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湖

2018年12月0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彭秋平

有温度的湖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这是唐朝诗人刘禹锡的《望洞庭》,诗中把洞庭湖中的君山比作“白银盘里一青螺”,被历代誉为独出心裁的艺术典范。而你可能不知道,在新余市仙女湖这个“白银盘里”盛着的是106个“青螺”——在53平方公里的水域里,106个形态各异的岛屿点缀其间,与烟波浩淼的水面构成波谲云诡、神秘莫测的景象。再加上东晋干宝《搜神记》中所写的“毛衣女的传说”就发生在这方洞天福地,仙女湖的内涵真正不浅了。

我有幸多次游览仙女湖,但一进入湖中,便不辨东西南北,加上移步换景,虚实相间,感觉仙女湖是一部读不透的书,如果不是有游艇带路和导游的指引,我可能成为仙女湖中的一尾鱼,永远走不出这方水域。这也是我一次次游览仙女湖却不觉得厌烦的原因。

这次有幸陪两位外地编辑到仙女湖采风,我很乐意。寒露时节的仙女湖,正是一年中气温最舒适的时候。天气有些阴,太阳偶尔晃一下,又躲进云层去了。九个人的快艇,空间有些狭窄,却其乐融融。快艇起初是静泊在水面上,四平八稳,而当马达响起,船头忽地就上翘,坐在靠背椅上的游客就有后仰的感觉。快艇劈波斩浪,划过镜一样的水面,无拘无束地向湖面深处驶去。坐在我前面的是来自广州的张编辑,她是一名资深编辑了,走南闯北,见的世面可不少。她偏着头望着窗外,秋风自窗户吹进来,掀起她的短发。她的眼光久久地落在湖光山色处。随着快艇的前行,湖面一会阔大浩淼,一会又山穷水尽,一会又豁然开朗;近景、远山、水天一色处,景致一次次变幻叠加,每一次取景,都是一幅不同的立体画面;水面湛蓝,白云倒映在水中,鸥鸟从水面上掠过,河风夹着鱼腥味,拂在人脸颊上,特别舒畅。许久,张编辑也许感觉脖子有些酸痛,眼光才从窗外抽回来,似乎长舒了一口气:“很美,比千岛湖有过而无不及。”在她看来,仙女湖美得干净,除了湖水是新余城区主要饮用水源之外,更可贵的是不过度开发,岛上商业气息淡薄,不闹,有种静心敛气的安宁。

其实仙女湖已开发的岛屿也就几个,爱情岛是其中一个。岛上有“环球影视城”,“城里”建有教堂、爱情海、浪漫满屋、海景码头等。想欣赏这些异域风情,必须经过一座“风雨桥”,桥头书有一联:“桥横爱水水益爱 链锁情山山添情”。几位女士抢着在桥头合影,并讨论着修改这幅对联,有人提议将对联的后三字删掉,效果会更好。风雨桥系钢索桥,桥长100多米,两旁麻绳护栏,钢索上面铺木板,走上去晃晃荡荡,桥面与水面相距十几米,对一些恐高或有眩晕症的人来说,要通过这桥,是需要几分勇气的。来自杭州的李编辑是一位年轻的女士,一路上高兴得像个小喜鹊,口里时而发出年轻人的口头用语;可要通过这桥,她就显得为难了,她最怕这种桥。偏偏有人跑到桥中心晃荡起来,将桥晃成了在水天间摇曳的秋千。小喜鹊变成了“寒蝉”。我们一边制止晃动,一边教她将两脚板摆成“一”字型,就像扑克牌里的“王”,然后双脚缓缓移动,这样能最大限度保持身体平衡。果然,她按照此法,走过了“风雨桥”,我们见到了她到达彼岸后脸颊上的两抹“彩虹”。

事后,我对同事小黄讲起了这些趣事,小黄很有感触。她从外地嫁到新余,对仙女湖的印象很好,觉得仙女湖是一个有人情味的湖。她对我讲了一件往事。那是一个冬天,他们一家三口坐大船游仙女湖,当他们的船靠岸要登岛时,不想下起了大雨,他们心里很懊恼。就在这时,岛上几位男女工作人员跑下来,撑着大伞,将他们这些没带雨具的人,一拨拨接上岛,让他们在雨天欣赏到了仙女湖独特的景致。小黄说,她走了很多景点,从没遇到过这么暖心的一幕。

