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好男人

2018年03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陈娉舒

前不久,到朋友新居做客。她家的装修旷日持久。几乎所有物件,都是小两口反复斟酌、“货比三家”才得以进家门。家里的“捷达”常常在一天内从北五环的家往南三环某家居城跑上三个来回,一趟来回少说四五十公里的搜寻目标,无非是一个毛巾架子,或者就是马桶边的一件小地毯。“车夫”自然是男主人,不但当车夫,还捎带“肩扛手拎”当了几月的搬运工。

新居果然透着精致。两个特“小资”的卫生间引来客人们啧啧赞叹。几处墙体装饰,画龙点睛的装饰效果一眼可见,其工艺难度却也是明摆的。女主人的话让我吃了一惊:“都是我老公自个儿弄上去的!整个初装修后,他就不让工人进卫生间的门,怕他们做得不细。全由他自己琢磨着,量尺寸、买来成套的冲击钻,一点一点做!”

连接小跃层长长的楼梯,被铺上一层薄薄的地毯,地毯在每一级台阶均被钉紧,踩上去很舒服。这活儿显然也不是随手捻来的易事,需要跪在一级级台阶上,丈量尺寸,一点点捋平、固定地毯,小心翼翼地钉……果然,又是男主人的“杰作”。

众人环顾这个处处写着“用心”二字的新家,“你家老公真能干”的惊呼声夸张地把百余平方米的屋子“充塞”得拥挤不堪,女人们长吁短叹的一个主题是:顾家的男人是新好男人!

身边的顾家男人似乎一夜间茁壮成长。

一位朋友,在一次40多天长途差旅中,走到哪儿,给自家的东西就买到哪儿。在大理,他买各种各样的扎染布,说回家做台布、门帘、窗帘;到丽江,他买各色精致的小包、小中式衣服;到青海日月山,他精挑了不少藏式挂件……而这一切,全是为自己女友准备,没一样他自己的东西。让我们这些同行女伴不服气的是,这位40多岁的大男人,所挑的东西大多比女人买的要好看且便宜。这还没完,一路走来,这位朋友很集中的一个话题就是他那幸福的家。

另一位看起来粗枝大叶的男士,被我在商场多次“撞见”陪太太闲逛。太太热爱上水煮鱼、香辣蟹,不吃辣的他回回陪着排长队,因为他高兴看到太太大快朵颐的馋样,说那样子像孩子,自己看着开心。

不要以为这都是些无所事事的男人,相反,他们各自有着不错的职业和收入,是整日忙忙叨叨的“职业男性”。

最近一项调查好像印证了我的发现。调查说,时下的“新男性”被定位为“在社会重大转型时期被寄予重大社会期望的角色”,但这类新男性与传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人物迥然有别的是,他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尊重和体谅女性”“脾气好”“对太太忠心”“家务好手”等被男人女人共推为理想男性的标准。有趣的是,十大城市的调查中,每5名中国城市成年男性——不止白领还包括在校生、下岗职工、蓝领工人,就有一人自认是“新男性”,同样,五分之一的女性认定自己的先生或男友是能上厅堂能下厨房的“新好男人”。

这些关于新好男人的说法,让我联想到另一类“男人”。在一些男人或女人的眼里,所谓“男人”,好像就是胡子拉碴、眼神冷傲、不修边幅,身上得有一些烟草味道甚至汗味体臭味,以示“血气方刚”;要不然,就是挣钱多多,让女人开“法拉利”住TOWE HOUSE,有很强“养家能力”……不这样的雄性直立行走动物,就是没血性没本事的“中性男人”“雌性男人”。

但以我有限的认知,我总觉得,上述的“血气方刚”和“养家能力”,仅仅是一张“男人”的“外壳”,“强努着”披着这层“外壳”,却反而容易忽略“真男人”应有的“内核”,比如说正直善良,比如说做事有担待、有责任感,等等。

因此,周围“顾家男人”的涌现,男士们自认“新好男人”的那份坦然,理想男性的新标签,都让我感动——所谓真男人的衡量标尺,在我看来,正在回归本真。它与男人长得白净还是粗犷无关,与男人的职业和收入无关。

张镐哲唱道,“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孤单单看不见幸福会来的方向”。我以为,这是恋爱里的好男人,多情而周全。

而婚姻里的好男人,他的情感表达比这深沉。他不一定记住你的生日,不一定在结婚纪念日“作秀”地送中规中矩的礼物带你吃烛光晚餐,不一定能让你戴名贵钻戒住大房子。他可以仅仅是一个愿意替你扛煤气、修马桶的男人,一个把你放在心里然后出差走了的男人,他会在电话里叮嘱你别不舍得花钱,但他归家时却可能两手空空。这都没有关系。他一定得热爱生活,他做你爱吃的一切,即便你已不再苗条;他帮你拖地抹灰,即便你们只有陋室一间。和他在一起,每一个平庸的日子都能过得活色生香,从不觉冗长乏味,而只怨时光太短。

如果你身边站着这样一位男人,你已经在幸福中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