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痛,深深勒进骨头里(组诗)

2018年05月0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何海波

我想

我想去剃度做和尚

就在离家最近的崇庆寺

把灵魂隐于寺院、袈裟、禅杖和经书

用一个简单的姿势:双手合一

用一句简单的语言:阿弥陀佛

处置人情世故或行走江湖

 

我想去做樵夫

就在离亲人最近的蒙山

在森林里盖木屋随茅屋破歌

每天打柴,提山泉水

烧火做饭给自己吃,晚上

跟草木或星星说心里话

 

还是去做纤夫吧

在离爱最近的那条著名的大河边

把离愁别绪搓成纤绳

把痛,深深勒进骨头里

喊着号子,拉船

让岸边枝桠上一只傻傻的鸟流两行泪

 

那场雨

那场雨

在黄土高原的上空

憋了很久

 

倾盆下来的时候

祁连雪山

发生雪崩

 

那场雨

夜夜入梦

湿透河西走廊的驼铃

 

留下的

每一道雨痕

都是一行断肠的祭文

 

返乡

一年一次,或者两次

能有三次,很难

春节必须回去,亲人们在盼

清明必须回去,先祖们在等

其它时间,可回,可不回

毕竟,赚钱养家过上好日子最重要

 

返乡的路,有时很长

起点在北京、上海、江苏,抑或广东

甚至是国门之外

特别是,没有寻着满意的工作

与遇到黑心的老板

就更绵长

 

返乡的路,有时也很短

要快就坐飞机、高铁和动车

再慢也可以坐火车、大巴、轮船

即便身处海角天涯

只要念头

一闪,就到了熟悉的家门口

 

或长或短的返乡路

五味杂陈

随手捧起一段来掂量

都沉甸甸

如一张粉红的、绿色的和白色的车船票

浸满汗渍和思念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