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与蝉

2018年11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龚玲蓉

一棵柳树长在湖边,修长而婀娜,风拂动她的柔枝,湖面是她的镜子,阳光为她照耀,雨露点缀她的清灵。

蝉痴痴地看着,有异样的情愫在心底漾起。地下生活的几年,见惯了黑暗与冷寂,不承想一睁眼,世间竟有如此美好明媚的存在:柳树的每片叶子,都有远山青黛的妩媚,风过的每一阵清响,都是轻柔气息的娇羞。

蝉停留下来,谢绝了同伴在树与树之间游走的相邀,坚定地依在柳树的枝叶上。

日饮清露,晚出流响,看着柳树每日迎风飞舞的样子,哪怕柳树还不曾在意这只小小的虫子,蝉依然感觉好满足。

终于,在一天清晨醒来,柳树注意到了久久不曾离去的蝉。

“咦,别的蝉都云游四方,你为何只静然一隅?”

“我喜欢呆在这儿。”蝉微笑作答。

“可是你有轻巧的翅膀,明亮的双眸,充满磁性的噪音,能自由的飞行,能看到更远的远方,能歌唱更广阔的空间,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你有这般好的条件却甘于沉寂,终有一天,你会后悔虚度此生。”悄悄地伸展自己深植于泥土无法挪步的根,柳树忍不住轻轻叹息。

“你说的都不错,可是那又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有人追求声望、财富、地位,有人追求浪漫、自由、与众不同。而我追求的,不过是一个精神可以安顿的家园,在这个家园里,我不再有漫无目的的漂泊,不再有看似四海为家其实无家可归的失落,也不再有无所适从忐忑不安的焦躁。”蝉清亮的眸子闪闪烁烁。

“那个家园你找到了吗?”柳树的心为之一动。

“当然找到了”蝉开心地说,“我在地下呆了好多年,懵懂、绝望、心无所属,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每天得过且过,消耗时日。直到那天钻出泥土到了地面上,第一眼看到你,心里突然安稳了,我想,我毕生所追求的,不就是这种安稳的归属感吗?在这里停留,我的心很满足。”蝉清亮的眸子更加清亮。

柳树被感动了,多年以来,她见过无数的停留,麻雀、毛毛虫、瓢虫、白鹭、蒲公英、芦花……甚至是人,他们都行色匆匆,稍停即走,没有人试着发现站在这个角度,看湖水是多么的深邃、微风是那么的惬意、风景是如此的旖旎。自然也没有人知道,这棵安静的柳树,除了无私提供他们小憩的枝条,内心也渴望着陪伴。

蝉与柳树紧紧相依。

月光下,蝉为柳树鸣响歌喉;烈日中,柳树为蝉撑起荫凉。

日子在蝉与柳树的相依相伴中流逝,直到夜始凉,秋风渐起。

终于有一天,蝉再一次紧紧地拥抱了柳树,沙哑着嗓子:“亲爱的对不起,我要离开了。”

“为什么?”柳树的心里满是惊恐错愕。

“生而为蝉,我们在地上的生命只有短短数月,所以纵然我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我也无法违反自然的规律继续为蝉,今夜我将死去。”

柳树瑟瑟的泪水在枝干内流淌:“请为我再努力驻留,你若离去,我将如何独存?”

蝉紧紧拥抱着树:“请你不要伤心,虽然我的生命如此短暂,但因为心的满足,我已不负此生。我的躯体将化为你脚下的泥土成为滋润你的养份,我的歌声依然在你的脑海中成为你美好的回忆,而我对你深深的爱,只愿成为你在这世间坚定而快乐的生活的源泉。我的身体虽然逝去,但我依然在这世间轮回,依然在你的身边换一种方式存在,请你好好地珍惜生命、继续快乐地生活,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柳树默默地,对蝉露出微笑……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余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