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樱花盛开时

2018年04月1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邵俊利

又到一年春光好,走进单位大院,只抬头一望,迎面树上的樱花不知何时已悄然盛开,那满树的绚烂一映入眼帘、便迅疾占领心房,瞬间将人俘获。那是怎样一种美,当下竟无法在脑海里搜寻到任何词句来表达,许是因这满树的樱花开得太突然,或是这破旧的老楼突然多了一份明媚,总之,这样一片盈盈的花海,着实给了来往小院的人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伫立樱花树下,凝眉仰望,那一片或粉或白的小花开得正欢,纯净的花瓣,娇嫩的蕊芯,盈盈身量浮在苍劲的虬枝上,随风摇曳,尽显花的美好,枝的有力,还有树的担当。樱花生来花小色柔,不似牡丹娇艳,不同莲花孤冷,它开得温柔、迷醉而沉静,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怜爱。它这样弱小、稚嫩,又天真浪漫,一点不咄咄逼人,不气势凌人,然就是因这柔弱可人,叫人来不及防备,顷刻间便沦陷在它粉白的绚烂里。我徘徊着,思索着,不知是樱花绵延的香气让我留恋,还是它绚烂素雅的颜色使我心醉,抑或是知晓它盛极一时开放的美好终究无法长留,我久久注视这娇嫩的花朵,心里竟生出些许剪不断、理还乱的怅惘与不舍来。

人人都赞樱花美,单看有些淡薄羸弱,远看却又似泼墨晕染,浑然一体,粉白之间散发着令人眩晕的迷人魅力。这是集聚的力量,源自于樱花长年静默蛰伏,只在春意撩人之时尽情绽放。一树樱花,尚需经年累月吸纳养分精华才能开得绚烂,一件事情倘想做好,何尝不需日久磨砺方能功成。新余文化事业如今欣欣向荣,正如文广新局院内开得正盛的樱花,然这春色满园的文化盛况里,离不开所有可敬可爱的文艺工作者们夜以继日的辛勤耕耘与刻苦专研,正如樱花绚烂只在一季,光彩夺目的舞台也只在一宵,但若没有经年累月的积淀付出,不经岁月苦寒的捶打磨砺,任是花,还是人,终将无法演绎那激动人心的美丽瞬间,收获那份沉甸甸地对人与物的深深敬意。

好花总有开尽时,灿烂一过,那片片花瓣随风摇曳,飘逝凋零,空余花对树的依恋,树对花的深情。总在某个日子,春雨携着樱花雨落地,轻轻悄悄,欲说还休。樱花美,本不只在它开得绚烂,沉寂、萌发、绚烂、凋零的全过程,不能割裂,无法分离。一如樱花之美,经过风雨的洗礼,些许落入泥土,些许傲然枝头,在新余文化的艺术长河里,多少艺术家已离我们远去,多少艺术家还坚守创作,虽韶华不复,然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艺术的热爱与执着,一直在感染着一批又一批的后来者,让新余文化之树常青,艺术魅力长存。

时光流转,岁月更迭。转眼间,这些静默可爱的樱花树与小院已携手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小楼在这里多久,就装载了多少人曾来而往之的珍贵回忆,这珍贵回忆里,除却工作点滴的酸甜苦辣,那每年盛开的樱花必是其中最动人心弦的篇章。回味间,才知晓能在这繁华都市里,栖身青砖白墙间,伏案质朴老楼里工作,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休憩间隙,从泛着青苔的木质窗户里,循花望去,注视那一抹云霞锦簇、似烟似雾,当真一凝望,便倦意全无,满满的幸福感就这样徜徉开来。

都说景色怡人,一个地方,倘若景好,对于人、事、物来说,都是极好的。于此,单位的小院与小楼,也算的景致好的一处了。虽有些年头,难免破败老旧,但院内花红柳绿,莺啼鸟鸣,晨光雨雾沁人心脾,沐浴其间,即便工作繁冗琐碎,劳神费力,但亦紧亦松,张弛有度,怎能不让人感受到生的希望,快乐的可贵;浸润其间,让生机勃发的感染力焕化为催人奋进的正能量,就连院内那开得芬芳绚烂的樱花也被省旅发委推荐为全市赏樱胜地,想来,这神清气爽的宜人氛围,着实让身处期间的人如沐春风,无时不刻都在升腾起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带着这盎然朝气,向着那光明灿烂的大好前程一路向前,踏步高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经年流转,新旧更替,时间也许改变了容颜,但未曾改变的是情怀和渴望,一如那绚烂明媚的樱花,落红之时回归泥土,来年又是满树芬芳,新余文化的传承还在继续,文脉的流传未曾停歇,滋养新余文化之树矗立常青。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