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山脉延绵下的情愫

2018年09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熊志华

五月,阳光穿透天空,地表随逐升温。离开喧嚣的城,去静谧中寻找一份恬静,去感受自然村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现代农村文明建设开花结果,这种心情是留恋忘返的。

位临新余市仙女湖东部的舞龙湖南面有一山脉,俯瞰山峦走势宛如九条飞龙盘踞斡旋于山巅,它就是九龙山;是革命传统教育重要基地和旅游观光之地。

汽车行驶在平坦的柏油公路上,一路向前。还未及九龙山腹地,沿途皆是曼妙风景。石榴花露出娇艳欲滴的火红。一棵又一棵香樟覆盖喧哗,藏匿岁月的光阴。满目都是红与绿的辉映,让人的心情倍感惬意。

“咦,哪来这么多樟树?”

“真是好看。瞧,好大一棵树。”有人惊叹。

停车,移步探究竟。

上千棵樟树绿荫成片。树荫下的草呀,花儿什么的都争先摇曳着身影,仿佛知道有城中的客人光临。一棵巨大的樟树伫立在田间地头,姿态虔诚。走近,发现它的树龄已上千年,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枝桠遒劲郁勃,无数片樟叶迎风招展。目光由粗大的树干由下而上,顺着枝桠抵达树梢,而后四周游离分散,最后目光又集中于树底,心生感慨。大自然可以给奇峰怪石加以修饰雕琢,这是一种静默的接受。山石们无法抗拒外界的风蚀雨敲。我更加钦佩身旁这棵千年古樟以动的姿态与风霜雪斗,与日月同辉,顽强地活下来。

汽车继续向北行驶,来到九龙山乡棕形里村。新余第一个党支部的旧址就在该村。

老屋坐落在九龙山脚下。斑驳的、土黄的墙面上一块黑板处写着:中共花桥党支部旧址。进入正厅,内屋全是木质结构,墙体和天棚都是木板铺成的。破旧的四方桌摆放在正厅中央,桌面皲裂出一条很深的裂口,像垄田山涧的沟壑。四条粗陋缺角的长板凳倚桌安放,当年就是在这间屋子召开的支部成立大会。一幅黑白线条绘就的人物画吸引了我的目光。头戴八角红军帽,浓眉大眼、个高威武,他就是新余历史上农村党组织创始人、花桥暴动的带头人、革命烈士罗日光。细读屋内关于当年的历史介绍,当年发生的事仿佛浮现眼前。

1927年6月,罗日光在吉安延福地区光荣入党。7月返回家乡九龙山乡后秘密发展党员;10月在此屋召开党员大会,成立中共花桥党支部。罗日光任支部书记;1929年冬,成立第一支工农武装新余游击队;同年12月,领导花桥暴动。杀声阵阵,火把映天。向旧势力宣战,向剥削阶级宣战、向国民党反动统治宣战。1932年,罗日光等一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干部在肃清“AB团”运动中被杀害。

浏览完旧址内的文字和图片,心潮起伏。径直一人从正厅去了后屋,我惊呆了:近在咫尺,一步之遥的九龙山体就在眼前。抬头抑望而去,看不到山顶。我的内心感受到了九龙山跳动的韵律,一定是红军在山峦之间攀登的声音。

依依不舍地离开旧址,蓦然回首那一刻,仿佛有一位鲐背之年的老人在冲我微笑。

一个地方就有一个动人传说。

棕形里村有一方水潭。传说八仙之一何仙姑游经此地时适逢大旱,为救当地百姓,化荷露滴水成潭,此潭得名“仙姑潭”。当年红军用潭水治疗皮肤病,不久病即痊愈,故又名“红军潭”。红宝树,红军洞等,在这里以红色为代表的遗址比比皆是。

九龙山乡黄田村南面的山岗上,一行人顺着幽静石阶而上。苍松翠柏,枝鸟莺鸣。革命烈士纪念碑矗立在山顶。碑体呈正方形,方方正正,浩气长存。绕碑体瞻仰,反面刻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碑体四周苍松环抱,湛蓝天空上飘浮朵朵白云。纪念碑啊!你坚实的“躯体”里有英烈的血脉忠魂,都镌刻在碑上雄浑的字体里。

顺相连石阶行至五十米处,有一巨大的墓。墓碑上一颗立体的、棱角分明的五角星下刻着“烈士之墓”四个浑厚拙朴的大字。墓上覆盖着厚土,这里埋葬着红军的遗骨和遗物。旁边大理石上铭刻着185位九龙山乡革命烈士的英名。这和在花桥党支部旧址看到的融为一体。我清晰记得最小的烈士才16岁,最大的也不过54岁。我看见坟头长出悠悠青草,轻抚着,我把追思寄于它。

在墓前,我庄重地鞠躬敬礼。英烈啊!你看见青山绿水处的新居了吗?你看见九龙山乡改革四十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吧?红色旅游,有无数后人来这祭奠你们。你们永远活在后人的心里。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余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