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8年05月0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邬晓锦

母亲离开我们三年了。母亲与大多数农村母亲一样是慈爱的。她相貌平平、性格倔犟,但耿直仗义。父亲是位小学教师,母亲在家里很多事都让着她,和父亲风雨同舟度过了41年,辛劳地操持着这个家,直到人生最后一刻母亲还教育我们家里如何经营。

家里三兄妹,虽然母亲没什么文化,但从小到大对我们非常严格,几乎啥事都管,学习、做人、持家,包括我们成家后教育子女,无事不过问,有时觉得烦,但现在想来,如果缺少那些唠叨就少了些精神寄托,所以每每怀念她。

记得她时常在我们面前说的一句话,家里祖宗三代都是“贫农”,也都是老实本分人,我们家不需要大富大贵,平平淡淡过日子,不要枉法,败坏家风。兄妹三个也是这么做的,从未颠覆她这些话的“权威”。兄妹三人小时候不管与任何人发生纠纷,不管对与错,母亲都是先教训自己的子女完才来问过程,所以,有时大家对她的做法有点不满,但她总是那句“吃亏是福”。

母亲对子女无比关爱,小时候家里穷,记忆中半个月以上才能吃一次肉,每次有点好菜都是让着我们吃,她与爸爸几乎只是吃剩料。子女稍有身体不适时,她总是嘘寒问暖,手掌时不时在我们额头抚摸。虽然我们在学业上都未达到她的要求,但在她操持下都有份稳定的收入。

亲戚六眷、左邻右舍,谁家有困难,宁肯自家勒紧裤带,也要出手帮助别人。邻居老黄家境很差,有一年小孩生病住院,夫妻哭哭啼啼急得团团转。母亲得知情况后,把家里仅有的几百元钱送上门,老黄一边说“你家条件也不好还来帮助我”,夫妻俩一边眼泪夺眶而下。

改革开放初期,因父亲每天都要去学校上课帮助家里时间比较少,加上当时又是民办教师收入微薄,母亲在完成家务活后又要去田里耕种。为了把家经营好,离城近还要到城里搞副业贴补家用。我10岁那年,有次母亲严重感冒,高烧几日,一直舍不得上医院治疗。那时正逢农村早、晚稻双抢季节,天气突变,有下暴雨征兆,为了不影响收成,母亲拖着虚弱的身体独自一人去田里收割,最终,因体力不支晕倒在田地里,村民发现后背到家里。父亲知情后赶回家,一直不爱说话的父亲也感动得流泪了,后来家境好些,母亲还一直舍不得吃穿,由于操劳过度,中年就显得有些苍老,步入老年后疾病缠身,在与疾病做斗争同时临终也没说过一个痛字,怕连累子女。这种无私的爱,令我心痛。

我怀念母亲,怀念她的爱、德、仁、勤。母亲慈爱的形象与持家的精神永远是我学习的标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