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亲

2018年02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丰子恺

楼窗下的弄里远远地传来一片声音:“咿哟,咿哟……”渐近渐响起来。 

一个孩子从算草簿中抬起头来,张大眼睛倾听一会,“小鸡!小鸡!”叫了起来。四个孩子同时放弃手中的笔,飞奔下楼。 

我扶起他们所带倒的凳子,拾起桌子上滚下去的铅笔,听见大门口一片呐喊:“买小鸡!买小鸡!”其中又混着哭声。连忙下楼一看,原来元草因为落伍而狂奔,在庭中跌了一跤,跌痛了膝盖不能再跑,恐怕小鸡被哥哥姊姊们买完了轮不着他,所以激烈地哭着。我扶了他走出大门口,看见一群孩子正向一个挑着一担“咿哟,咿哟”的人招呼,欢迎他走近来。元草立刻离开我,上前去加入团体,且跳且喊:“买小鸡!买小鸡!”泪珠跟了他的一跳一跳而从脸上滴到地上。 

孩子们见我出来,大家回转身来包围了我。“买小鸡!买小鸡!”的喊声由命令的语气变成了请愿的语气,喊得比前更响了。他们仿佛想把这些音蓄入我的身体中,希望它们由我的口上开出来。独有元草直接拉住了担子的绳而狂喊。 

我全无养小鸡的兴趣;且想起了以后的种种麻烦觉得可怕。但乡居寂寥,且让这个“咿哟,咿哟”来打破门庭的岑寂,当作长闲的春昼的一种点景吧。我就招呼挑担的。 

他停下担子,揭开前面的一笼。“咿哟,咿哟”的声音忽然放大,但见一个细网的下面,蠕动着无数可爱的小鸡,好像许多活的雪球。五六个孩子蹲集在笼子的四周,一齐倾情地叫着“好来!好来!”

一瞬间我的心也屏绝了思虑而没入在这些小动物的姿态的美中,体会了孩子们对于小鸡的热爱的心情。许多小手伸入笼中,竞指一只纯白的小鸡,有的几乎要隔网捉住它。挑担的忙把盖子无情地冒上,许多“咿哟,咿哟”的雪球和一群“好来,好来”的孩子,便隔着咫尺天涯了。孩子们怅望笼子的盖,依附在我的身边,有的伸手摸我的袋。

我就向挑担的人说话: “小鸡卖几钱一只?” “一块洋钱四只。” “这样小的,要卖二角半钱一只?可以便宜些否?” “便宜勿得,二角半钱最少了。” 他说过,挑起担子就走。大的孩子脉脉含情地目送他,小的孩子拉住了我的衣襟而连叫“要买!要买!”挑担的越走得快,他们喊得越响。

我摇手止住孩子们的喊声,再向挑担的问: “一角半钱一只卖不卖?给你六角钱买四只吧!” “没有还价!” 他并不停步,但略微旋转头来说了这一句话,就赶紧向前面跑,“咿哟,咿哟”的声音渐渐地远起来了。 

元草的喊声就变成哭声。大的孩子锁着眉头不绝地探望挑者的背影,又注视我的脸色。我用手掩住了元草的口,再向挑担人远远地招呼: “二角大洋一只,卖了吧!” “没有还价!” 他说过便昂然地向前进行,悠长地叫出一声“卖——小——鸡——!”其背影便在弄口的转角上消失了。我这里只留着一个号啕大哭的孩子。

对门的大嫂子曾经从矮门上探头出来看过小鸡,这时候便拿着针线走出来倚在门上,笑着劝慰哭的孩子说: “不要哭!等一会儿还有担子挑来,我来叫你呢!”她又笑向我说: “这个卖小鸡的想做好生意。他看见小孩子们哭着要买,越是不肯让价了。” 

我对她答话了几句,便拉了哭着的孩子回进门来。别的孩子也懒洋洋地跟了进来。我原想为长闲的春昼找些点缀而走出门口的;不料讨个没趣,扶了一个哭着的孩子而回进来。庭中的柳树正在骀荡的春光中摇曳柔条,堂前的燕子正在安稳的新巢上低徊软语。我们这个刁巧的挑担者和痛哭的孩子,在这一片和平美丽的春景中很不调和啊! 

关上大门,我一面为元草揩拭眼泪,一面对孩子们说:“你们大家说‘好来,好来’,‘要买,要买’,那人便不肯让价了!” 

小的孩子听不懂我的话,继续唏嘘着;大的孩子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我继续抚慰他们: “我们等一会再来买罢,隔壁大妈会喊我们的。但你们下次……” 

我不说下去了。因为下面的话是“看见好的嘴上不可说好,想要的嘴上不可说要。”倘再进一步,就要变成“看见好的嘴上应该说不好,想要的嘴上应该说不要”了。

在这一片天真烂漫光明正大的春景中,哪里容藏这样教导孩子的一个父亲呢?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