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重于泰山——诵读《红色家书》有感

2018年07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刘文光

从前的日光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上好多天……而那些旧中国从高墙、从牢狱、从监舍、从审讯室甚或从刑场上辗转而至的“革命囚徒”书信,乃至临刑前的绝笔,又该经历怎样的慢,又该等上多少天的煎熬……

《红色家书》即是这样一本有历史温度、信仰高度,阐释着格外的慢和等,辑录了李大钊、方志敏、赵一曼、夏明翰等30位革命先烈的狱中遗书、刑场就义诗的尘封典籍。那感人至深的书信、那刻骨铭心的故事,讲述了人间大爱,传递了革命大义,让吾辈读之震撼、心潮澎湃、动情落泪。

七一前夕,我所在的党支部组织全体党员干部前往新余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花桥及九龙山革命烈士陵园,开展“诵读红色家书·牢记初心使命”主题党日活动。巍峨高耸的纪念碑下,一篇篇热情高昂的诵读,仿佛把大家带到那个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仿佛再次见到那些铮铮铁骨的英雄儿女。

我们化身“信使”,手捧红色家书,或独诵,或男女合诵,或集体齐颂,生动再现了革命先烈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对党绝对忠诚的赤子之心、舍生取义的崇高气节和报国为民的炙热情怀。

我诵读的是革命烈士陈觉就义前写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 。“云霄我的爱妻: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你已有身,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书信开端,就交代了自己的境况一一即将处死!而他身怀六甲的爱妻也已被捕。“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现在则唯愿有鬼。”赴难之际,陈觉没有恐惧、没有哀怨,只有从容淡定、只有凄美浪漫。“前年我病本已病入膏肓,自度必为异国之鬼,而幸得你的殷勤看护,日夜不离,始得转危为安。那时若死,可说是轻于鸿毛,如今之死,则重于泰山了。”先烈们不怕牺牲、赴汤蹈火,用满腔热血浇灌革命胜利之花,他们的死比泰山还重!

“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在血雨腥风的年代,革命先烈们始终秉持“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信条,坚信一定有人能继承他们的遗志。而这些“未死的同志”就是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自然也包括奋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程中的全体党员干部群众。

“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缓缓流淌的时光进入新时代,如何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我们要从红色家书中汲取营养、感受力量,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肩负新使命,立足本职、履职尽责,努力成为一个有信仰、有担当、有气节、有情怀的人。只要我们众志成城、砥砺前行、矢志不渝,“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