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蓄一生的爱

2018年03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王征宇

听勃拉姆斯《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我仿佛真的感受到他未曾宣诸于口的对克拉拉的深爱,感受到他羞怯含蓄地对于爱情的表达和理解,因此动容而唏嘘。勃拉姆斯说,这是给克拉拉画的一幅肖像。真是这样的话,这无疑是表达爱情的绝美佳作。

音乐家中,勃拉姆斯犹如坚守古法的耕耘者,孜孜不倦,保持和继承德奥的古典传统。一辈子也不屑去学怎么投机取巧,给自己耕作的作品,加点流行元素,以便能更快地讨好市场。他不满意而烧掉的谱子远多于面世的。他的第一交响曲足足打磨了20年。其思虑之凝重、抉择之徊徨、意蕴之丰厚,有“贝十”(贝多芬并未完成的第十交响曲)之美誉。我每次聆听勃拉姆斯,都感觉在享受一场高强度的精神徒步。

勃拉姆斯的严谨和执着是出了名的,最直观就是他对待感情。一辈子只爱他的师母克拉拉。这份爱,没有肉体的亲近,只有精神的倾慕。他充满担当地照顾病重的舒曼,抚养他们的孩子,资助克拉拉音乐会。他给她写了无数的情书又没有寄出。在从舒曼去世到克拉拉死后这43年里,勃拉姆斯每完成一部创作,就都把手稿寄给克拉拉。勃拉姆斯终身未娶,但一生有爱。

虽然有自己的坚守和不可动摇的信念,但生活中的勃拉姆斯并不是傲慢不可接近的。他和蔼又风趣。一把大胡子的勃拉姆斯,很像圣诞老人。他可能是作曲家中最喜欢孩子,同时也最被孩子们喜欢的一位。每次,他叼着雪茄出门散步,总要在肥大的上衣口袋里装满糖果。维也纳街头玩耍的孩子们,老远一看到他走过来,就排队跟上去要糖果吃,或干脆伸手到他口袋里,摸上两三颗糖,欢叫着离去。

勃拉姆斯在法兰克福逗留时,有个银行家邀请他到家吃饭。主人高兴而充满自豪地把勃拉姆斯迎进家门,说为了这令人高兴的时刻,我从酒窖里拿出了最好的名酒请你品尝。这是我葡萄酒中的勃拉姆斯。勃拉姆斯尝了一口美酒,说,最好还是把贝多芬拿上来。

在音乐的表现力上,勃拉姆斯也不是一贯的沉郁晦涩。比如温柔恬静的《摇篮曲》等,都不缺对生命含情的注视。我猜,勃拉姆斯是幻想过和克拉拉在一起的吧。离开是非舆论,隐姓埋名去民间,像普通男女那样我作曲你弹琴,过安静的生活。或许在写《摇篮曲》的时候,他也想过要一个孩子,教他习谱弹琴。虽然,拥有崇高品质的勃拉姆斯将这些梦想都付诸音乐。但,这并不等于说,他是个怯懦的、不敢追爱的人。勃拉姆斯说过,我最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