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一样

2018年02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吴浚考虑再三,决定给李开昶去个电话。

李开昶是吴浚的高中同学,在广州经营一家塑料制品公司,据说身家达到几千万。在这一拨高中同学当中,李开昶算是混得不错的一个。

这次,吴浚陪领导来广州办事,由于事情办得不太顺利,得在广州耗上几天,时间宽裕到无所事事。机会难得,正可以在广州多转一转,到亲戚朋友或者同学那儿走动走动。领导在广州有些人脉,由吴浚陪着,拜访过他的三个熟人,有同学,也有故交。由于多年不见,大家甚是热情,吃住都在星级酒店。其中有一个开贸易公司的同学,不但请他们吃了海鲜大餐,还拉着他们去皇朝御园泡澡,再到KTV一展歌喉,折腾到夜里一点多钟才回宾馆,好好地享受了一回人生。

不能光沾领导的光啊,自己也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吴浚想,他也应该安排一两次活动,否则,领导心里会咋想?认为自己没能力,或者不谙世事。吴浚好歹也上过大学,这一路下来,同学确实不少,天南地北都有。吴浚在广州也有好几个同学,但都是听人说起过,平常没有联系。吴浚在读书时就很木讷,和同学交往不多,后来参加工作,一直在乡镇机关,发展得很不顺,前年才调到县里。现在手头上只有李开昶的电话,要找的话只有找他了。

前年国庆节,李开昶回过一次老家,由原班长现在的杨局长做东,在西湖宾馆晏请他,杨局长把吴浚叫了去。因为都老同学,见面很亲近,喝酒的场面便十分热烈。李开昶喝了不少酒,情绪高涨,拍着胸脯说,各位老同学,以后大家只要有机会来广州,一定要来找我,如果到了广州不来找我,就是瞧不起兄弟。大家纷纷响应,一定来,不宰你一顿,都对不起这三年的同学情谊。李昶拍着桌子大喊,对,够兄弟,来了,我请你们吃海鲜。

吴浚拨通了李开昶的手机:“李总,你好,我是吴浚,高中同学。”

或许是李开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说:“啊,你好你好,老同学有什么好事?”

“我现在在广州,到了你的地盘,想过来看看你,方便吗?”吴浚不想绕圈子,把话直说了。

“哎呀,不巧啊,我在哈尔滨出差呢,得四五天才能来。”

失望、沮丧,像一群黑乌鸦呼啦啦地飞过头顶。吴浚还能说什么呢,胡乱地敷衍了几句,匆匆挂了电话。

最后的一线希望也泡汤了,吴浚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办法安排领导,对于领导投来的疑怪的眼神,吴浚只当是没看见。

中午,吴浚在宾馆休息,突然接到杨局长的电话。杨局长说:“老吴你在广州逍遥快活,也不带兄弟一起去。”

吴浚挺纳闷:“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

“呵呵,我关注了你微信朋友圈。”杨局长说,“我刚到广州,趁今天下午有空,我们找李开昶去,宰他小子一顿。”

吴浚说:“他可能出差了吧。”

“没有,我已经跟李开昶联系好了,他马上会开车来接我。”杨局长说,“老吴你把宾馆的地址发给我,我们来接你,你就在宾馆等着,和你一起的还有谁,都去。”

怎么会这样?吴浚把手机丢在床上,顺势也倒了下去。

电视机里传来歌声:“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歌曲很长,吴浚不知道还唱了些什么,只有这一句听得特别清楚。是啊,不一样,我们不一样。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