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生日感言

2018年08月2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晓 村

今天是我的生日。

不是十月怀胎,而是三十年向往,三十年沉淀,三十年的潜移默化。

那时年少。

我们听着《东方红》起床,《国际歌》为我们催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牙牙学语时的传唱。

“毛主席”“共产党”,这样的名字,这样的词汇,虽然不知道完全的意思,甚至还不会书写,但却和“爸爸”“妈妈”一样是最早、最熟悉、最亲切的词汇。嘴上天天说,耳中经常听。

潜移默化中,“共产党”三个字走进了心中,烙印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那是少年。

启蒙中最早学会写的字还是“毛主席”“共产党”。

在知识的海洋中游泳,认识了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地大物博的中国。也了解了近代中华民族的百年屈辱。知道了无数仁人志士的上下求索,知道了中国共产党的应运而生。人民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党在逆境中抗争。26年的前仆后继,数以万计的鲜血与生命,书写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悲壮篇章。

“中国共产党”,变得那么的完整和鲜活。

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心中响起,“中国共产党”,昨天,今天,中国因你而骄傲,因你而光荣。

还有一个声音在心中越来越坚定:明天我要成为其中的一个分子,为党增添荣光。

那时年轻。

走出学校,走向社会。

学校因幻想而美好,社会因实在而残酷。

工作的第一站是一个新开的铁路小站。

住房是备用铁轨上停放的棚车。床倒是省了,草席往车板上一放便是。8月的太阳不会因为我们的情绪而收敛片刻。

自认为读了10多年书,又是装卸机械专业对口。但工作却是最没技术含量的装卸。人工装卸,25斤一袋的面粉,一袋二袋轻轻松松,十袋八袋勉勉强强,几十上百袋手软脚晃。机械装卸,司索挂勾。夏天,清理抓斗留下的煤弄得每天灰头土脸。冬天,戴上羊皮工作手套,雪水一泡,5分钟就湿透了。锋利的钢索绳是不讲情面的,一个班就只能在刺骨的手感中体验生活。

工作的艰辛让人充满委屈。

但艰辛也是磨炼,让人面对,促人坚强。

艰辛中也有温暖和感悟。

有个师傅姓张,面粉我提不动时他多提一袋。

有个队长姓洪,他看我干不动就说重的干不了就干轻的吧,你去登记装车数吧。

后来我知道他们都是党员。都是装卸作业所青年突击队里出来的。

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工人师傅尤其是党员工人的高度。

我也知道这不是我所擅长的工作,后来有机会我选择了离开。

新的单位是家乡的区供销社。

那是一个商业与供销部门转轨与改革,求生与挣扎的时代。

新与旧的碰撞,生与死的挣扎。23个基层供销社,每天都有故事发生,到处都是新的信息。我用笔将它们记录下来。

我知道这是我喜欢的事,也是我可以干好的事。

参加会议我在其中捕捉有用信息。

随领导下乡,我一边听,一边看,一边用脑袋去思考、整理。

几年中我写了近百篇新闻稿件。第一次尝试用报告文学为改革中的典型作传。工作中的感悟写成散文发表在《写作》杂志上。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努力、成长与进步。

感觉到了与心中的那个目标很近很近了。

在努力与成长中我上调了。

在新的单位一如既往的努力。

在领导的鼓励下,我向党提出了申请。

而立之年,我获得了进入成人高校脱产学习的机会。离开单位前,支部批准了我的申请,我从组织上走上了光荣,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名预备党员。成为了和张师傅、洪队长一样的人。

两年的深造,不但学有所成,也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回到单位,工作更加努力。编简报、写材料,参与政务,管理事务。加班加点是常事。为了赶时间,通宵写稿也不是一次两次。

上班时充实,业余也有建树。几年的时间将工作中的思考与感悟写成理论文章,6篇论文发表在5个省市的刊物上。其中还有被中办《秘书工作》转发的。

这一时期我觉得组织上的进入让我思想上更加进步与成熟。自觉自己是为党增光的。

但是人生的路很长,也很曲折。

之后,由于领导的看重,被征调到一个临时部门工作。

由于自我要求不严,加上临时单位管理稍微有些松,一度时间上陷入股市,精神上受到严重侵袭。甚至后来回单位上班也较长时间不求上进,工作拖拉。这一时期组织上在党内,但思想上滑坡很大。

经过漫长的疲软,组织上还是看到了自己的长处,给自己加了担子。

欣慰的是,担子重了,压力大了自己终究以全新的面貌出现。许多缺点得以克服,以前上班带头打扑克玩,现在班后也不玩,一直延续到现在10多年基本上没有打过扑克麻将。还有两件事也是感觉很欣慰的。十八大以前,车改以前,绝大多数单位领导都是专车接送上下班,当然近的走路。我到单位稍远,自己买了个电动车上下班。有单位领导看我骑电动车(后面带着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骑个电动车,一个县级干部带一个科级干部还好意思招摇过市。我觉得没什么,我的心态很好。还有件事,我办公室的椅子是前任留下的,那时皮就破了。本来我想买个藤椅,结果一问价要一千多元。我舍不得了,公家的钱也是钱。看到架子还结实,就让办公室花几十块钱买了两个垫子。夏天竹垫,冬天棉垫,直到离任。

30年前向往,30年后追求。30年前定初心,30年后未敢忘。如今船到码头车到站,回头看,虽有曲折,终是自慰。朝前望,停了船,下了车,初心依然不敢忘。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