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石”与“抱一”

2018年04月1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周敏生

作者参观傅抱石故居。凌厚祥 摄

作者参观傅抱石故居。凌厚祥 摄

艺术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是一些具有人格魅力的人,他们是社会的良知,也是时代敏感的神经,有着博大的人文情怀,超拔的精神境界,就连他们自取的名字、斋号,自刻的印章、座右铭等,都蕴含着艺术的真谛和生命的密码。傅抱石是我国现代著名的国画大师、美术理论家、美术史学家、美术教育家、金石篆刻家,堪称中国美术领域里的全才。他谱名中洲,字庆远,曾用名长生、瑞麟。1915年刚满11岁,就到瓷器店学徒,开始自学绘画、篆刻。1921年考入省第一师范,因从小崇拜两位画家,一位是石涛,另一位是吴昌硕(又名仓石),据说因而改名为抱石,自号“抱石斋主人傅抱石”。纵观其一生的艺术追求与精神塑造,“抱石”二字可谓最简洁而又最形象最深刻的诠释。

抱石故居。

抱石故居。凌厚祥 摄

一千两百多年前,南宋诗人陆游在镜湖边写下了“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石头说多卑微就多卑微,说多名贵就多名贵,俯拾皆是的叫石头,价值连城的也叫石头,它百变其身,万般形色,可钻木取火,能针砭入药;可垒墙造屋,能打磨器物;可镶嵌王冠,能收藏观瞻;可环佩裙裾,能镌刻玺章……在神话故事里,石头甚至可以补天浴日,镇妖降魔。石头随时随地可见,即使你身居闹市,远离山野,也很难与石头摆脱干系,走在大街上,抬头随便一瞥,说不定就会遇到一家珠宝(玉器)店,那里炫摆的多半是石中贵族。

石头最可贵之处是愚顽、质朴,静默、沉稳,玉石、钻石虽昂贵,但贾平凹先生的《丑石》,也“丑”得可爱,千金难买。我们常说坚如磐石,就是因为石头有顽强的意志力和定力,傅抱石首先是痴迷石头,他于1934年5月,在东京举行《书画篆刻个展》,正流亡在日本的郭沫若为他主持展览会的开幕式,抱石精湛的艺术和浓郁的民族特色的作品,又一次轰动了日本。特别是展品中有两方一英寸的鸡血石印。其中一方的边文竟刻了两千五百字的《离骚》,在放大镜下,字体清晰隽秀,极富韵味的美感,没有像石头一样的坚韧的毅力和滴水穿石的耐力是无法完成的,日本人惊叹这是中国艺术的奇迹,推崇傅抱石为“篆刻神手”,欲以巨款商购,抱石毫无所动,人们连连称奇,有人问他是怎么雕刻的,抱石幽默的回答:“我是用精神雕刻的”,于是,第二天的报纸上,就有了这样的新闻标题:“用精神雕刻的艺术家”。

白居易诗云:“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以石为友,历来是中国文人墨客的雅好。米蒂爱石到了痴迷的程度,据《宋史·米蒂传》记载,安徽无为县有一块外形奇特的巨石,米蒂见了高兴的大叫:此石足以让我膜拜,于是整理衣冠下跪,还念念有词地呼石为兄。此后,“米颠拜石”就成了历代文人手下的创作题材,出现在画作和雕塑中。抗战期间,傅抱石寓居重庆西部金刚坡,周围是重峦叠嶂,乱石穿空,他每天举目凝望,心潮难平,巴蜀的崖峙石耸,雄山奇水,为他体察、研究自然提供了极好的环境。壮丽的河山,点燃了一簇簇艺术的火花,他把“师古人”与“师造化”结合起来,创作了一批构思精熟,意境深邃,魅力雄迈,笔墨酣畅的作品。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研究所教授,画家何怀硕在《大师的心灵》一书中说:“在百余年来涌现的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八大画家中,我最喜欢的是傅抱石”,喜欢他坚韧不拔的意志,石破天惊的创造力,特别是“抱石皴”的新技法影响深远。

1958年出版的《傅抱石画集》,郭沫若曾为题签并手书序言:“抱石作画别具风格,人物善能传神,山水别开生面,盖于旧法基础之上摄取新法,方能脱出窠臼,体现自然”。这与傅抱石爱石崇石,从而爱山崇水有关。

自古而今,石姓名人很多,大画家石涛是其中之一,他生于1642年,卒于1708年。明朝皇室后裔,与朱耷、髡残和弘仁合称清初“画坛四僧”,存世作品有《搜尽奇峰打草稿图》、《竹石图》等,著有《苦瓜和尚话语录》。1644年清军入关,突如其来的大变故,改变了石涛的命运,那时他叫朱若极,是明靖江王朱亨嘉的长子,朱被杀后,宦官带朱若极逃出,辗转流落到广西全州湘山寺,出家为僧。从此世间再没有朱若极,只有一个自学成才的僧人石涛。当时石涛异军突起,对董其昌所引领的摹古风气不去理会,承袭传统之外,又强调造化为师,我用我法。他说:“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古之须眉不能安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安之我之腹肠。”甚至豪迈地宣称:“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改变古人的面目自创新法,这种呼声是对传统观念的挑战。他的一些著名艺术观,比如“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好画必须“精神灿烂”,直接影响了后世一批艺术家的创作,直至今日,仍然闪烁着现实主义的光芒。无怪乎画家齐白石这样评价石涛:“下笔谁教泣鬼神,二千余载只斯僧”。

