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标

2018年03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周敏生

在游子眼里,在所有寻找乡愁的人们心中,地名是回家的路标,它与人名一样,写在族谱里,刻在石碑上;它承载丰富多彩的文化信息,赓续千百年来的情感传承,不会随时间推移而消失。一个长期形成的地名,其实就是那个地方的标识与符号,使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有了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即使远在他乡,人们也难以忘却故乡的名字。我们常说珍爱乡愁、寻找乡愁,这乡愁首先是融入在地名之中,曾听民政局的干部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兵到了台湾,因身体不好,一直没能回到大陆、回到故乡,就让孩子回来寻根,找他生活过的地方。孩子归来,根据老兵提供的地名按图索骥,却难以找到,原来这个地名改换了。最后,找到民政局,翻阅档案,才找到原来的地名。那位老兵,后来写了封感谢信,其中一句“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标”,令人深思。

近三十年来,我国有六万多个乡镇名称和四十多万个村庄名称被改换,另有上百个城市更名,比如“襄阳”改为“襄樊”,“荆州”改为“荆沙”,“徽州”改为“黄山”等。说起襄阳,新余人就会想到习凿齿,他是东晋襄阳人,杰出的文学家、史学家和思想家,其前半生在湖北襄阳打拼,后半生在江西新余白梅村隐居。王维诗赞:“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杜甫诗曰:“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说起荆州会想到“大意失荆州”;说到徽州,会想到汤显祖的“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试想,如果将“襄樊”“荆沙”“黄山”在古诗词中更换,今人与后人的感受如何,假如诗人九泉有知,也不会答应的。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名早就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存在于史书、碑刻、文学经典之中,轻率将之更名,许多文化信息随之消解。人们对于地名有着历久弥新的情感,这种情感既是个人的家族的,更是地方的和民族的,诸多地名情感的滋生、蔓延与丰富,才构成一个民族的文化自尊,增强了一个国家的文化自信。

我曾翻阅了一些地方志和族谱,发现许多包含文化意蕴的地名、村名被更改,或被同音简化,仅以新余为例,分宜县的“桑林”同音简化为“双林”,洞村的“枣木山”同音简化为“早木山”,渝水区罗坊的“暇邨”同音简化为“下寸”,仙女湖区河下镇的“醴泉”同音简化为“礼泉”,珠珊的“㙦里”错写为“斜里”,良山的“庙山”同音简化为“妙山”,“上木源”同音简化为“上木元”,“圜世岭”同音简化为“源始岭”;尤其是“鹳巢”同音简化为“观巢”,据《新喻县志》《张氏族谱》等记载,鹳属鸟类的一属,形状像白鹤,生活在水边,孔目江生态优美,水清江澈,鱼虾繁多,岸边水草丰茂,常见鹳鸟觅食。传说鹳仰头而鸣叫则天晴,若低头鸣叫则下雨,能预报天气,江边的老百姓十分喜爱这种吉祥鸟,将鹳聚集最多、不断繁衍生息的地方叫鹳巢村,后村设乡改镇。具有鲜活文化生态意义的地名,可能是因为书写麻烦,将“鹳”改为“观”。我曾写下一幅楹联,将“鹳巢”两字嵌入联首,联云“鹳鸣青山晴雨表,巢结绿枝天地心”。镌刻在鹳巢村的门楼上,鹳鸟知民情,解民心,就像晴雨表一样,告知孔目江畔的子民,顺天意,济苍生,于是世世代代,耕作丰稔,旱涝无忧。有些古村落厚植着耕读传家、忠信求达、乐善好施、和贵生财等中华传统价值观念,例如“醴泉”,本是冒出甜酒的泉,民间至今还传说一个村妇,每天给过路的行人提供甘冽的泉水,后遇上高人,感其慈心善念,于是施法点化为酒水,每天冒出的是香喷喷的甜酒,这个故事具有正能量,“醴泉”就在仙女湖旁边,至今仍然长年不断地涌出泉水,完全可以打造一个景点。我认为“醴泉”的村名恢复需要一些代价,但这口井完全可以恢复“醴泉”的名称。具有悠久历史的罗坊“暇邨”,“暇”是空闲的时间,“邨”是村庄,有空闲的时间到这个村庄来赏光,或者说这个村庄的村民大都有空闲的时光,这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村庄,历史上出过许多大人物,也是目前罗坊集镇所在地,应是先有“暇邨”,后有罗坊,可惜用了一个“下寸”来代替,令人匪夷所思,深感惋惜。

地名是故乡的文化符号,是承载乡愁和凝聚认同感的“容器”。更改地名有许多原因,有的是缺乏文化意识,图书写方便;有的是受政治气候的影响,诸如文革中就大量的更改地名,“东风”“团结”“劳动”等地名比比皆是;有的则认为地名没有新意,如我省武宁县的“丝萝山”位于赣鄂边界,海拔1329米,面积20多平方公里,后改名为“太平山”。根据《丝萝山志》记载:“以其坐楚向吴,山形五龙团顶,云气盘结,离奇万状,群峰环绕如丝萝”而得名;有的则是一些地方官员搞封建迷信,如某地因“骆马湖”有“落马”的谐音而改为“上马湖”,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改名换牌必然耗财费力,耳熟能详的地名一夜之间消失,不仅给群众的出行和生活带来不便,也丢失了一个时代的群体记忆,我市将“毓秀山”恢复“仰天岗”的地名就是一个例证,新余人无论身在何方,或者其他风物容易淡忘,但说起仰天岗,便历历在目,一种文化自信油然而生。最近在全国地名文化建设与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研讨会上,专家们认为,要加强地名文化资源调查,加强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弘扬优秀地名文化,同时要加强地名文化产品开发,推动地名文化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地名是乡愁的心理起点,勾不起乡愁的地方,不是真正的故乡,找不到地名的地方,也就迷失了故乡。当然不是所有的地名都必须恢复旧名称,要对地名进行一番梳理,让地名具有历史沿袭性,富有传统文化的特点,该恢复的果断恢复,保护好地域文脉,呵护好回家的路标,让乡魂不丢“魂”,乡愁不剩“愁”,不断增强传统文化的魅力和生命力。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