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狗牯脑

2018年04月2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孔祥筛

印象狗牯脑

狗牯脑茶滋味醇厚、汤色清明、回味甘甜,不少的茶客们都喜欢它的味道。清明节快到了,正是新茶上市的季节,想象中的茶乡应该别有一番景致吧!漫山遍野、苍翠碧绿的茶园,鲜嫩可人的芽叶,俏丽纯真的采茶姑娘,清纯而又浓郁的茶香,忙碌而又富有诗意般的茶叶炒制场景……

我欣然接受了“徒弟”的邀请,前往狗牯脑茶的原产地遂川县汤湖镇。从新余驱车到汤湖需三个多小时,遂川到汤湖仍有70多公里,一个县的乡镇有如此远的距离是我没有想到的。从地图上查找,汤湖位于遂川的西南部,罗霄山脉南麓,与湖南桂东毗邻,是两省三市五乡镇交汇处。

到汤湖镇已是晚上近八点了,“徒弟”很虔诚,一直在一个农家乐饭店里等着我开饭,并叫上了当地的数个“茶农”,场面还有些热闹。“这是汤湖制茶技艺高超的郭师傅!”“这是当地茶叶界最有权威的王师傅!他被誉为狗牯脑茶的‘开山鼻祖’!”一见面“徒弟”兴奋地介绍着他的客人。

“你很有本事呀!把汤湖的‘社会名流’和茶叶界的精英都请来啦!”我玩笑地说着。

“我没给师傅丢脸吧!我在这里从事茶叶经销十多年,和他们关系处得很好,他们对我很支持帮助!”“徒弟”眉飞色舞地“吹嘘”着自己。

我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在众人面前夸赞了他的许多优点,以求汤湖“社会名流”对他的进一步信任与合作。“徒弟”很兴奋,不断地讲述着他在汤湖的点点滴滴,描绘着他走村串户收茶,通宵达旦制茶的精彩故事。

“徒弟”在新余从事茶叶经营已有二十余年了,从开一家小店开始,发展到现在拥有多家茶楼。当时,他下岗赋闲在家,从我这里学习和了解了一些茶叶知识,接触和熟悉了一些茶叶经销渠道和经销商。也缘于此,就慢慢把“师傅”叫上了。他从事狗牯脑经销已经有十多年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遂川购茶,然后到新余市场销售。近年来,他开始在汤湖租购茶园或购买鲜叶自己加工,为的是确保茶品的正宗和制作技艺的精良。

和所有的乡村一样,汤湖的夜晚万籁俱寂,整个世界好像沉睡了一般,地球也似乎停止了转动。

夜深了,汤湖大街上的一些房屋里,远处茶农的民宅内仍散射出稀疏的灯光,传出有节奏的机器声,在这寂静的夜晚特别惹眼和清晰。“这是茶农们在通宵达旦地赶制茶叶。”当地人告诉我们。

听说郭师傅也在炒制茶叶,带着好奇和兴趣我们欣然前往。郭师傅的制茶车间租用在一村委会的办公楼内,车间里弥漫着浓郁而又清新的茶香,杀青机、揉捻机、炒干机等制茶机器一应俱全,郭师傅带着三、五个茶工正在车间里忙碌着。山里的夜晚有些凉意,但郭师傅和他的同伴却穿着短袖汗流浃背。一位师傅正在200多度高温的茶锅里炒制手工茶,他的身子不停地起伏,双手不停地在锅里翻炒,头上冒着许多的汗珠,很是辛劳的样子。郭师傅说,手工茶在市场上要贵许多,但对技术要求也很高,在高温的茶锅里,炒茶动作慢了,茶叶会烧焦;动作太重了,茶叶容易碎;如果翻炒动作掌握不好,手就会触碰到锅底,烫出火泡,一个师傅一晚可炒制4~5斤干茶。听着这专业的讲解,看着这辛劳的场面,想着平常我们悠闲的品茶情景,我内心生出了些许感慨!

