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母亲

2018年05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刘晓凌

3月20日上午,当新牛姐夫电话告诉我:母亲走了。听到这一消息,我顿觉晴天霹雳、天塌地陷,匆忙从南昌赶回新余老家,只见母亲安祥地躺在床上,我无力地跪在母亲面前,轻轻地亲吻母亲的额头,一下、两下、三下,我想用亲吻唤醒母亲……至亲至爱、血肉相连的母亲您为什么要走?做您的儿子我还没有做够!

母亲一生坎坷、饱经风霜。她童年不幸,本该是躺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母亲却四岁丧父,后随母作为童养媳母女俩嫁给父子俩;少年受累,本来是天真任性的年龄,十五岁和父亲成家立业,从此开启养育九个儿女的艰难路程,多少艰辛伴着不眠之夜,多少苦累随着寒来暑往。但我知道,母亲,您对儿女的爱融化了苦累;中年受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您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多少屈辱伴着泪水,多少打击痛彻心扉,但我知道,母亲,您对儿女的期待战胜了磨难;老年幸运,风雨过后是彩虹,您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太平盛世,享受子孙孝顺的天伦之乐,但我知道,母亲,尽管百岁高龄,您多想再活一百年爱恋亲人……

母亲善良贤淑、勤劳聪慧。记得小时候有乞讨的到家门口,母亲总是尽力施舍,别人有难处,母亲总是倾力相助。母亲一生与人为善、助人为乐、成人之美,尽管一字不识,但母亲的言行却无声的诠释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善。母亲纺纱织布、缝衣做鞋在村里乃至全乡都是首屈一指,一些人做鞋请母亲用纸剪样,母亲总是有求必应,记得小时候过年自己穿着母亲做的兰灯芯绒布鞋去串门做客,引来旁人围观和称赞,心里那个美,真是幸福。

难舍母亲,母亲德高望重、关爱晚辈。母亲对亲人关爱,尽管九个儿女的养育已经让母亲尝尽了酸甜苦辣,但母亲还要帮着带孙子、爱(外)孙、甚至曾孙辈,八十五岁高龄时还陪着最小的孙女在新余读书。母亲对所有亲人的爱都是不遗余力、倾情奉献,母亲的爱不图回报,只有深深的牵挂……母亲对邻里十分关照,邻里之间从不争讨、和睦相处,邻里之间有难处搭把手、有问题出主意,赢得村里人的充分信任和真心尊重。

难舍自己回家时母亲幸福的笑容。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先电话告知家里,回家那天母亲会反复到路口张望,有时晚了点,母亲就会自言自语:咯他们真的会回来呀?这张望、这言语包含着多少期盼、多少亲情、多少幸福……

难舍自己离家时母亲不舍的目光。每次离开老家时,母亲都会拄着拐杖将我送到路口,并反复叮嘱:你哩好好工作生活,不要记到我,这叮嘱包含了多少不舍、多少无私、多少伟大……

难舍自己床前尽孝时母亲虚弱的表情。去年冬至深夜,母亲意外摔伤送到新余市人民医院治疗,寒假春节自己基本上都在医院陪伴母亲,就是想拉着母亲的手多看看母亲、陪陪母亲、留住母亲……尽管生而有时、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但自己和家人还是想尽可能地延长母亲的生命。

办完母亲后事返回南昌,离开时那个拄着拐杖送到路口的身影不见了,只有路过母亲坟墓时自己饱含泪水的眺望,这泪水诉说着:母亲我舍不得您离开,我想您!这泪水祈求着:下辈子我还做您的儿子,您还做我的母亲……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