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村辉江

2018年09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何智勇

到过辉江村的人,第一印象往往不大好,除了“穷”还是“穷”,“远”还是“远”,“落后”还是“落后”。新农村建设在中国农村搞了十多年,由于地处偏远、村庄规模相对较大等诸多因素,上面许多惠民政策鞭长莫及、极少“惠泽”这里。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辉江人,今天我向读者朋友介绍一个立体、全面、真实的辉江村,一个古色、绿色、红色的辉江村,一个民风淳朴、村风淳厚、能文尚武的辉江村。

辉江古门楼

古色辉江

辉江村,地处海拔1008米的蒙山南麓、蒙河河畔,原名浒溪村,1982年因原新余县有两个浒溪村而改现名。村庄距离市区36公里,自驾车需50分钟。据族谱记载,辉江是一个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村落。公元1026年前后,开基祖何棐从临江府新淦(今新干县)清水洲苦竹塘迁居辉江,古称浒溪何氏。从此,一代又一代辉江人在此繁衍生息、辛勤劳作。

辉江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历经千年风雨洗礼,今天的辉江仍保存着大量历史古迹。沿着村庄外围往南走,一座古门楼甚是吸引眼球。据族谱记载,因辉江整个村庄布局坐东朝西,地势北高南低,村南太低,是山川气土之缺陷,不利于村庄人丁兴旺,故先辈们于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在村庄南面建造一门楼及墙垣,“以补土脉于人工也”。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重新修缮。我们现在看到的辉江古门楼,是清末民国初年再次修缮的,属砖石质、四柱三楼式,一眠一斗红砖砌置,建筑面阔三开间,通面阔6米、厚0.4米,建筑面积2.4平方米,古楼两侧砌有八字围墙,长约100米,为三合土与砖砌,并布有炮眼防入侵,额枋上刻有“美尽东南”四个大字。

辉江现有两座保存较好的古桥,都是先民们捐资兴建的。穿过辉江古门楼往南行走100米,是一座横跨蒙河的古老石桥,乡亲们叫它辉江石桥。据族谱记载,辉江石桥原为木桥,约建于公元1580年。因“江有蒙岗,急涨破岸;冲堤每生,伤于过客”,后“仿古图成,赫赫声灵。备旌旗以炫目,浩浩荡荡……不足高涨,架木渡以多倾颓,惟石方能久镇,”拆除木板桥,用石块重新修建。桥建成后“四方受其福,万民沾其恩。”辉江石桥造型古朴、巧夺天工,属清代桥梁建筑,硅灰石质,两墩三孔平桥,桥长20米,宽2.7米,单孔跨4.2米,桥面厚0.55米,建筑面积54平方米。430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站在车辙清晰、保存完好的辉江石桥上,凝望不远处的巍巍蒙山、聆听蒙河静静流淌的河水,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小时候,每逢夏季“双抢”时节,到了傍晚,大人、小孩便不约而同汇聚蒙河洗澡消暑解乏,一些调皮的孩子还会玩几个惊险动作,从石桥上“纵身一跃”,直接跳入蒙河中,随即与同伴打起“水仗”来。

据族谱记载,蒙山南麓有水源地压石洞(今叫龙施泉),一年四季泉水叮咚响,并自北向南滋润两岸民众,流经辉江段古称曲江(今叫蒙河,1978年改造拉直拓宽,辉江石桥东南方向200米处)。由于当时辉江村对面两公里处有一个村庄名叫棣村闹上,商贸活动一度车水马龙、十分繁荣。为了便利大家当圩,先民们便在必经之路架设一座木板桥。但往返还是不安全,车马到此只好折返。先辈何大成(公元1767年—1821年)、何兆文(1747年—1824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积极倡导并出资修建。建桥用料极其简单,沙石、石灰、黄土、糯米混拌构筑而成。200多年来,任凭风雨洗礼、洪水冲刷,磐如坚石、风采依旧。

从辉江古门楼沿着蒙河往西南方向行走200余米,就是现在的辉江村委所在地。这里原来是一座梵刹(佛寺),名曰澄秀庵。澄秀庵始建于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雍正戊申年(1728年)重修,至光绪年间再行修缮。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庵中的菩萨、佛尊等被推入曲江中。1964年政府在这里设立浒溪小学,1976年将庵拆掉,建五间教室及教师办公室、厨房等。1986年扩建两层六个教室楼。1998年,村委在此再建一办公楼。据族谱记载,澄秀庵坐落于茂林翠竹中,这里一度香客盈门、香火很旺。庵后层林叠翠、暮云环绕,樵歌互答、牧笛长吟;庵前鱼塘水色接天、长空碧蓝映影,黄鹂鸣唱、流水涓涓。“清风为友,明月为伴”,昔日的澄秀庵是一个真正修行的好地方 。读小学时,记得校门口一东一西有两棵巨大的古樟树,七八个孩子都抱不过来,这里曾经留下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课间之余玩耍打闹、捉迷藏的美好记忆。