说起仙女湖的美景就不得不提圣集寺。

圣集寺位于码头的西南面,直线距离约7.5公里,是距离码头最远的一个景点。圣集寺坐落在莲花谷内,三面环山,一面临湖,是一块绝佳的风水宝地。这三面高山就像荷花的花瓣,而圣集寺就像包裹在花瓣里的花蕊,散发出圣洁的气息。寺前的池子称为莲花池,也叫放生池,莲花池半月弯正对着圣集寺。莲花池的水是山泉水,清冽无比,就像一块晶亮的镜头,对望圣集寺,随时都能拍下“月含宝刹”的美图。池里游动着各色鱼类,最好看的是青色花纹图案的鱼,就像一个青花瓷瓶在水里跃动。圣集寺的第一个殿叫“如是我闻殿”,门口有幅对联:无边色相宝烟雨,现菩提场遇世间。这是华严经里的偈语,大意是佛身在烟雨之中发光,智慧在尘世之间呈现。纵使是佛教场所,也不失人间温情和烟火,这才是真正的大慈大悲。

我们没有聘请导游,因为同行的老廖就是仙女湖名人岛岛主。

老廖虽然是位商人,但精通书法、民俗等艺术,特别醉心于诗歌创作,他还多次赞助本市的文艺活动,可谓儒商。老廖把我们带到他的岛上,用柚子、蜜橘等果品招待我们。进入他的名人雕塑园,他动情地讲解了严嵩的故事。据他介绍,在仙女湖景区,不乏严嵩的传说。洪阳洞里有严嵩读书台、狐仙的故事;而名人岛上,严嵩雕像位列新余籍12位名人之中。严嵩是喝仙女湖水长大的人,他的雕像清癯恭敬,手托笏板,似乎正向皇帝陈述国家大计,勤勉之态呼之欲出。严嵩官居明朝首辅,专权20年,在历史上定性为奸臣,但在仙女湖畔的万千百姓看来,严嵩是位存在巨大争议的人物,这源于他对家乡的那份感情,比如他捐资兴建“万年桥”等民生工程,正如他在诗中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的确,历史上的功过是非,有时真难用一句话说清楚。但严嵩确实是个大才子,文学和书法造诣精湛,至今在北京、山东曲阜、杭州西湖、辽宁锦州、山海关、天津独乐寺等地方,仍留有他的书法手迹。特别是北京的“六必居”,既体现他们夫妻恩爱,又彰显他们的人文情怀。相传“六必居”是山西临汾人赵氏三兄弟在京城创办的小店铺,专卖柴米油盐等。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但店外的牌匾太小气。店家想请严嵩为“六必居”写块匾,他们找到了严嵩的夫人欧阳淑端,欧阳夫人瞅准严嵩在家的闲暇片刻,装作练字写起了“六、必、居”等字,口中故作喃喃状:“这几个字怎么这么难写,练习多时也没长进。”严嵩听着这话,忍不住接过笔,给妻子写下了“六、必、居”等字,让妻子临摹。事后,欧阳夫人从严嵩写的字中挑出三个最满意的字,拼凑成一副“六必居”题字送给赵氏兄弟。自从严嵩手书“六必居”的黑底金边大匾挂出后,“六必居”的名声很快传遍京城,生意更加兴旺。历经几百年,“六必居”这几个字沿用至今。

在名人岛上,老廖给我们讲了一件有趣的事。

每到秋后农闲,仙女湖临近几个村子,村民将牛绳解除,让水牛自己外出过冬。水牛是游泳的顶尖高手,它们结伴游过仙女湖,钻进岛上的灌木丛中,岛上杂木丛生,樟、松、竹、杉、木荷、苦槠、油茶等几十个树种,还有野猪、麂子、野兔等动物。牛与它们和谐共处,以岛上的树叶、干草为食,以浓密的树林为帐,以松软的落叶为铺,即使刮风下雨甚至下雪也不怕。而有太阳的中午,它们就伏在岛岸边的干草上,一边晒着暖融融的太阳,一边悠闲地反刍,眸子里一片驯良之光。到了来年春天山花绽开时节,水牛们个个长得膘肥体壮,头牛哞哞叫几声,这是呼喊,又是召唤,水牛们在头牛的带领下,又成群结队凫水过去,回到村子回到自己的主人家,从事春耕。因为仙女湖,萧瑟的寒冬,成了水牛们最惬意最幸福最自在的时光。作为岛主,老廖也经常看到水牛到他的岛上过冬,但他从不驱赶到岛上过冬的牛,纵使是动物,也是一个生命。当然,现在的仙女湖不再让水牛散养了。

