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诗与选诗

2018年11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要做一件开拓性的事情,不仅要有眼光慧识,还要有勇气担当,当然离不开精勤工苦和创新奉献。《2017新余诗歌年选》是新余历史上第一本诗歌选集,开山之作,首发之功,但全体编选人员的此刻心情,载欣载嘉,诚惶诚恐。

“城市是会客厅,农村是后花园。”市第八次党代会的这一诗意表述,直接引申出其蕴藏的诗歌意义。农村是城市的后花园,新余是南昌的后花园,那么,对于心灵建设而言,诗歌是心灵的后花园,甚或可以这样说,诗歌是心灵的后花园和会客厅,诗歌就是诗人的全世界。

新余是出新闻的地方,也是出诗歌的地方。为激发创作热情,让更多有诗心的拿起笔来,搁笔的再续诗缘,写诗的大步前进,营造诗歌氛围,繁荣诗歌创作,振兴新余诗歌事业,改变新余诗歌弱市面貌,在成功举办年度谷雨诗会和几届“后花园”杯全市新农村诗歌大奖赛的基础上,市作协创办了《后花园诗刊》微刊和“后花园诗刊”微群。令人欣喜的是,不到一年时间,从微刊创刊到年选编选,从国刊讲座到大刊亮相,新余后花园诗歌品牌声名远播、影响日广。《<后花园诗刊>打出诗歌振兴组合拳》拔得2017年新余十大文艺活动头筹成为众望所归。

青年诗评家刘晓彬在《2017江西年度诗歌观察》里发出如此感慨:客观讲,在江西各地诗群的形成和崛起过程中,新余诗歌创作群体相对来说要弱一些。但是, 2017年以来,新余市从官方到民间对文学创作的重视特别是对诗歌创作的重视,不仅让当地的诗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更是激发出他们的创作热情,同时也让外地的诗人享受到了在新余摘取果实的甜蜜。这一切主要得益于新余市举办的一系列注重扶持本地作者的诸如征文大赛、名家文学讲堂、全国性诗歌征文大赛等活动。这些活动无疑助推了新余诗歌创作快步向前发展,也使一批以前大家不太熟悉的当地诗歌创作者升上了诗坛的视野。诚哉斯言。

“用你的好诗,登我的舞台。”作为年选的选稿基地和大本营,《后花园诗刊》微刊至今刊出200多位市内外诗人数千件作品。进入年选的本市作者440多件作品就是通过这个选拔赛而留下的。

年选分六辑。一、特约专稿。是两位市领导的诗作。诗人领导,领导诗人,这是诗歌之幸、诗人之幸,更是城市之幸。二、现代诗篇。顾名思义是新诗,84人(散文诗作者2人),170件;三、古诗词篇。79人,271件。在许多诗歌年选不选古体诗词的普遍情况下,从人数和篇幅上可见对传统文化的尊崇和厚爱。四、省内名篇。收入的42位新江西诗派的诗人作品,是标杆、旗帜和方向,自为年选添光彩。五、诗论。这是关于诗歌评论和序跋之类的小辑。六、附录。由于征集而来的获奖篇目不完整,所以只选录了近两年本市大赛获奖篇目和入选江西诗歌年选的篇目等,作为一种资料存档。

如何把好诗选进来、如何编选好一个选本,年选编辑团队没有任何经验可谈。我们参照一些年选的做法首先提出了“五不选”:涉及政治敏感话题的不选,有违法律法规的不选,宣泄低级趣味的不选,抒情极端化的不选,思想内容空泛的不选。

我们提出“宁可遗漏好诗,绝不遴选烂诗”,但挂一漏万、平衡兼顾肯定在所难免。

我们鼓励短诗,30行以内的优秀短诗优先考虑,而60行以上的优秀长诗或受到页码限制而忍痛割爱。

年选人名按音序排列,目的是让我们以更加公正公平的心态对待每一位诗人、每一件作品。

需要说明的是,按征稿启事要求和编辑部研究规定,每位诗人只能选用一种形式,或新诗,或散文诗,或古诗词,或诗论。也就是说,年选中的所有作者名字在文本上只能出现一次。每位诗人占1至3个页码(少数占4个页码),个人简介控制在200字以内。所以,跨界发展的诗人才华横溢就不能在这里得到全面充分展示。

需要指出的是,按征稿要求规定,年选对象为新余诗人,包括目前在新余工作学习生活的诗人(不分籍贯)和新余籍在外诗人;征稿截止时间为去年10月底。但是,我们还是把截稿时间一再延宕到今年3月底,且把原来在新余工作、后调离新余的个别优秀诗人纳入了年选范畴,并对一些没有投稿的作者个别约稿。这一切的一切只是想让更多的诗人在这里聚集、呈现、发光。

非常感谢市委书记蒋斌为本书欣然作序,非常感谢市委书记蒋斌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高平为本书赐稿,非常感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力根亲自担任本书主编,非常感谢所有的编辑人员和所有的入选作者。

最后请大家谅解和海涵的是,囿于编者审美趣味、诗学视野、知识结构等,选本所选诗歌质量可能参差不齐,离好中好、优中优相差甚远,而遗珠之憾只能留待下个选本弥补。

好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从来就不缺少诗意,也不缺少诗人。

(此文为《2017新余诗歌年选》后记,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余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