绿色辉江

沿着蒙山脚下的乡级公路至新塘水库处往南拐,进入辉江村道。村道两旁古樟林立、绿树成荫。炎炎夏日,漫步辉江村道,仿佛进入一片静谧的原始森林,那个深邃、那个幽静,令人瞬间忘记尘世间的一切烦恼。小时候,辉江实在是穷啊!养一些鸡、鸭、猪换取油盐钱,是乡亲们极其有限的收入来源。生火做饭,只能靠山吃山、上蒙山取材。每每从蒙山上砍一担木柴往回赶,累了,往往就在古樟树下歇一歇,拉拉家常、唠唠嗑,那是一种难得的惬意!

辉江有山有水、山青水秀,生态环境十分优美,属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全村现有耕地1481亩、山地3000亩(包括蒙山2800亩)、水面110余亩(包括新塘水库100亩),悠悠蒙河从村西穿境而过,主要农业产业有新余蜜桔、高产油茶、水稻、大蒜、蔬菜等,透辉石、石灰石等矿产资源十分丰富。

儿时的记忆中,老宅的东面不到100米处是一座丘陵小山,名叫后背山,面积10多亩,山上生长着20多棵三四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古樟树,以及一些松树、枫树、竹子等,这片森林是辉江村的绿色天然氧吧。非常可惜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由于村里当时为了筹集资金维修祠堂,20多棵樟树全部被砍光出售,部分大松树则做了戏台。春夏季是各种野生菌生长旺盛季节,乡亲们往往这时会趁机钻到后背山里捡拾皮皮菇、野生蘑菇,或清炒或打汤,成为餐桌上两道鲜美的绿色营养食品。据了解,村里现保护较好的古樟树仅幸存五六棵。

后背山左边是一口小水塘,名叫黄家塘里,面积约0.8亩,母亲和乡亲们每天都在此洗衣服,右边是一口大水塘,名叫太塘,面积3亩多。每年春夏汛期雷雨天气,只要一涨水,两口水塘里的野生鲫鱼、杂鱼、鲶鱼、鲤鱼、泥鳅等,就会不约而同往低洼处的小溪或稻田“欢奔”,这个时候往往是大人和小伙伴们抓鱼的快乐时光,也是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分享美食的快乐时光。遗憾的是,小水塘上个世纪90年代被村民填埋建了农房,大水塘则被开垦成了庄稼地。

红色辉江

辉江,曾经是蒙山游击队重要活动区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赣苏区一块红色的土地、革命的土地。

蒙山游击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革命武装力量,1929年至1933年期间,主要活动在新余、上高、高安、分宜四县交界的蒙山地区,共产党员、下村人邱明贵为队长,辉江村的何绵八为副队长,辉江村的何改华、何圭五、何梦令、何端六、何决七等为红军游击队员。他们打土豪分田地、杀富济贫,打击国民党反动派,令当时的国民党新余县党部非常恼火,号令有告密者重重有赏。1933年4月的一天,国民党新余县党部接到密报,得知何绵八会去中和圩闹上买薯秧,便事先派人混进闹市,当何绵八正在买秧苗时,七八个彪形大汉突然一拥而上,结实地将其捆住,并即刻派人通知辉江村伪保长,辉江村伪保长不但没有出面求保,反而答复“即提即死”。当天下午,何绵八被杀害在中和圩闹上。何绵八牺牲后,其他五位红军队员都不敢贸然回家,便远走他乡以传授武艺谋生,等形势有所好转些,陆续回家务农,有的直至解放后才回到村里。解放后,何绵八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据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介绍,由于家贫受欺负,十六岁的何绵八早早被迫外出学习武艺,他生性耿直、乐善好施、爱打抱不平,穷人甚是喜欢、富人则既恨之又怕之。辉江村其他五位红军游击队员则个个武艺高强、身怀绝技。比如,何改华擅长轻功、棍子功、膀子功;何圭五擅长棍棒,对阵时中间开路,无人可挡;何梦令擅长反八卦手;何端六懂岐黄八卦,擅长棍棒;何决七则擅长小手、蹲功(矮子功)。

