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的同题诗

2018年12月1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白海

在一个“工、小、美”的城市里命名

我把生命作为底色

 

一身暖阳,有炉火般的纯净

我铸造钢铁、多晶硅、锂电池的风骨

也造后花园早春的高地

 

栖居于此。我安身做个工人

也向盛极一时的云雀,做个行者

 

雀声的夹角里,带着些沧桑与自信

 

彭文斌

风跑不过一列高铁动车

只想赶在时间前

安顿好红尘

钢轨卧成“工”字形

像一个人,沉默,弓起脊梁

虔诚地聆听大地

那些脚步尚有余音和温度

足以滋养一枚种子

汗花蓬勃,不败

独爱着铁,爱着铁的硬汉

山水俯首称臣

为闪电掠过的速度

茧手为工

让钢与铁表演崭新,完美

转身之须臾

改变乡愁的距离

顺便,递出

一张国家名片

 

工 

彭贵平

我是一位工人

锤为笔

铁为墨

砧为纸

以工笔的方式

为你绘制一幅重彩浓墨的画卷

我以工匠之手

向春天伸出触须

掌心攥着初心

将它们一点点展开

为你呈现一片片湛蓝

让群鸟的吟诵

十里荷韵

携带仙女湖荡漾的月光

抒写你铿锵有力的步伐

我想唱一首歌

献给辽阔的蓝天温暖的太阳

撸起袖子奔向梦想的远方

我在秋的角落

捡起一枚红叶

蘸一缕阳光

悄悄簪在你富庶的头上

 

刘琴

一根挺直的脊梁

就足以开天辟地

可柔可刚的力量

在大道至简的字形里,生长

柔韧时,你是蔑条,是铜丝

是夏布的绣线

刚强时,你是铁钉,是石柱

是河流上的桥梁

用一朵钢花,

托起激情燃烧的岁月

用新能源的手指

弹奏欢悦进取的时光

你的工匠词典里,

没有颓废,只有坚守

没有虚华,浮云

只有实干,兴邦

当建设者的汗水

浸润赣鄱大地的沃土

遐亘的天空下

便有一种腾飞,以梦为马

改革开放的春风里

便有一亩希望,百花齐放

你,是一座城市的脊梁

一头,扛起生活的苟且

另一头,扛起新时代的诗和远方

 

工 

黄丽英

我知道,城市的拓展与生长

是智慧的付出与呈现

让平庸的时光变得斑斓

让晨露与月光,对接成立体的成像

这些,都与无处不在的工匠有关

眺望高耸的烟囱

多像一枚坚韧的松针,从寒冬里

剔出了大地的春天

工厂在城市的怀里挺立着

仿佛是一位行走的巨人

在双手的掌控下,填平了岁月的

贫瘠与沟壑

此刻,我恳求那些南来北往的风

在劳动的号子声里,把一种精神

种植在时光的深处,让它成为

城市上空的火焰

 

工 

彭小明

一堆堆原料,抵达炉口

初升的太阳里

钢铁,是柔情的流淌

熔融的声音,有着宽厚的胸膛

挥舞钢钎的双手

演绎人生的坚强

铁水映衬了血色酒窝

汗珠,镶在额头

有旗帜上别样的光芒

 

罗贤良

风,将高炉的烟尘晕开,

为城市渲染钢铁的底色。

钢花的记忆融进主题,

温暖了

三千一百七十八平方公里的土地。

暖色调的定格,

用来描画渝水钤山,

无怪乎

“有爱”的笔触渗透人心!

细致些,再细致些!

微小才更加显功夫。

钢丝铁线勾勒出三区一县,

青绿或金碧需要细细着色。

精致些,再精致些!

美丽来自每一双手。

红色、绿色、古色,

交替着为之填色。

钢铁凝神,山水赋形,

尺幅虽小,魅力不减。

抱石先生的遗风,

皴擦出绝美的一幅《工笔新余》。

 

工 

孙自立

大多数的时候,他们不善言辞

只把铁锤高高抡起,又砸下

再把铁送进火炉

烧红,又捶打

对于生活,他们的理解显得沉默

炉火抓住了佝偻的背影

替他们说出了想说的一切

 

他用焊钳,拧紧着每一个螺丝钉

他用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满是油渍

他谦卑的起身,从一场黄昏的光线里

他蹲在工厂门口,抽着烟,石头一样安静

一束斜阳渐渐消失在走廊

沉默而孤独 

 

工 

阿尔斯楞

那张脸

像老羊皮,划了几道痕,左右开弓

嘴里叼着烟,耳朵夹着红蓝铅

量身、划线、裁剪、手缝

来,穿上试试

狠劲吸一口烟,狡诈地说

告诉你老子,皮袄的工钱算个羊

老皮匠到死守着满是臭味的小作坊

去世那天,穿身毛料衣服

父亲常唠叨

欠老皮匠一只羊 

 

工 

唐璟怡

他站在岁月中央

脸上的钢痕随酥软的风

剥落下来

这座小城被染得很厚、很远

风吹到眼里,开出蔓生的月季

云溜进耳朵,升起远方的蝉翼与钟声

如此心无旁骛

他喜欢工友们喊他大头

他喜欢钢铁在眼里长出的花朵

他喜欢醒来后的饥饿

他陈旧的工服鼓满了春天

随南风而活

他说自己这样才像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冬日余晖时的钢城有点冷

他看见所有的石子长满了渴望 

 

未央

立得稳大地

托得起苍穹

随便往哪儿一摆

都是端正的样子

出头为“土”

