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碾房

2018年07月0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简武生

儿时的往事总是让人记忆犹新鲜,虽然,那些往事随着岁月跌宕而渐行渐远,但是那美好的情景依然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回忆,久久不肯离去。

往事如烟,如电影般历历在目。儿时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不高的山坡却绿色满眼,低矮的土砖瓦房却整齐划一,全村五排清一色的平房。村前一口水塘,水塘围绕着一条潺潺小溪,小溪前是一丘丘水稻田,虽然不是很肥沃,却也是不错的良田。在如此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度过了儿童少年时代,虽然物质贫穷但开心快乐的日子,总是让人眷恋。特别是小山村东南角小溪旁的碾房,尤其难以忘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和童年,儿时的经历往往最甜美,最深刻。有些场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回忆往事,回味童年,应该是人生中一大乐事,一大快事。在记忆中,那碾房的叽叽嘎嘎声犹如一曲轻音乐,在脑海深处仿若一卷电影胶片,时不时地放映出来,总是让人怀念。

记忆中,山村里的碾房总是忙碌的,那碾房不像北方的石碾盘,一个圆形的石轱辘在碾盘上旋转。儿时印象中的碾房是清晰的,更是神奇的。碾房是一间正方形的房子,房子内建有一圆形的石槽,圆心是由一根粗壮结实的木柱子做轴心,再由三根粗壮的圆木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等腰三角形的内心角栓在轴心上,其他两等角上方是两个一前一后的木板座位,下方则是一前一后两个石碾轮,石碾轮在石槽里围绕轴心旋转,由此组成一个石碾磨盘。石碾磨盘由水牛或黄牛拉着,大人坐在木板座位上驱赶着牛围绕着圆形碾磨盘旋转。

当时,没有机械碾米机,农村的大米主要靠碾房。每至夏收后,碾房就开始忙碌。大人们将新收的稻谷扛到碾房,将清香的稻谷倒放在石槽时,由石碾轮把稻谷碾成大米。每当碾米时,我们小孩们都会跟着父亲,争着坐在石碾上,享受石碾旋转的快乐生活。虽然坐在木板座位上,围绕木轴心旋转,有时会转晕头,但儿时的我们依然抢着坐石碾,那旋转般的感受让小孩们乐此不疲。每次坐在石碾上,看到石槽里的金黄色的稻谷变成雪白的大米时,那一份兴奋,那一份快乐真是难以言表。有时大人们坐在石碾上,张家长,李家短,谈天说地话家常,叽叽喳喳开几句玩笑,单调乏味的生活居然丰富多彩起来。

记忆中,夏收过后,石碾总是转个不停。秋收后,石碾最忙碌。几乎家家户户不但碾稻谷,还要碾糯谷,炒爆米花,做冻米糖,酿水酒,以备过年。

往事如烟。现在小山村一部分已经成了高新区厂房,一部分已经成了新余学院校园。小山村,还有那碾房已经成了历史。

虽然那一去不复返的往事已离开很久很久的时间,光阴流逝让我们渐渐模糊。可每逢想起,依然会感觉熟悉不已。那份回忆,那种感觉总是在不经意间撩动心弦,仍然让心情波澜起伏,甚至触动青春活力,变得柔情似水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也许童年的回忆总是勾起无穷的往事,无穷的往事触动美好的回忆。也许物事人非,世事难料,唯有美好的记忆久久缠绕于心间,永不磨灭。

其实,往事回忆也罢,物事人非也罢,世事难料也罢。美好的经历,难忘的感触,最该珍惜。其实,童年的记忆才是最脆弱的乡愁,那些说乡愁是诗,是远方的,都是矫情!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