天,我们相约,冒一场冬雨,去拜访传说中的南惹。

南惹,是江西省宜春市洪江镇古庙村。地处大山深处,群山环抱,地势险要,外不能望。虽未谋面,心里却不陌生,从同学朋友的图文里早就感受到了她的古老美丽和幽静,令人心生向往!

曲折幽深的石径、清亮欢快的泉水、古意盎然的石桥……特别是镇守村口的那块巨石,两棵银杏在心里梦里已百转千回!

等大家约齐了,却遇着久晴后的雨天。进山的弯道很多,坡道很多,驾车的是刚拿驾照不久的晓斌。已届不惑之年的晓斌是我大学毕业遇见的第一批学生。那时心态犹如他们班长的我跟他们组织了一个文学社,组稿、排版、刻字都是作文书写很好的晓斌。现在的晓斌虽就职于一家企业,又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却没耽误他成长为一个成熟的作家、新一届县作协主席。

在驾龄较长的玲云的指导下,车顺利到达南惹。漫天的雨雾中,村口的两棵银杏似在半天云里,仙气十足,招引我们加快脚步,奔驰而去。

在想象里,1500年的银杏在这个季节应该是满树金黄,明亮的叶片照亮时光,而树下也该铺满厚厚的扇叶,给人无限遐思。可矗立在眼前的遒劲密集的枝丫已是不着片叶,光秃秃直指苍穹。地下的落叶也被勤劳的村民打扫干净。树下,我们默立良久。把守的巨石上斑斑青苔似乎在提醒:你们忘了,时间等过谁呢!

村庄陷在雨雾里。一条蜿蜒曲折的古道通向村庄的最高处,因雨而湿滑。站在高处,整个村庄如梦似幻。空气润而新,有清脆的鸟鸣、淙淙的泉流穿雾而来。

饶是这般烟雨蒙蒙,饶是银杏片叶无存,也挡不住一车车游客来探访南惹。或到此一游,或寻梦一场,或作一次演出,或安放一次灵魂……

有从省城来的优雅女士在银杏树下摆开茶具,拍照,表演,还是寻梦?一袭长衫,精致的茶具,缕缕茶香里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两个从上海来的阿姨,红衣红裤,大圆帽上垂下长长的红纱缦,一如武林高手,在大大小小的镜头下,有对白、有表情、有情节,有如戏精附体,在凉亭中精彩演出。

中午时分,老天多情眷顾,天空被阳光撕开了口子,蓝天白云被雨水洗过,格外干净。游客陆陆续续离开了,南惹瞬间安静下来。除了啁啾的鸟鸣、快乐的泉流。鸡们悠闲的啄食,狗狗也不吠叫,友善地看着我们,知道在给他拍照,还晃晃尾巴。村民询问我们是否去他们农家乐吃饭的邀约也是轻轻缓缓。摆在路边出售的红豆杉子安静鲜艳。

晓斌被南惹的石头迷住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不管是青苔累累坐镇村口的巨石,还是登云而上砌成古道的青石红,抑或是应泉水撞击而歌唱的卵石,在他心里应该是引起无限遐思和诗意。

梅芳的小徒弟为了给我们拍照,几次滑进清流。而我们伸进溪流里的手把清冽传递到心脏,引起全身快乐的痉挛。

一座古桥,交通的意义已经不大了。石拱的两端有些不同。一边有引桥,桥头舒缓,而另一端收束很快,似没有桥尾,一如半座桥。当年并不宽敞阔达的古桥不知度过了多少人。桥下溪水照样潺潺,藤蔓纠缠的桥身隐藏了多少故事?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披一袭彩衣为它添一些色彩,给自己留一点生活印记。

午后的时光,没有外人打扰,村庄安静闲适。云淡淡的飘,风缓缓的吹,水轻轻的唱……这该是村庄本来的模样。而外来的人们寻觅的是否就是这个意味?游客来了走,走了来,喧闹只是一种点缀吧?而来了又走的人们寻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