伸脚为“干”

都是土得掉渣的字眼

我却喜欢

你和质朴、实在的词是近亲

我是个做工的人

活做得工整细致

还傻呵呵地把它当成艺术 

 

工 

唐冰炎

远古的洪荒已是锈迹满面

瓷是幸运儿

逃逸了无数次历史的灰飞烟灭

千年时光中

有时安睡,有时醒来

从不惊慌会输给漫长的岁月

那些低处任人踩踏的泥土

平凡,无形,沉默,柔软

日光下,它生出稻禾菜蔬哺喂生灵

火光中,它怒绽出绝世的容颜惊艳人间

多像那些炼造它的工人

草芥般卑微,工蚁般劳碌

清寒的月光下守一口破败低矮的窑头

一季季一年年一代代

眼神与窑火在暗夜中熊熊燃烧

有人纵身跃入窑火

把自己烧制成一件痴恋的瓷器

有人一生从不清洗灰脏的脸庞

干净美好的灵魂,点点滴滴

全融进了窑中的瓷坯

那卷泥土与水火的无字史册里

我却找到了工字

上下两横,为宇宙间的天空与大地

支撑的是瓷里流淌的灵魂与生命 

 

工 

丁愈峰

雨,渐渐停了。梧桐叶上

依然有残存的雨水跌落

一滴滴尘沙,躺在

被雨水冲刷过的小路上

我仿佛看见,父亲

正踩着泥沙,蹒跚地上工去

父亲,一支弯成弓状的

古老的藤,扎根在泥土上

任凭季节的洪水

在额角的沟壑肆意淌过

父亲,依旧把滴落的汗水

洒向严寒,洒向酷暑

只因为,肩上扛着一个家庭

所以,父亲从不怠工

父亲,一辈子将弓状的藤蔓

伸向田野和远山

让藤上的嫩绿,在苍穹下

吸收甘露,咀嚼阳光

让自然沉淀的精髓

渗透进儿女的骨骼,和血脉里

雨停了。天空露出一道彩虹

拱在父亲缝补过的土地上

一直,蔓延到父亲的屋顶

我想,那是父亲收工回家的路吧

 

赋工字 

袁剑鸣

井水涵育处,蔚然百业兴。

六艺皆有绝,悟道赖修行。

梁有张僧繇,画龙不画睛。

朱笔如轻点,破纸跃青冥。

江左周公瑾,妙耳竟天成。

拂弦如有误,顾首几回倾。

羲之封书圣,巅峰落兰亭。

入木三分墨,腕力世人惊。

贾岛为诗瘦,推敲辩异声。

须髯皆捻断,两句三年成。

庖丁善解牛,肯綮豁然清。

手熟卖油翁,一孔注流星。

小隐江湖客,掌中剑无形。

试玉焚三日,炉火见纯青。

引车或卖浆,人贵心志恒。

功成金石镂,布衣胜公卿。

更觑清奇字,霄壤两极平。

沛乎擎天力,中有一柱撑。

我自勤砥砺,兢业勇前行。

我亦道不孤,德彰在传承。

工匠精神在,足以曜日升。

青史丰碑矗,永镌华夏名。

 

临江仙·天工开物之新余 

牧羊人

万年桥畔仙女地,乡邑处处遗踪,鹊桥村后水晶宫,龙王居中坐,竖眉塑千峰。妙山妙水仙境里,平川迷了飞鸿,袁河如织贯西东,宋郎不风月,开物叹天工。 

 

工 

江如练

陟彼首山,言采其铜。

轩辕我祖,用襄铸工。

偕偕子民,朝夕是从。

南北九牧,世载其功。

炉火烈烈,薄言炼之;

燠热蒸蒸,薄言淬之;

琢之磨之,器具成之。

效用于世,百民受之。

或禹铸九鼎,溥天初定;

或倚声制钟,以协商宫;

或依模成釜,日用万户;

或熔冶炮枪,卫我家邦!

工技之巧,国之承将。

海晏河清,初心不忘;

工匠精神,万代是倡,

载欣载奔,经营四方! 

 

沁园春·工(新钢炼钢工) 

彭云霞

火热炉台,灿烂钢花,男儿寄情。总披星戴月,尽心职守;殚精竭虑,专志忠能。敬业劳疲,亲朋恨怨,韶景晴光怎共迎?常怀愧,但肩挑重任,无悔耘耕。 今时企业龙腾,看亿万材梁四海凌。喜“山凤”舞羽,云楼巍丽;“袁河”涌浪,桥架恢宏。船板名扬,多方认证,激汝来朝效益增。此将是,更晨昏忙碌,汗泪相凝。 

 

工 

周小妹

袁水清清贯绿丛,厂房机械响玲珑。

回思昔日披荆地,忽见高炉竖宇空。

跃雀欢离茅草屋,转身欣遇钓鳌翁。

纤纤素手拜师傅,耿耿丹心扫雾濛。

山矿选磨朝夕煅,钢花飞溅苦酸融。

金睛屡鉴渣和铁,碧血还携剑与弓。

友病解囊倾大爱,家贫助我御寒风。

根根棒线五洲俏,卷卷型材四海通。

港澳珠桥活筋骨,鸟巢核电建奇功。

创新革旧春阳沐,守信秉诚豪气冲。

六十光阴行砥砺,百年基业铸恢隆。

韶华知命已秋鬓,胜景期儿抟巨鸿。 

 

工 

张有清

深秋木叶红,情爱久方融。

成在追求外,诗穷尔后工。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