在这个茶叶收获的季节,汤湖两条并不十分宽广的街道每天车水马龙,人行熙熙,一片繁荣的景象。大大小小的茶叶铺密布在汤湖的大街小巷,铺面打着各色各样的店名,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茶叶,“正宗狗牯脑”“高山狗牯脑”“谢氏狗牯脑”等等。许多的铺子里满坐着品茶的人们,他们一边品着茶,一边介绍和宣传着自己的产品,在轻松愉快的气氛里交易成功。

在一家“茶王狗牯脑”茶铺前,我们驻足张望。“请进来品茶!我爸爸在里面。”一位正在清扫茶机长相俊俏的姑娘热情地招呼我们。店主人看上去有些阅历,不温不火、不卑不亢显得很是沉稳和气度。“我的茶喝下去,口里有东西。”他反复说着这句话,似乎是秘而不宣,又好像是故弄玄虚。我们疑惑地听着他的话语,细细品味着他精心冲泡的茶叶,茶汤一入口顿觉满口清香,回味甘甜,我们终于明白了他所说的“口里有东西”。墙壁上满挂着有关他与狗牯脑茶的照片,与唐国强、董卿以及他参加上海世博会获奖的留影。他告诉我们,他家里原来有100多亩茶园,现在只有30多亩了,为的是更好地把茶叶做精做细,他制作的茶叶限量销售。事后我们得知,他从事狗牯脑茶的生产经营已有40余年,他1975年进村委当村干部, 1998年当村支书至今,现在还是吉安市人大代表,可称得上是当地一位知名人物。

“徒弟”又带我们去了梁氏茶楼品茶,店主人姓梁,个头不高,年纪约40上下,是狗牯脑茶的第八代传人。他热情而又熟练地为我们冲泡着最好的狗牯脑茶,娓娓讲述着狗牯脑茶的历史和祖辈们创业的故事。他虔诚地说,作为狗牯脑茶的传人,继承和发扬先辈们精湛的制茶技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传承他们优秀的做人品德和诚信的经营理念。我为狗牯脑茶有这样优秀的传人感到欣慰!

狗头山是汤湖的标志性山头,狗牯脑茶也因此而得名。在汤湖大大小小山的半山腰建了许多的民宅,有如别墅般很是漂亮。沿着崎岖的山路,我们来到安村的一位茶农家里,他的家坐落在狗头山的半山腰,新做的三层楼房还没有来得及装修,屋子里很是零乱,显然是由于茶叶收获季节的忙碌而无暇顾及。紧邻屋子右边建有一个简易的制茶车间,安放着各种制茶设备。站在门口抬眼远眺,坝高75米的安村水库碧波荡漾,一行行梯田式的茶园整齐划一、碧绿苍翠,在屋子的右侧一股清泉从山顶倾流而下,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声,构成了一幅优雅的山水美景。屋主人从茶园里回来了,他告诉我们,昨天他通宵达旦地炒制了一晚的茶叶,今天一早一家老小又忙着在茶园里采茶。他进一步说,这个季节茶叶长势很快,50—60元一斤的采摘费都请不到人,心里着急得很,原先都是小姑娘采茶,现在45岁以下的采茶工都难觅其踪了。望着这满园细嫩碧绿的芽叶,由于无人采摘而即将老去,我们多少感到有些惋惜!

晌午时分, 汤湖的大街上人流明显多了起来。或背着竹篓,或拿着塑料袋、蛇皮袋;或1~2斤或5~6斤,人们捧着从早上开始采摘的鲜叶在汤湖大街上寻找买主。在一条小溪边的大樟树下,人群明显多了起来,原来这里是茶农们自发形成的一个鲜叶交易市场。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叶,毛茸茸、绿油油,可爱得很。来来往往的人群走走看看、看看走走,一边闻一边问,东扯西拉、讨价还价,在一片嘈杂声里完成各自的交易。“今天市场上的鲜叶90—110元一斤不等,到了明天就不知道了。”徒弟说。茶叶的时间性很强,“早采三天是个宝,晚采三天是堆草”,当天采摘的鲜叶又必须当天炒制完成,否则就会变质。我在内心祈祷茶农们的茶叶都能卖个好价钱!

又听说不少的客商看中了汤湖这块宝地,也看准了未来狗牯脑茶的市场,准备在汤湖投资建设狗牯脑茶交易市场,集茶叶经营、茶艺表演于一体,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平台。

祈盼着狗牯脑茶的进一步传承和发展!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