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2018年09月0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周彬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有一次回乡下看望妈妈,突然发现妈妈家里多了一条白色的小哈巴狗,浑身雪白,小巧玲珑,煞是可爱。第一次相见,怕是有些陌生吧,小狗一直对着我狂吠不停。妈妈娇嗔地对着小狗大声吼了一下,小狗立马乖乖的夹着尾巴跑到一边蹲下,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神幽怨,静静地看着我们。妈妈走到小狗身边,轻轻地抱起它,眼神中满是爱怜。“这是你姑父从路边捡来的流浪狗,说是特意送给我作伴的。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白”。

时间长了,小白和我慢慢地熟了,关系也日渐亲密。每次回妈妈家,车一停下,喇叭一按,就见一团白影飞速地冲过来,然后左串右跳,一幅极度开心的样子。车门一开,左脚刚沾地,小白就拼命地扑上来,咬住我的裤脚,摇头摆尾,围着我欢快的转圈……

时间长了,小白的故事也越来越多了。每次回家,妈妈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关于小白的故事:

每次晚上妈妈到村对面本亲家去串门,小白就会独自静静的守在家门口。串完门准备回家时,只要妈妈在对面用手电筒朝着家的方向一照,过一会儿,小白就会欢快的跑到妈妈的脚下……

妈妈年纪大了,却总是闲不住,经常上山下田干活。干活时,妈妈习惯把外衣脱下来,放在田间地头。这个时候,小白就会静静地在妈妈的衣服旁躺下,无论妈妈走多远,小白绝对不会离开半步,一直等到妈妈回来……

小白很贪玩,每次妈妈外出,小白总是欣喜地跟着,期望妈妈能带她出去逛逛。但妈妈不允许,总是赶她回家。估计是了解妈妈的脾性吧,只要妈妈一开口,小白就不再跟着了,默默地往回走,一步三回头,然后在家门口缓缓地躺下,巴巴地望着妈妈远去的背影,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小白的故事很多很多,只要一回家,总是能从妈妈嘴里听到小白的新故事,令我心向往之,对小白的喜爱也越来越多。

有一天有事回妈妈家,天色已晚,到达时已是晚上6点多钟了。一进门,妈妈就焦急的对我说,完了完了,小白不见了!早上我去菜市场卖菜,小白跟着我也想去,我把她赶回来了,估计是后面又偷偷地跟着我去了。哎,这小白,老是独自跑到大马路上,我真担心有一天她会被车子……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和潮湿的眼睛,我二话不说,立马驾车带着妈妈赶往十里之外的镇上菜市场,一路搜索着小白的身影。只要路灯下发现白色的小狗,妈妈就会立马要我停车,冲下去奔向小狗,在昏黄的路灯下,仔细端详她心中的“小白”,然后又无奈的摇摇头,默默地回到车上。

一路往返,妈妈的眼睛始终紧盯着路边,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她的小白。最终,妈妈带着满满的失望,无功而返……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我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妈妈打来电话,语气中掩盖不住激动和惊喜,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小白自己回家了,自己回家了,好聪明的小白,竟然还知道自己回来……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着,在妈妈绘声绘色的关于小白的故事中缓缓流淌……

又是一个周末回家看望妈妈的日子。到达妈妈家,一停车,我照例按了几下喇叭,然后急切的等候那团熟悉的雪白的身影像箭一样扑过来。但是,小白始终没有出现,寒风中,等来的却是妈妈缓缓趋前的孤独的身影。

“小白没了,小白没了…...。”妈妈看着我,一副孤独无援、伤心欲绝的样子。“昨天中午,小白跑到马路上,被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车给压死了!这小白,总是不听话!总是叫它不要跑到马路上去,它总是不听,总是不听!,现在终于……”话没说完,妈妈几乎站立不住,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花。

我的心瞬间像针扎一样疼痛,为了永远再也见不到的快乐可爱的小白,更为了日渐衰老而孤独无助的母亲。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