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

2018年06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张玲云

终于向远方迈出了久违的脚步,远方到底有多远?

也许翱翔的飞机带你展翅千里万里,飞上了蓝天的心灵将会更加通彻透亮。踏上陌生的土地,日夜兼程。有人走马观花,有人生发幽幽诗情,有人在行走中探寻理想,有人借短暂的抽离获得重新出发的勇气……

而我,只想到遥远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抖一抖满身的尘土与疲惫,享受与鸟儿同行的感觉,让异域的阳光晒一晒、清风吹一吹、听一听大西北纯朴粗犷的歌

踏七彩祥云游天宫

这回终于坐到了靠舷窗的位置,飞机离开地面愈拉愈高,在如棉絮般飘浮游动的云彩中穿行,偶见一线线碧蓝纯净的天空。直上万米高空平稳飞行后,窗外的云彩变幻莫测起来,似山似水似梯田似森林似湖泊,有时一马平川,灿烂的霞光与蔚蓝的天空相辉映;有时风起云涌,颠簸在云雾中闭目屏息静气;有时穿过一层层云梯,真是天外有天,绵延不绝,不经意间来到了《西游记》里的天宫,浩瀚而神奇……地球上的一切都渺小至无,随悠悠白云自由飘荡,无挂无牵如梦如幻,一瞬间恍若出世。

桑麻之地金张掖

首站到达甘肃张掖,取名于“张国臂(腋),以通西域”之意,素有“桑麻之地”美称,是古丝绸之路的要塞。八月灰白色的天空,气温宜人,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牛羊膻味。笔直细长的白桦树一排排立在道路两旁,似卫兵守护着家园。城里的树木有些稀疏了,有很多黄叶垂挂枝头,街面建筑低矮古旧,行人稀少,貌似我们南方九十年代的样子。

张掖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佛教文化源远流长。著名的大佛寺始建于西夏,由一尊国内最大的释迦牟尼卧佛像得名,形象雄伟,面容俊美,馆内藏经典经书和皇家圣旨,建筑群保存了最原始的风貌,彰显佛法无边,厚重而深远。“无上正觉”牌匾,是清乾隆皇帝真迹,提醒世人如何正视自己正视他人,在现实生活中寓意深远,颇费思量。

张掖七彩丹霞地貌分布广阔,场面壮观,造型奇特,色彩绚丽,把无数沟壑、山丘妆点得多姿多彩,如同置身一个彩色的童话世界。另一处冰沟丹霞形似一幢幢宫殿式建筑群,虽颜色单一,但也独具风格。问度娘才知“丹霞”是指红包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形成的孤立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中国丹霞地貌发现、研究、论证是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才开始,至九十年代进入大发展时期,2010年“中国丹霞”系列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丹霞地貌之美如“玫瑰色的云彩”或“深红色的霞光”,初见张掖丹霞无比震撼,令观者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赐予这段祈连山脉寸草难生之地一份神奇的礼物。

雄伟峻奇嘉裕关

一路西行,车窗外看到的只有广阔的戈壁盐咸地,地面上长的都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骆驼草,土地荒漠化现象越来越严重。

踏上雄壮的关西第一隘口古长城——嘉裕关,城关两侧的城墙横穿沙漠戈壁,是明长城最西端的关口,古“丝绸之路”交通要塞,被称为河西咽喉,地势险要,建筑雄伟,无法想象古代劳动人民是怎样靠人力来建成的。固若金汤的内城、外城、城壕三道防线在历朝历代为保家卫国作出了卓绝功勋,虽然弄不懂它的建筑与军事原理,但每一块砖、每一扇门都见证了厚重的历史。明城墙作为护国第一道防线,这边是关内绿草茵茵,那边是关外黄沙漫舞,进关与出关曾演绎多少战火纷飞的故事。为了抵御外辱,为了和平与发展,追今抚昔,它最有权力告诫今日国民责任与使命之所在。

