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星阁畅想曲

2018年10月2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罗丹云

在赣中大地,悠悠袁河水静静地流淌,巍巍魁星阁高耸入云端,旁边的新钢厂房林立,灯火璀璨,在袁河之畔长大的我,与魁星阁、与新钢竟然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我家住在当时的魁星阁仅一墙之隔的文庙。每逢节假日,总有人到魁星阁游玩,找寻这座城市的最初密码;离开新余,很多人都要在魁星阁前留影,寄托对故土的怀念;魁星阁是新余最具代表的名胜古迹,也是新余人内心的一个精神象征,它见证着这个城市的变迁与荣光。

在魁星阁游玩的人群中,看到穿着时髦、一口普通话或者上海话的人,我一眼就能分辨地出来,他是新钢人,并主动搭话,当起“小导游”开始介绍魁星阁。

院子里有在新钢上班的哥哥姐姐,偶尔也会带来一些新钢独有的美食给我们,新钢的“烧麦”“蛋糕”“小笼包”等等,小笼包皮薄汁多,一口下去,满嘴生香——那都是舌尖上美味,是最奢侈的享受;酷暑天气,能够吃上一根“新钢行政科冰棒”,或是在新余唯一的游泳池——新钢游泳池嬉戏一回,让你感受到整个夏天的清凉与惬意;新钢的菊花展万人空巷,游人如织;新钢的美食节满城飘香,人们流连忘返。街坊邻居聊起家长里短,都交口夸赞:“你家孩子懂事,在新钢福利好”“待遇高”“我家小孩以后能够在新钢上班就好了”。

时光飞逝,1991年7月,我大学毕业有幸分配来到了新钢,着上了工装,成为万千新钢人的一员,我倍感骄傲和自豪。每天一大早,汇入滚滚的人海车流;走进第一炼铁厂,登上高耸巍峨的炉台,钢钎舞动,钢花飞溅,我挥洒着青春和汗水,亲身体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风云突变,1995年以后,全国钢铁行业整体形势每况愈下,新钢也出现了较大的亏损,到了1997年,新钢生产经营下滑,企业跌入了低谷,陷入了窘困,竟然有3个月发不出工资,人心惶惶,形势逼人。在下岗分流的阵痛中,一些人自愿或不自愿地离开了新钢。在魁星阁,我与父亲交心:“我也要离开新钢,到外面闯一闯。”父亲说:“人生在世,干一行就要爱一行、专一行。对爱忠贞,对新钢忠诚,这最为可贵。” 

在新钢存亡之秋,百折不挠的新钢员工精诚团结,众志成城,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打响了扭亏攻坚战,铮铮誓言“决不把一个亏损的新钢带入21世纪”成为时代的最强音。这期间,我招聘入职了新钢电视台。从事新闻工作后,我肩上扛着20多斤的摄像机,上炉台,进班组,下工地,跑会场,反映社情民意,关注改革发展,聚焦钢城普通人家,报道新钢顶层设计,日积月累,年复一年。我采访了无数新钢的开拓者和建设者,也对新钢有了一个更加清晰、鲜活和全面的了解。

如今,经过60年的风霜雨露,新钢已经长成了根深叶茂、婆娑多姿的参天大树。 “创新、奉献、超越”的新钢精神,是新钢人特有的精神品质的高度提炼,也是新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新钢精神引领和感召了一代又一代新钢人高举创业创新创效的大旗,成就了无尚的光荣与梦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奉献。走进新时代,新钢进入了改革发展的快车道,虽然也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是,新钢公司广大员工化危机为机遇,生产形势逐渐扭转并取得喜人业绩,经济效益显著增强,企业发展后劲十足,创造了钢铁行业一个又一个的“新钢速度”“新钢奇迹。”

奋斗者常喜,知足者常乐。随着新钢效益的逐年攀升,我也和大多数新钢员工一样,工资收入持续增长,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幸福指数也大大地提高了,对待工作更有一股使不完的干劲。

2017年新钢新一届领导班子团结带领广大员工,抓住了难得的市场机遇,谱写了新钢发展史上的辉煌篇章:钢产量、营业收入、利润和非钢收入,均创建厂以来最好水平,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为江西省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新余的发展与新钢交织在一起,顺境之时共享发展,困境之时共担风雨。2017年9月份,新余市出台了《全力支持新钢跨越发展三十条措施》,助力新钢实现“打造精品钢基地,非钢产业三年再造一个新钢和建设花园式工厂”的三大目标。地方与企业的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和高度,也为新钢插上了腾飞翱翔的翅膀。

薪火相传一甲子,百年新钢新征程。时序中秋,登临魁星高阁,心旷神怡,极目远眺,新余新钢、美景画图尽收眼底。魁星阁肃然矗立,袁河水不舍昼夜。我畅想着新钢美好的明天,思绪万千,浮想联翩……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