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兰

2018年08月2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林文志

养有君子兰,最近忽生凝惑,为什么把兰花称作君子兰?我拜读了孔子的《论语》,他说兰花“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而且这“芳”是“王者香”。孔子一贯提倡做人要做君子,君子要“气若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孔子又说:“君子为人处世,不管是入世还是隐居,沉默还是发表言论,都不应丢失自己的人格。君子与人合作,应该同心同德,两人齐心,其力量足以把坚硬的金属弄断,两人发自内心的言论,就像兰花一样气味芬芳。”二千五百多年前,孔圣人就从精神层面确立了兰花的“君子”地位,以致于后人称兰花为君子兰。

我与君子兰结缘是在十多年前,那时从旧办公大楼搬迁至新行政中心,养花的朋友送盆君子兰给我。那时的我正值干事业的时候,满门心思都是绕着工作转,放在办公室里的君子兰,若有若无,无心问津,叶儿黄了枯了,剪了掰了,才记起来浇点水。

十多年后,要调走了,环顾办公室,那君子兰仍顽强地生长着,瞬间心生难舍,想带走它。“带走吧,好留个念想,看着它,就能想起我们,想起我们,就会想起我们一起奋斗的事业。”办公室的小李这么说,他说得很自然也很真诚,我听得心里一阵热一阵。

把君子兰带到了新的单位时,发现还带一送一,新办公室里也有一盘君子兰。调任新岗位,或许是工作闲下来了,也或是年龄大起来了,反正心是静下来了。早上提前上班,是几十年的老习惯照常坚持,早到的头件事,就是打理君子兰。

现在可把君子兰端详得仔细,带来的花盘是青花瓷的,元明风韵,八边形状,盘体上题有诗画,诗是清代陈维嵩的《春兰》:三月玉街寒春兰,锦雨丝丝不肯干;飘得卖花声到了,一种清芬胜麝檀,诗与盘中之花相呼应。画是仕女赏花观月图,这位美女而且是从春天看到了冬天:春天里看桃花、夏日里戏莲花、秋夜里赏明月、寒冬里闻梅香。现办公室的不是青花瓷盘,为了配对,找养花的朋友,也弄了一个题有诗画的青花瓷盘。

冷漠了十多年的那盘君子兰,宠辱不惊,在过去漫长的日子里,我没给它施过肥,水也浇得少,但它仍然不屈不挠地生长着,它真有那种“不因清贫而萎锁”的君子品行。现在我想,不能再亏待它了,首先给它沐浴美容,在叶儿上喷上水,再用柔软的毛巾轻拭上面的灰尘,使每片叶子光洁靓丽,为了保持天天都有一个好容貌,每早用小喷壶喷洒一次,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可以保持叶片的湿润。

起初用茶渣是为了修饰花盘的。盆栽的君子兰放桌上,应是个摆件或饰品,而花盘里的泥土裸露在外,总觉得有碍观瞻,还与办公场所不搭配,为此,我就把喝剩的茶渣盖在花盘裸露的泥土上,一看效果雅致,于是,就天天如此这般,久而久之,茶渣层层叠加,最底下的腐烂变成了肥料,君子兰也日益见好,一问养花人,说君子兰就喜欢腐植物,后来,我不但用茶渣养君子兰,还捡拾落花来养君子兰。我家院里种有三棵桂花树和一株腊梅,秋天一地桂花、冬天一地梅花,我把它们拾来装好,连同茶渣不断地添入君子兰的花盘里,有道是“花魂”养花更有魂,落花碾成泥土更护花,果不出所料,君子兰长得一天好似一天。

现在的我,在办公室里,闲暇之余、困顿之时,抬头看看桌上左右两株君子兰,就是一种享受,两株君子兰都是宽叶扇形,中间的叶片长得刚健向上,有如青剑倚天,左右两边的叶片,长得柔软依次倾斜层层叠加,有如柳枝点水。两株君子兰都长有十一叶。再整株看:婀娜多姿,飘逸秀美,交错掩映,丛叠溢翠。君子兰养到现在还未开过花,有人说,君子兰是一月看花、四季看叶,看叶胜似看花。

有一天,朋友来我办公室,欣赏两株君子兰后,惊讶地说,这是一雌一雄,天生的一对,他说右边那株叶儿宽厚且雄壮有力是雄的,左边那株的叶儿纤细且柔情似水是雌的。我定睛一看,像那么回事,是否是雌雄一对,我也随他说,心想,如果这样我不也成就了一段“奇缘”吗,再想,若这对君子兰开出“爱情之花”来,那将更具“王者香”。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