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物

2018年03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信物

那天,阳光很好,她的心情也不错。

她和一群女孩有说有笑地在食堂吃饭。不经意间,疼痛像一只早已隐藏在腹中的怪兽,开始猛然发威,撕扯每一根神经,穿透五脏六腑。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她脸色惨白,几近昏厥。一群女孩吓得花容失色、手足无措。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大家张皇失措,议论纷纷。只有他,一言不发,果断分开人群,背起她往学校附属医院跑。

她患的是急性阑尾炎,需要住院治疗。他帮助她办理住院手续,将她背上背下,上诊疗室、化验室、照射室,然后又到了住院部。她虽然很痛苦,但趴在他的背上,她感受到了一种依靠,宽厚的、坚实的依靠。

他们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交往,逐渐建立了恋爱关系。通幽曲径,清风湖畔,绿荫深处,常可见一对翩跹的蝴蝶双栖双飞。她开玩笑说,你这一背,可能要背我一辈子罗!他憨憨地一笑,猪八戒背媳妇,求之不得呀!

大学生活是那样的温馨而短暂。毕业后,带着对她的无限依恋,他无奈地选择去了南方。而她,迫于家庭的压力回到老家,找了一份银行的工作。

车站送别时,他交给她一样东西。他说,梅,我不能买什么贵重的东西给你,这个,就算我们的定情信物吧。她颤抖着手打开一层层的包装,竟然是一把小挂锁。

他说,是梅花牌的,我跑了好几条街道。

她把锁放在掌心,小心地摩挲着。这是一把包梁铜锁,小巧精致,泛着金黄的光泽,下部印有两个黑色的字:梅花。她看着他,不说话,满眼柔情。她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梅花牌,因为,她的名字中有一个“梅”字。

我喜爱梅花,因为她高洁傲岸,不惧严寒。希望我们的爱情像这朵梅花,能经受住任何风吹雨打、风刀霜剑,依然挺立在枝头,绽放芳香。

她轻咬下唇,点点头。你别忘了我,给我写信吧,多多地写,我会把它一封封藏在小箱子里,再用这把锁锁上,等着你回来。她有一只漂亮的小箱子,祖传的。小箱子半尺见方,花梨木材质,上盖有阳刻的寒梅图:数支梅花,凌寒开放,似有暗香袭人。正面镶有梅花形状的铜质锁片,由于年代久远,锁片泛出青绿的颜色。

他抓住了她的手,好像怕她飞了似的。好的,用这把 “梅花”锁牢固地把我锁在里面,我的心是属于你的,绝对不会出走。我也不许别人走进小箱子,你能答应我吗?

她轻微地“嗯”了一声。

他愧疚地说,梅,对不起,我现在只能送你一把锁,将来,我一定会送你一枚漂亮的钻戒。

她眼中泛出了泪光。我不要钻戒,钻戒虽贵,真能代表永恒么?只有彼此为对方锁住自己的心,才能永结同心、天长地久啊!

站台昏暗的灯光下,周围的世界消失了,一对身影长久地紧紧相拥。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