离开名人岛时,要走一条林荫道,透过高大的木荷枝叶,看到脚下的仙女湖,有欲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我用手机拍了一幅照片,友人观后觉得好看。事后,我为照片题了一首名为《佳人》的打油诗:“如果水湾笑成了月牙呢∕如果月牙里有人划桨呢∕如果桨声里波光潋滟呢∕——好一双幽深的眼睛∕∕如果村前山花做起了春梦呢 ∕如果春梦扑簌簌掉落在花地呢∕如果花地接纳了山花的爱情呢∕——好一对燃烧的唇∕∕如果山道弯了又弯呢∕如果弯弯里偃卧着一个个小村呢∕如果小村唱着粉墙黛瓦的诗呢∕——好一排洁白的糯米牙……”在我的心中,仙女湖就是一个明眸、朱唇、皓齿的“佳人”,是值得一生眷恋的对象。

途中,我问起仙女湖上的“白鹭山庄”,老廖告诉我,白鹭山庄早已毁弃了。我听了有点伤感。二十多年前,我还在乡下工作,曾被邀请参加新余报社组织的“笔会”。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到仙女湖,很欣喜。到了晚上,我们夜宿白鹭山庄,老中青几代作者齐聚一堂,这是春夏之交时节,岛上很安静,气温又适宜,空气中有一种让人迷醉的暖香。我和来自分宜的作者黄小平同住一室,我们敞开着门,半躺在床上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青蛙和各种昆虫的鸣叫在窗外应和着。很多文友顺着亮光来到我们房间,东拉西扯聊各种好笑的事情,也侃文学,气氛是相当愉悦,一直到深夜,甚至我打了一个盹,一屋子友人却没有离去的意思。记得诗人胡天生还为此写过一篇《夜宿白鹭山庄》的散文,里面写到仙女湖畔月夜青蛙的鸣叫,还有文友们的嬉笑……二十多年过去了,当时到白鹭山庄参加笔会的作者,早已物是人非,有的已是耄耋之年,有的已撒手人寰,也有的远走他乡,有的得到升迁,不足一论。也许正是这一个晚上的温情,奠定了我对仙女湖的感情基调,每当想起二十多年前的这个晚上,便有水一样的柔情在我心中荡漾。

一路上,我向张、李两位编辑介绍仙女湖。我告诉她们,近几年来,仙女湖大打“七夕文化节”这张牌,就在去年和今年,我和我的同事曾多次深入乡镇、街头,参与“播爱行动”,为新余市的“40-50岁”单身男女牵线搭桥,成功促成了一百多对大龄男女喜结连理,并遴选20对新人在中央电视台录制的“七夕文化节”开幕式上举办集体婚礼,节目录制现场盛况空前,节目播出后,得到了全国上下的认可,人们记住了新余,记住了一个温暖的仙女湖。 

李编辑问起仙女湖的发展情况,我告诉她,特别是自去年“新宜吉跨行政区转型合作试验区”建成以来,仙女湖敞开胸怀接纳四方来宾。2018年5月上旬,新余、宜春、吉安三市六县旅游部门共同出台了《新宜吉跨行政区转型合作试验区旅游景区门票减免优惠实施办法》,其中新余仙女湖景区做得最为彻底,面向试验区居民全部免门票。我的一个来自峡江县的微友,带了一家人游览了仙女湖,圆了他几年来的一个梦想。他兴奋地在朋友圈里发了很多仙女湖的图片,并在微文里说“免门票足见仙女湖有气度,峡江的玉笥山也真诚欢迎朋友们来作客!” 

两位编辑听了我的介绍,连连点头,她们对新余的“动作”颇有感触。

回去的时候,我们走的是环湖路。这是一条由“红黄蓝黑白”组成的“五彩”沥青路,清新爽洁,全长34公里,就像一条飘带,在山水间拂动,又像是连绵不绝的线谱,在林木间轻轻弹唱。就是在这条盘旋曲折的环湖路上,曾举办过几届国际自行车马拉松赛,吸引过数千自行车爱好者前来参加比赛。自行车的辐条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如一张张曼妙的唱片,将仙女湖的美景和故事不经意间传播到世界各地。环湖路没有半点灰尘,空气满含负离子,恨不得敞开肺腑作深呼吸。最好看的是镶嵌在万山丛中的红叶树,如火一般在山水间燃烧,可是没有人知道树名,又不能下车用“识花君”进行甄别。峰回路转,每一眼过去,都有山有水,“转过一个山口∕风突然就怔住了∕一弯水湄自路旁的红叶中闪出∕一如红色提花坎肩∕披在你的香肩……”(《香肩》)——我想起在一个夜晚,在一个诗歌朗诵会上,一位美丽的女子朗读我写的这首关于仙女湖的诗,她的声音轻盈、灵动而富有张力,我看到她的明眸中波光粼粼,有东西在流动,一如我们眼下的仙女湖一样让人怜惜。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