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灿的油菜花

2018年03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金灿灿的油菜花

河川的油菜花开了。

周末闲暇,和友人相约,驱车三十余里来到河川。阳光明媚,清风徐来,广袤的田野上,是太阳大把大把播撒的金币,又似金黄的火焰在纵情燃烧。“凌寒冒雪几经霜,一沐春风万顷黄。映带斜阳金满眼,英残骨碎籽犹香。”置身于河川的百亩油菜花海,我不禁想起了著名作家孙犁这首题为《菜花》的诗。

前来赏花的人不少,三五成群,呼朋引伴。在春日阳光的逗引下,人的情绪便容易高涨。女人展露出曼妙的身姿,寻找着不同的角度定格美的瞬间,然后迫不及待地发送到朋友圈里;小孩难得有这样张扬的机会,在松软的田埂上摇摇晃晃地奔跑,或者对着一只勤劳的蜜蜂大呼小叫。

旁边一位老人,让我心生疑窦。老人端坐在轮椅上,正眯着眼看油菜花。他戴着一顶旧布帽,脸色黝黑,岁月的风霜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他的嘴巴有点歪斜,嘴角却紧绷着,透着坚毅的神情,像一尊安放在岁月深处的雕塑。

到乡野踏青,亲近自然,放松心情,多是城里人的休闲方式。这位老人,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带着疑问,我与老人攀谈了起来。

老人告诉我,他是河川的村民,两个月前突发中风,不过还好,老天爷不收。现在这毛病也不太碍事,医生说,不要多久,他还可以下地走路。只是他一直放心不下田里的油菜,今天天气好,就叫老伴把他推到路边来看一看。

“你看,油菜花开得多好啊,金灿灿的,每一朵都在咧着嘴笑呢。不过,往后要做的事还不少,拔草、收割、晾晒。我种了三亩多地,就眼前这块地,都是我种的。”我看到,这块地的油菜长势明显比旁边要好些,叶片更大,花也开得更热烈。老人又说:“也不全是我的地,有别人家的一亩多,人家不愿种,都在城里打工赚钱。我想,让地闲着算什么回事呢,就一起种下了。”

我说:“您有七十高龄了吧,还种这么多油菜?”

老人说:“今年七十二了。以前吧,一到冬闲,这田就撂荒,得有上十年没过种油菜了,种油菜没收益呀!儿女们也反对,说几亩油菜值不了几个钱。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受累。去年,政府动员大家大种油菜,说要把这里变成百亩油菜花海,发展乡村旅游,吸引各地方的人来旅游。村民搞搞餐餐饮,做点小生意,不出村庄就可以赚到钱,多好啊!我是一名老党员,只要党和政府有要求,我就坚决响应。庄稼人不就是种地的么,这点累算什么,还不跟玩似的?”

老人脸上变得柔和起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人们说:“你看,这么多城里人都来玩了,那些小孩玩得多高兴呵!大家高兴,我就高兴。”

“这要感谢您老的辛勤劳动啊!”我由衷地说。

“只要身体允许,明年啊,我还要种更多的油菜。”老人说。

老人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不懂诗意的生活,也不解春的风情。在他朴素的观念里,油菜,只是一种收获后能够榨油的农作物。但谁又能想到,今天,他成了美的创造者和传递者。

我将目光投向远处,小小的油菜花,平凡而质朴,每一朵都不起眼,但汇成金灿灿的一片,便有了磅礴的气势和力量,让人感受到新时代春天无穷的光耀与伟力。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