傅抱石仰慕石涛而改名抱石,这里的“抱”,是持守的意思,即矢志不移坚持和守护石涛的艺术主张。画家吴冠中曾说过一段很有名的话:“中国现代美术始于何时,我认为石涛是起点。西方推崇塞尚为现代艺术之父,塞尚的贡献属于发现了视觉领域中的构成规律,而石涛,明悟了艺术诞生于‘感受’,古人虽也曾提及中得心源,但石涛的感觉说则是绘画创作的核心与根本,他这一宏观的认识其实涵盖了塞尚之所见,并开创了‘直觉说’、‘移情说’等西方美学立论之先河。这个17世纪的中国僧人,应恢复其历史长河中应有的地位——他是世界现代艺术之父。他的艺术观念与创造早于塞尚200年”。

石涛的《画语录》,在当时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强调艺术贵在创新,嘲笑那闭门造车还要开宗立派的人,淋漓尽致的批判了仿古之风。扬州八怪或多或少受石涛的影响,如代表人物郑板桥,善于画兰竹菊石,也偶尔画梅,笔法直接取法石涛,他的作品剪裁构图崇尚简洁,笔情纵逸,随意挥洒,苍劲豪迈。现代画家张大千平生也是最爱石涛,收藏石涛作品多至百余,有时为一幅名迹,不惜倾囊以付,著名学者傅申先生在《大千与石涛》中写道:“大千是历来见过和收藏石涛画迹最多的鉴藏家,绝对不是夸张之词,不要说举世无双,以后也不可能有”。20世纪上半叶,那么多中国画家推崇石涛并非偶然。那个时代,社会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变,绘画方面萎靡颓废的状态也亟需改变,艺术家们渴求一种恣意纵横、有所创新的精神品质,于是石涛反对摹古、反对保守的主张便成为画坛高扬的旗帜,不仅是他,八大山人(朱耷)这类狷狂奇才都很受追捧,画坛的偶像由“四王”变为“四僧”(即石涛、八大山人、髡残和弘仁),理论界的偶像则由董其昌变为石涛,傅抱石对中国的美术史作过深入的研究,而且还是研究石涛的专家,他所著的《石涛上人年谱》一书,至今仍为研究石涛的圭臬。因而改名“抱石”就不足为奇了。石涛有个号,叫作“苦瓜和尚”。据传他餐餐不离苦瓜,甚至还把苦瓜供奉案头朝拜,这种感情,与石涛的经历、心境密不可分,幼年不谙世事时,石涛就从皇室贵胄成了平凡僧人,他本来过着类似隐居的生活,常伴青灯古佛,但非凡的画艺注定要让他脱颖而出,经过300年岁月的打磨,石涛的光彩愈见夺目。不得不说,一个人身世的不幸,而成就了艺术史上的大幸。

抱石的画很多属于“神品”兼“逸品”。如果没有矢志不渝,始终如一的崇高追求,没有真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艺术操守,是不可能达到的境界,从某种意义上说,“抱石”就是“抱一”,“抱一”出自老子的《道德经》,文字虽简,却颇耐咂味,何谓“抱一”?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理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陶渊明和王维的“抱一”;“语不惊人死不休”,“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是杜甫和贾岛的“抱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是岳飞和辛弃疾的“抱一”……而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一切以人民为中心,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抱一”!

1959年4月,傅抱石接到通知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画,以迎接建国十周年大庆。5月初,他和画家关山月分别前往北京接受任务,并到人民大会堂作现场考察,画的题材是由周恩来总理提出的,表现内容为毛主席的词《沁园春·雪》,画题是《江山如此多娇》,一定要在4个月内完成至少7米宽、5.5米高的巨画。傅抱石以“抱一”的信念,五易其稿,终成大器,有一天,陈毅、郭沫若、吴晗和齐燕铭来了解他们创作的进度。当时,他们的草图一稿、二稿、三稿、四稿却未能通过,抱石夜不能寐,以酒解乏,终于在抱定不完成使命死不罢休的意志下,草拟的第五稿终于通过了,在全面展开作画时,他把东方饭店2楼的会议厅改为画室,由荣宝斋特制了一米多长的大笔和排笔,并用五六个大号的脸盆作为调色盆。他们用的是精神与魄力去画的,他们不分昼夜地工作,直到9月下旬,才算基本完成,适逢毛主席从外地回京,亲自题写了“江山如此多娇”六个字,赶在国庆十周年的盛典之前挂在了新落成的北京人民大会堂,没有崇高的信仰,执著的定力;没有“抱一”的信念,决断的勇气,没有对祖国河山深沉的爱恋,是无法完成这里程碑式的巨作。

我曾经在南京艺术博物馆里的傅抱石纪念馆久久凝望,一步步走进他的国画意境之中,但他的精神高度,我可望不可及。他9岁失父,生活极为艰辛,全家靠母亲白天修伞,晚上给人浆洗衣服的微薄收入艰难度日,抱石从小体味到人间的疾苦,发愤读书,以篆刻金石的顽强毅力,走上艺术的顶峰。我反复在思考,抱石留下的难道仅仅是价值连城的画作,他留下的精神财富,更是无价之宝;我又常常在拷问,为什么有人热衷于名人的籍贯地,而忽视了名人的精神祖籍,灵魂祖籍,今天,我们呼唤与时代价值相互游荡的抱石精神!

“抱石”与“抱一”,是我们这个民族稀缺的元素,古人云:“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傅抱石一心通过振兴艺术来振兴民族精神,他拥有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承传统之学,开艺术新境,期间付出了多少艰辛?又承受了多少心灵的煎熬?“丹青难写是精神”,傅抱石的精神遗产,在新余再铸“工小美”的生动实践中,该如何去赓续与弘扬!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