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贵重的命 蝉羽般薄轻

2018年04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春赏花

春天大家都去踏青赏花

被一朵一片花香缠住手脚

男女老少人人都喜花爱花

对一地落红表达着惋惜感伤

 

早春的花凌寒而开

赢得诗人们无畏的赞

晚开的花少了气场

迟暮的人依然孤芳自赏

 

书上说

花是植物的生殖器

花开了即可与春风受孕

而人间又有多少花儿错过花期

还未绽放即凋谢

还未成熟已果实

 

三叠泉

要看三叠泉,并不是那么轻松随意

你得先低着头向下走许多台阶

(泉水有多高,台阶就有多深)

如果你觉得累,中途可以休息

(学一学三叠泉一叠接一叠的停顿)

到了谷底,你得抬起头

才能仰视水的折叠和坠落的美

看够了,原路返回

你还得抬头攀登

这就是三叠泉形成及观看三叠泉的全过程

——美得如此艰辛

 

剔田螺

再坚固的盔甲硬壳和自我保护

田螺都逃不出一只手的随意抓捕

逃不出一口锅的蒸煮极刑

 

在一盘田螺成为美味之前

剔田螺就是一件苦差事

我之所以乐意接受

是兑换妻子河边之捡拾

 

我用二个小时剔了几两田螺肉

腰酸背痛不说

手指还被刺痛了几次

妻子回来后我问她

为什么田螺生前不咬人

死后还伸出了暗藏的针?

 

金鱼在缸里游着

田螺在桶里吐着

花卉在阳台绿着

这么多活生生的命

都住在我的家里

这么多生死难卜的命

仿佛都掌握在我的手里

想到这,我的所谓贵重的命

仿佛一下子蝉羽般薄轻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