大漠风光异域情

只是在影视文艺作品里见过沙漠风光,终于数千里迢迢来到了敦煌鸣沙山沙漠,放眼望去一排排鳞次栉比的沙丘了无边际,驼背上的游人如织、浩浩荡荡,浓郁的异域风情诱惑思绪飘扬,骑上驼背在叮铃的驼声中缓缓走向大漠深处,到达月牙泉。月牙泉是鸣沙山沙漠里的一片绿洲,花草、果树环绕,简易的长廊供游人憩息,让人惊异于同一片蓝空下完全不同的两个生态世界。赤脚踩在沙子里,细细的,软软的,表面被阳光晒得灼热,踩进去就没了脚踝,一步步往上爬,没有风也觉步履艰难,踉踉跄跄,沙漠上的行走真非易事。玩沙的人躺着、坐着、爬行、俯冲,闹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来观光游览的人们无比感叹神奇的漠上风光,可世代在这繁衍生息的人们只能靠骆背赖以生存。

被誉为“塞外江南”的年轻旅游城市宁夏中卫,沙坡头风光又是一番盛景。沿着黄河岸边“天下第一漂”风景点漫走,黄河依傍着青山,河水又红又黄,雄浑苍茫,游人们乘着古老的羊皮筏子来来往往,河面上飘荡着苍劲的民谣小调,仿佛看到了那久远贫瘠苦饮黄河水的年代。

而金沙海大漠风情区,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眼见时果然跟鸣沙山迥异。金沙海位于腾格里沙漠的腹地,沙山高低错落有致,无边无垠,这天的阳光正好不太烈,沙粒光滑细腻,撒开脚丫子在温沙里行走,舒适无比。空旷高远的蓝天下,任你敞开心胸、放飞心情,时时按下快门抓住一个个空灵瞬间,感受沙的拥抱与柔情。有滑沙、骑摩托等一系列沙上运动项目,但沙漠里的行走更独具魅力。

高山、黄河、大漠、绿洲在这里浑然一体,西北与江南风情兼具。国家的治沙工程、科研成果在这里已初具成效,黄沙里时时显现了一缕缕绿色,但愿这里的风沙更温柔些,不再侵蚀含绿的每一寸土地。

佛教殿堂莫高窟

怀着朝圣般的虔诚来到敦煌莫高窟,它拥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在鸣沙山壁上,密密层层建造了四百八十多个洞窟,布满了彩塑佛像和以佛教故事为题材的壁画。壁画技艺高超,内容丰富,菩萨、飞天、伎乐、仙女无一不展示着东方女性的柔情与魅力,历朝历代的人文、历史、民风和民俗都有生动的描绘,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佛教艺术殿堂。

在漫长的岁月中,风沙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使莫高窟容颜失色,宝藏受损。可喜的是近几十年来国内外学者形成了一个专门学科“敦煌学”,致力于研究、保护莫高窟,各界文艺家们也以各种声音呼吁、倡导保护莫高窟。女导演王潮歌创作的大型情景剧《又见敦煌》,于2016年在敦煌首演以来,反响强烈,千年历史活现眼前,诉不尽多少悲情欢歌,道不完多少血脉传承。大家共同的唯一的愿景就是希望敦煌艺术能够长长久久地传承下去,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最耀眼的那颗星。

站在九层塔底下,渺渺如斯无语言说,数千里奔波就只为这个瞬间深情地看一眼……

跨越甘肃、青海、宁夏三省,一路走过戈壁、沙漠、草原、湖泊,迎着朝霞出门,在星光的陪伴下停憩。早晚温差大,气候干躁,白天的日光晒得脸有点疼,丝丝风吹过,并不太难受,皮肤不知不觉就灼黑了。因日照时间长,哈蜜瓜、梨等水果确实香甜可口。短短一周时间,跨越时空界限不停地奔走,也不懂光和影的技术,仅凭对大自然的景仰抓拍下一个个美好瞬间。旅程有朋友作伴,陌生的同路人友好相处,特别是一个患腿疾的男教师领着八九岁的儿子阳光同行,自然地给予或熟悉或陌生的人微笑与关怀,更添行程之美好。

其实,生命就是一场盛大的旅行,而日子就是路途中经过的每一站风景。偶尔去远方流浪,可以获得更大的勇气和能力化解生活的苟且。但如果能在心中修篱种菊,把每天的日子过成诗,才是生活最高层次的修行。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