辉江人民支援上高会战(1941年3月14日—4月9日)也是民间流传的一段佳话。上高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江西境内最大的一次战役,也是中方取得全面胜利的一场战役,被称为“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上高会战前和战役结束后,19集团军第74军第57师驻地在离辉江不远的东岳庙,辉江人民经常前往慰问。上高会战打响后,辉江人民全力以赴支援前线,搬运武器弹药、运送伤员和粮食,为会战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远近闻名的武术之乡

文武辉江

自古以来,辉江民风淳朴、村风淳厚,村民能文尚武、吃苦耐劳有担当,架桥修水利办学堂,一个都不少。

架桥,主要是指前面已经介绍的辉江古石桥和曲江桥,这里不再赘述。兴修水利,辉江族谱也有详尽的记载。早在公元1845年前后,辉江第二十一世何允升就带领先民们在蒙山脚下兴修了一座面积达40余亩的山塘水库,用于灌溉农田。现在的新塘水库,就是原山塘水库的“升级版”,上个世纪50年代国家大兴水利设施时进行了改扩建,面积达110余亩,上个世纪80年代再除险加固加高。

众所周知,蒙山是一座文化名山,古代有诸多书院,其中最有名的是蒙山书院(黎立武创办)、石门书院(梁寅创办)、竹楼书院(文天祥曾讲学于此)等。地处蒙山南麓的辉江也有自己的书院,名曰讲书堂。讲书堂由辉江第四世何益山创办。南宋淳熙乙未年(即公元1175年)何益山考取进士,官迪功郎、职鸿胪寺秘书,因不喜欢礼仪接待工作,遂归隐家乡,从事自己喜欢做的教书育人工作。

蒙山东南方向,偏僻安静,地势宽阔,山林茂密,翠竹青青,何益山颇识风水,就在此选址建讲书堂。据族谱记载,讲书堂右边有称猴峰的高山,盘旋而拱卫。有山涧小溪汇成一泓清泉,小溪缓缓而下,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何益山每次授课,远近学生云集,纵论古今,笑傲晚霞;登高作赋,临溪吟诗。翻阅民国五年丙辰编修的辉江族谱,我们注意到,辉江第九世何招贤用了360多个字在族谱里记下了老祖宗何益山创办的讲书堂。曾以乡贡身份出任福建省莆田县教谕的何招贤,分管莆田县教育工作。数年后返乡,邀集好友仿效古人登高爬蒙山。来到讲学堂前,不禁感慨万千,不忍离去。晚上,一边喝酒,一边沾墨,写下《讲书堂记》一文。

辉江,是远近闻名的武术之乡。作为新余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辉江武术是中华传统民间武术南拳的一种,包括枪棍术、膀子功、扁担功、凳子功、太刀等。自元末明初传承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

辉江武术鼎盛时期从清朝开始。 据族谱记载,第十七世何季清(公元1667年—1734年)一身正气、刚正不阿,习武练武、修身健体,“蒙山采药,常米粮济于贫,行医布施。”第十八世何思觐(公元1766年—1821年),“业精岐黄,通地理,一生深明大义,云游四海。”第十九世何大成常年奔波在外,传授武艺,治病救人,他还为村里做了许多善事,“捐建曲江桥,捐资并倡修杨家陂。”先辈何振荷(公元1848年—1926年)一边在外做裁缝,一边帮人疗伤接骨。据上高天岭一带传闻,他在清末考举人时,使80斤大刀,考试规定打六路即可中举,但他为了显示自己的功底,共打了八路,结果因违规多打了两个套路被淘汰。先辈何棣华,十四岁外出拜师学艺,四载后回家,武艺高强,在集市上,八尺屋檐,一跃而上,在渝北号称第一高手,从未逢对手。还有前面所介绍的何绵八、何改华、何圭五、何梦令、何端六、何决七等红军游击队员,个个武艺精湛、功夫了得。

此后,辉江武术不断发扬光大,一批又一批武术高手脱颖而出,比如何冲一、何南华、何垌三、何贵和、何国辉、何付珍等老一辈武术传承人,他们既传授武艺,又经常在外帮人疗伤接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辉江武术更是名扬渝北、上高、分宜,达到顶峰,全村男女老幼都懂得一些拳脚功,都能打出一两套套路。何建华、何金苟、何些口、何有根、何爱生、何明和等成为宜春市武术协会会员,何金苟还荣获宜春市第二届武术表演二等奖。何满满、何菊兰、何家明等25名中青年才俊成为新余市武术协会会员。2014年何家明荣获江西省武术比赛少年组全能冠军、深圳市武术比赛少年组全能第一名。

[责任编辑:披坚执锐]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