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诗歌为“工小美”立传 ——《2017新余诗歌年选》序

2018年11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蒋 斌

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沐浴着春风,经过长期努力,新余人民在再铸新时代“工小美”新辉煌的生动实践中,演绎着一个个精彩纷呈的新余故事。而在文学艺术方面,尤其是诗歌创作方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井喷”效应,形成了又一个“新余现象”,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

据我所知,去年以来,新余诗坛邀请《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等杂志社名家授课,指点诗歌迷津。《后花园诗刊》微刊与《江西日报》《星火》《诗词月刊》等合办推出新余诗歌专辑、专刊、专版,成为本土最大的诗歌群。新余市作协组织编辑《2017新余诗歌年选》,开新余诗歌年选先河。这对于新余文学从“平原”走向“高原”,从“高原”攀登“高峰”,将起到积极而重要的推动作用。

诗歌的力量是巨大的,它加速了中华文明的进程。中国文学的源头来自于诗歌。《诗经》的开篇之作就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们的祖先在田地山野之中、湖泊河流之畔,采摘着快乐、爱情、忧伤与梦想。这些古老文字穿越西周到春秋,先秦到汉唐,历经宋元明清直抵当代,悠悠几千年并没有在岁月风尘里淹没,依然像古莲子一样,在今天的生活中盛开如花。那些令人如醉如痴的诗句,都是从曾经鲜活的生命中走来,是中华民族孩童时光最朴实、最真挚的歌唱。我们继承中国诗歌的的优良传统,在新余这座江西的“后花园”里种下诗歌的种子,孕育千姿百态的花朵。

诗歌是心灵的后花园,诗歌是人类精神书写简洁化的表达。读白海同志的《水之习性》,“仙女湖50平方公里的水域/讳莫如深/深过1600多年的仙界光阴/——月色清冽,任由情爱触碰……”仙女湖的深情和美景令人怦然心动。读龚杰同志《我听到乡村变化的声音》,空旷的田野几只白鹭轻翔浅底,自由地钻进乡村的画布里,令我眼前忽闪着一幅美丽乡村的画卷。今天,我们跨入“工小美”新时代,钢铁高地、锂电高地、颐养之家、晓康诊所、厕所革命、拆三房建三园……在这个激情燃烧的时代,每个人都将度过诗意的人生。火热的现实生活,史诗般的历史征程,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中国故事……这一切都是诗歌创作的巨大富矿。我们要以十年磨一剑的定力和恒心,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新时代的新史诗。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文艺的一切创新,归根到底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人民”,“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仙女下凡地,抱石故园人”。新余是七仙女传说之乡和国画大师傅抱石的故里,在这片天清地馥的红土地上,古往今来,滋养了一批批鸿儒硕彦、诗人词客,成为一代代江山的“骄子”,化为厚重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底色。艾青峰的《非洲角马》,简少华的《秋景》,周敏生的《端午断想》,敖勇珠的《梨花清白》等诗篇,虽简朴无华,但处处闪烁着思想的光芒。在新的历史时期,新余人民“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奋力做新时代的答卷人,挥笔书写新时代的政治卷、改革卷、发展卷、民生卷、环境卷、作风卷等等。希望市内外的作家、诗人深入到火热的现实生活之中,以诗歌当号角,鼓励人们逐梦前行,用诗歌为再铸新时代“工小美”新辉煌立传,为生命的原乡和精神的家园炫彩,为新余再铸新时代“工小美”新辉煌提供坚定的文化自信和坚实的文化支撑。

诗歌创作是创造性劳动,也是锻炼耐力的活动,来不得半点虚假,玩不得半点虚功。我国古人说“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我相信,只要诗人有“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艺术定力,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着追求,就一定能写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扛鼎之作、传世之作、不朽之作。

以上文字,只是我读了《2017新余诗歌年选》后的一些感想,权且为序。

(作者系中共新余市委书记)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余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