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九龙山的一次阅读

2018年09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彭晓斌

九龙山的来历,带着一个神话传说。据说,海龙王生有九个太子,分守世界各大湖泊、海洋,九太子被派遣来镇守仙女湖。有一天,七个仙女下凡到湖中,九太子与其中一位一见钟情,欲结为情侣,不想却触犯了天条,被海龙王惩罚,面壁思过。之后,海龙王又召九太子回龙宫,可他一直眷恋、祈盼着与情人相会,不肯离去,时日长久,其龙身化为一座山脉,人呼之为九龙山。九龙山山高林密,层峦叠嶂,云蒸霞蔚,景色幽美,有着众多的美丽风景,最引人向往的,当是那些红色革命遗址。

我来到九龙山,不为这里的优美风景,也不为这里的山高坡陡,更不为这里的神话传说。在九龙,我只想亲近一抔土,一棵树,一株草,瞻仰一座向往的纪念碑和一栋砖木结构的房子。纪念碑名九龙山革命烈士纪念碑,房子为花桥党支部旧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九龙山曾经是赣西南苏区的重要活动区域,红色革命如火如荼。这场红色革命,跟一个叫罗日光的人息息相关。罗日光是源始岭村人,读过几年私塾,粗通笔墨,种田之余做些贩卖耕牛、铁锅之类的小生意,常常往返于新余、吉安二地,由此接受了革命思想,于1927年6月在吉安延福地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他回到家乡九龙山,秘密发展党员,并于1927年10月,在塔前棕形里召开党员大会,成立花桥党支部。九龙山的革命,自此有了统一的组织和领导。

那时的九龙山地区,和新喻县城一样,流传着这样的歌谣:“我们是工农,世世代代受尽穷。在家不能活,出外何所从,减少工资多做工。恨只恨那股资本家吸血虫,坐吃享福大不公。推翻反动派,穷人解放乐无穷。”长年累月积压的怒火,终于在1929年12月20日爆发。这晚,一百多名农民在棕形里的一棵古樟下集合,拿着大刀、梭镖、鸟铳、扁担等,举行了武装暴动,处决了几个民愤极大的土豪恶霸。这次暴动,史称花桥暴动,是新喻县历史上的第一次农民武装暴动。这次暴动,让九龙山的红色革命走向了深入,之后的1930年1月,新余南区苏维埃政府筹备处在太坑张家村成立,3月初在九龙山仙坑(今太坑)正式成立,胡成芳任苏维埃主席。

鸟鸣阵阵啼,松涛入耳来。一路,是一级一级的石阶,绕着山势而上。山中树木多是松树,树干满是褶皱,且大多直挺、高耸,不似我老家的那般许多弯曲。沿着树干攀援的,是野藤,东缠西绕,似乎想借松树而达到抓天的目的。松树既多,又直,还多藤萝,这样的情景不免让我诧异。我不由联想,这些松树,可曾见过九龙山游击队员们矫健的身影?可曾掩护过被白狗子们追杀的志士仁人?可曾听闻过枪炮的轰鸣和连天的战火?山是幕下的屋背山,松树之外,还有樟树、荷树等,竹子瘦长,风吹动则簌簌作响,风一停则挺直了腰。

山上有建筑,曰革命烈士纪念碑,是为纪念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185名先烈而建的。1930年10月下旬,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来到罗坊,进行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革命活动,并亲自领导了土地革命运动。按照党的指示,九龙山地区也开展了土地革命,从来没有一寸土地的农民分到了田地,积极性高涨,革命掀起了高潮。正当革命如火如荼之时,清查肃清“AB团”运动波及九龙,1932年5月底,苏维埃主席胡成芳被当作“AB团”分子遭到杀害。11月,肃反扩大化,罗日光等一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被杀害,革命力量受到重创。1934年10月20日,国民党大举进攻花桥,苏区内忧外患,不敌而向吉安方向突围,被追至油田一带,党政干部和游击队员300余人大部分牺牲或被俘,只有少数人员突围。第二次革命在九龙山以失败结束。

