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花心各自香

2018年11月3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刘 琴

清晨,走进公司小院,甜甜的香味便扑鼻而来,同事们纷纷驻足,一边笑望着满树花开,可劲地嗅,一边赞叹道:“好香,好香!”

院里有一西一东两棵桂树,不知何故,西边那棵树形清瘦,花影疏落,东边这棵却枝繁叶茂,芬芳满枝。大家戏说西边树是公的,东边是母的,目光纷纷聚集在东边树上。但见这树粗壮高大,浑硕的树冠在园中撑起一把巨伞。许多细碎的花串,就藏缀在浓枝密叶间,不走近了细瞧,还发现不了她们。这些星星般的小黄花儿,害羞地躲在绿云彩里眨眼睛,云彩若是随风飘荡,便有一些流星悠悠地坠落。

我拾起几颗散落在地上的桂花,放在掌心,淡淡的鹅黄,让人想起初生婴儿头顶那细软的茸毛,嫩得惹人怜惜。四瓣花瓣俏皮地伸展成一对翅膀,掌心便宛若停着流金的蝴蝶。

风过处,香气愈发醉人,吹得桂花雨簌簌地往下落,也吹落了一地的唐诗宋词。这么醉人的花,怎少得了古诗来应景呢?“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是桂的娴静;“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是桂的香远;“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是桂的傲骨。因这静、香、傲,桂花更是得了女词人李清照的宠爱:“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与其说诗人在赞美桂花的清雅,倒不如说,这也是李清照自己情怀疏淡、才思香远的写照。

桂花是种极聪明的花,知道自己的外表不起眼,就独辟蹊径,用香气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毋须费尽心思与百花争春宠,她只需牵起秋风的手传递芬芳,就摘了中秋之冠。

若以花来比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杨玉环是华贵的牡丹,貂蝉是俏丽的桃花,西施是娉婷的玉莲,王昭君是娇艳的山茶,只可惜,这些倾国倾城的佳人,无不失了自我,沦为政客争权夺利的工具。

而李清照则是花中之桂,她的诗词才气就如桂花之香气,郁飘十里,芳泽百年。以外表和女德取悦世人,从来都不是她的作风,哪怕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哪怕顶着漫天的流言和牢狱之灾的风险,李清照硬是告倒了“渣男夫君”张汝舟,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休夫”的女子。率真的性情,香郁的才情,芬芳了她坎坷的一生,也芬芳了后世。

如今,桂树成了我们这座城市中,极为普及且备受青睐的树种,公园里,小区内,村屋旁,景观道上,处处能见到桂叶婆娑的身影,一到金秋时节,不管市区还是乡村,处处都弥漫起幽幽的桂香,沁人心脾的同时,倒不教人忘了季节轮回的妙趣。

不是所有的花,都以形色取胜,桂花就是最好的例子。女人亦如此,花容月貌固然赏心悦目,但若能用丰厚的底蕴,散发出独特的馨香,岂不更耐人寻味?

转念想起家中阳台上那株小桂苗,悉心养了一年多,至今未曾开花。期待有那么一天,也能育得花开香满屋,领略古人“一支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的美妙!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