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锦江酒

2018年10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朱天泉

窗外风雪交加。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眼前温热的锦江酒,飘散缕缕芳香,飘散曾经往事。

参加民营企业家工商管理高级研修班,我认识了玉兰。开班的当晚,主办方搞了一个聚餐。由于都是做电器行业,我和玉兰被安排坐在一起。只见身材苗条的玉兰, 乌黑的长发披于身后,用一根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绿裙,清新脱俗。我们起身互相致敬干杯,只见玉兰,灯光映照之下,肌肤胜雪,双目如一泓清水;酒精刺激之下,双颊晕红,正如秋天的红苹果。

第二天课间休息,我在一棵高大的桂花树下活动身体,玉兰轻轻地走过来,主动打招呼,和我聊昨天晚上酒场的热闹开心——互相认识的,要喝到不认识;互不认识的,要喝到认识。之后,有机会,我们就一起聊天,聊企业经营的现状和未来走势。

一个星期转瞬即逝。结束的那天晚上,玉兰拎着一提酒,约我到外面吃。透过饭店的玻璃幕墙,只见圆月当空,一个火锅,四个盘子。“这是锦江酒,产地在江西省万载县。”玉兰一边如数家珍的介绍,一边打开酒瓶,“江西锦江酒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现代化企业,始建于1958年,这个锦江酒,芳香、舒适……”

我迫不及待地泯上一口,顿感细腻丰满,浓、特、清协调,余味爽净悠长。我们举杯对月,饮尽杯中岁月,饮尽往日情怀,饮尽未来憧憬。

玉兰打开第二瓶锦江酒。美酒悄悄激活了玉兰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她的心事渐渐挺立起来。原来,因为父亲有病,她高一没念完就急匆匆到公司接过父亲的重担。她倾心爱慕的家境贫寒的同班的他,在她的资助下,从读高中、考大学到出国读研,一路绿灯。然而,学成后,他却背信弃义,成了“陈世美”。“壶中日月长,醉里乾坤大”,心事重重的玉兰,敞开心扉,如泣如诉,是在与知音分享、与命运抗争吗?

沉重的氛围,让我们忘记了时间。我向窗外望去,马路上的灯火稀稀疏疏,圆月西斜,该是夜深了。斜月清凉地照着,照着天涯芳草,照着江湖游子,也照着偌大餐厅仅剩的对饮。我向收银台望去,老板早已不知去向,留下年轻的服务员在熟睡。我向玉兰望去,“醉脸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红”,两行泪水正流过她的脸颊。孤独的画面,凄凉的场景,美人的眼泪,我的心一颤:那西斜的圆月,那熟睡的服务员,你们哪里知道玉兰此时的心情?

借酒浇愁愁更愁。我把踉踉跄跄的玉兰送回宿舍,转身,天已微亮。

培训归来,因为公司大力改革,涅槃重生,我再没有和玉兰联系。但是,那个沉重的夜晚,让我喜欢上锦江酒。多年来,每当圆月当空,每当夜深人静,每当捧起锦江酒,我总是想起玉兰,还有那个把酒泪别的夜晚……

永远的锦江酒!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