纪念碑高耸入云,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遥指那段已经逝去的烽火硝烟。仰头望去,我仿若看见一群为了生存、为了家园、为了共产主义的背影四处奔波,在枪林弹雨中冲锋,虽百折而不挠,虽九死一生也不悔。他们的身体内都藏着钢铁浇铸的硬骨,面对艰难曲折、强敌环伺、白色恐怖,依然不肯低下高昂的头,要看着大地恢复生机,萌发希望。他们宁肯让自己经受各种非人的折磨,却不想让父老乡亲们流下绝望的泪水。为追求光明而爆发的力量,像雷,像火,像电,向那个黑暗的世界发出了凌厉的反击。九龙山的这块土地,因为他们的抗争、奋起,一度给希望的曙光温暖地环抱着。

据相关资料统计,第二次革命战争期间,九龙山被烧毁房屋935间,被毁灭村庄33个,被抢劫耕牛211头、稻谷14000斤、其它折金1万余元,荒芜水田1779亩,杉茶山8万余亩。除了这些生活、经济、物质上的损失,苏区人员也做出了巨大牺牲,被杀害的干部71人,群众96人,有名有姓的烈士达到185名。这些革命烈士,此刻都化作了一个简单的汉字符号,进入了烈士墓旁的《九龙山乡革命烈士英名录》,接受着后来人的瞻仰。

烈士墓就在纪念碑之西50米远的另一座小山包上,用麻石砌成,并不高大,碑上有一颗五角星,墓因此而显得庄重。这其实是个象征性的墓冢,许多烈士在对敌斗争中尸骨无存,下落不明,空留下高堂、妻儿在家守望,孤苦无靠。四围的松樟静默无言,似在怀念从前的烽火岁月,又似在守护安眠的烈士不受打扰。阳光照在高高的树顶上,斑斓多彩,然后又透过枝叶的间隙洒在了林中,编织出一幅幅美丽的图案。山的周围,分布着田地和村庄,大地一片安祥,幸福的气息到处弥漫。清脆的鸟鸣一声声响起,更增添了山林的幽静。举目看山下,是一片大好风光。日日守望着如此美好的江山,我想,烈士们如果地下有知,定当瞑目无憾了。

九龙山的革命之火,自罗日光而起。他从吉安回到家乡,暗地里撒播革命种子,发展了几名党员,一群志同道合者聚集到了他的周围,之后成立了花桥党支部,领导和指挥九龙山地区的革命。花桥在吉安县油田镇,那时它的管辖范围,一部分在油田,一部分在九龙山。罗日光不断地给这把革命的火苗添柴加薪,终于让它在塔前棕形里那儿被点着,熊熊燃烧。棕形里是个藏在大山窝窝里的山村,花桥党支部的旧址是一排外墙用土砖砌就、里面用木头构架的平房,现在被修缮好当成革命教育的基地。走进大厅,木头墙上挂着文字和图片,俱是介绍、讲述发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那段红色历史的。细读那些文字,眼前似有许多的人在冲锋,在奔走,耳边似又有不息的呐喊和震天的枪炮声响起。那些年轻的热血,只管沸腾、灼烫,一往无前,要把无边的黑暗驱走,要让自由的幸福降临。

旧址后面及左右,是大山,生长着许多的树木,苍翠森然,风一吹动,沙沙直响,似乎犹自埋藏了百万雄兵。天空晴朗,阳光高高在上,明亮的光线不容置疑地奔泻而下,仿佛要把大地上所有的阴暗消除。那些洒在树梢、叶片、灌木上的阳光,宛如镀上的一层薄金,闪亮,动人,就要被那一起一伏的大山驮向四面八方。这样的大地,这样的江山,难怪要引得百万千万的儿女折腰、拼搏、奋斗,誓要让温暖和幸福布满人间。

望着被阳光洒照变得明亮美丽的棕形里,我的心里忽然生起无比的眷恋。此时的我真想躺倒在它的一丛野花里,嗅一嗅大地的芬芳。我当然知道,在九龙山,还有许多的美妙景致不曾被我光顾,还有许多的红色遗址不曾被我瞻仰。可是,我匆匆的阅读才及两个地方,一颗心已然被深深地打动,涌起初恋一般美好的情愫,一种渴望和热爱强烈升起:“我要把那颗热爱的心,到一处,便留下一块/埋进泥土,只给自己留着眼睛、嘴唇/眼睛,我要用来看九龙的每个角落/嘴唇,我要用来为九龙唱响新歌。”

九龙山,这方孕育神奇传说的沃土,这方生长英雄传奇的热土,这方创造时代风采的大地哟!

[责任编辑:实习生 余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