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忠报国将军第

2018年02月0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文/图 胡 涛

新余的历史名人中,有“东张西严北王”之说,西严指的是明朝权相严嵩,北王指的是宋朝二度出任宰相的王钦若,而东张指的是清朝著名爱国将领张春发。

张春发后人供奉的画像。

张春发后人供奉的画像。

张春发,字兰陔,渝水区罗坊镇堆上张家村人,生于清道光二十三年九月初九(1843年10月31日),卒于民国四年农历九月初四(1915年10月12日),享年72岁。生前为村里修建祠堂,名曰“将军第”。 

将军第分三进,整体建筑威严肃穆,壮观大气,门首雕刻官宦人家独有的黄色柱子,柱面上飞龙走兽,栩栩如生,显示了画工的精美和技艺的高超,门楼上悬挂着一块牌匾,上题“将军第”四个大字。天井底下水渠交错,渠形也成似一条腾空而起的飞龙形状,渠中放有乌龟爬行,以便清理垃圾,防止堵塞,极显智慧。大门前左右两边各有一对石麒麟,相传电闪雷鸣时,两头麒麟会跑到山脚下的稻田里吃稻子,而麒麟的前方各立有一对石旗杆子,这是用来插帅旗用的,张春发告老还乡时,一面写有“张”字的帅旗每日在祠堂前迎风飘扬。在张春发旧居的一面墙壁上,至今依稀可见半个“寿”字,据说是慈禧太后写给张春发祝寿的,张春发命人临摹下来放大尺寸,雕刻在自家墙面上。然而这一切在“文革”破四旧时都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先是两头麒麟和两对旗杆被抬进池塘里,淹没在淤泥中,后来“将军第”的牌匾又被烧毁,连墙上的字也被铲去大半,是张春发的孙子为了自保,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只依稀可见半个字的痕迹。

将军府前的旗杆。

将军府前的旗杆。

张春发自幼家贫,又早年丧父,没有上过学,踏上官场也并不是通过科举取士的道路。那么,是什么让这个农家子弟在后来成为一个御赐黄马褂加身、为大清帝国立下赫赫战功、让洋人闻风丧胆的著名将领的呢?

张春发祖父务农,父亲务农兼营小本贩卖。母亲生子4人,春发为次。一家人本来过着传统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张春发7岁那年,他的父亲张益诗突然染上重病,继而卧床不起,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四处寻医都不得而治,很快抛下妻儿离去。家中顶梁柱的倒下,给这个充满了温馨有爱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母亲欧阳氏悲痛欲绝,但看到活泼聪明的小春发,便下定决心独自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在那段日子里,孤儿寡母生活十分艰辛,还时常受人欺凌,家里既缺少劳力,又逢连年战乱,百姓苦不堪言。欧阳氏靠着给人织布维持生活,每天起早贪黑,每餐只能吃野菜拌稀粥勉强度日。有一年袁河发大水,张家村刚好靠近河边,农田都被水淹没,庄稼颗粒无收,孤儿寡母只好靠挖野草充饥,相依为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春发从小就很懂事,自父亲去世后,更是体谅母亲的不易,每天争抢着做家务;没有机会上学堂,他就自己在家练习武术,用木棍当兵器,身体逐渐变得矫捷壮硕。清咸丰五年(1855)太平军攻克罗坊,这一年张春发13岁,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小少年。有一次,张春发提着竹篮子跟村里几个伙伴出门去挖野菜,刚巧遇上太平军从村里路过,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看见这几个孩子,就喝住了他们,招呼他们上前去,其他孩子唯唯诺诺不敢上前,心里十分惊恐,唯有张春发面不改色,跨步上前,抬头挺胸与将军对视,将军一眼就看出这孩子气宇不凡,要带他参军,打发其他几个孩子回家去了。几个孩子匆匆忙忙赶回村里,将事情告知张春发的母亲,把张母吓得不轻,于是迈着一双小脚,一路跑着追上了队伍,跪求将军放了儿子。将军说:“你想好了,你要儿子只能要死的,活的我带走。”将军说这话并不是真心要杀张春发,而是爱才心切,他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会看面相,从张春发的眉宇间看出这孩子非池中之物,将来必成大器,于是有意栽培,只是不便说破。张母无奈,只好泪别,放任儿子从军。岂料这正是改变儿子一生命运的一刻。

将军府前的石麒麟。

将军府前的石麒麟。

咸丰十一年盛夏(1861),张春发夜袭清军大营时被俘,由于在太平军中屡屡立下战功,早已声名远播,陕甘宁总督左宗棠亲自召见他,意欲招降。怎料张春发拒不归降,还大骂道:“清兵祸国殃民,我岂能甘遂贼兵贼将杀我同胞?我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请便,要我投降我可办不到!”把左宗棠气得咬牙切齿。但左宗棠是一个爱才之人,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见暂时无法招降,便作长久打算,将张春发关押大牢,囚禁了起来。

清同治年间,俄国屡次进犯大清西北边陲,并派兵占据了伊犁。左宗棠受清廷委派处理西北战事,他知道张春发是一个爱国之人,于是再次召见张春发,利用国耻激将他,果然很顺利。张春发说:“连年战火不熄,民族灾难日益深重,国家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大敌当前,我不能苟且偷生,理当御敌报国。”

清同治三年七月,新疆回族人民在陕甘地区回民反清斗争的影响下,于天山南北起兵反清,先后攻战库车、乌鲁木齐、哈密、玛纳斯和喀什噶尔旧城等地。早就觊觎中国新疆的浩罕汗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境内)统治者,趁机派其帕夏(即军队总司令)阿古柏领大军于1865年侵入新疆,侵占喀什后,于1867年悍然成立“哲德沙尔”的(七城国之意)伪政权,自立为汗。光绪二年(1876),左宗棠奉旨率军收复新疆。张春发从前敌总指挥刘锦棠率部征战,首攻古牧地,打开通道。张春发“率部保护辎重”。8月12日到17日,张春发与陈广发各率一营之兵担任警戒和截击逃敌任务。8月18日刘锦棠率军急袭乌鲁木齐。1877年4月14日开始,张春发率清军越过天山向南疆进攻,连克在坂、托克逊和吐鲁番。5月22日阿古柏败逃至库尔勒自杀,残部逃至沙俄境内。12月17日收复喀什噶尔(今喀什市),12月21日收复叶尔羌城(今莎车)。1878年1月2日收复和阗(今和田)。新疆全境除伊犁外,已全部光复。张春发乃随同刘锦棠驻兵喀什噶尔,守卫边疆。1878年冬,逃至安集延的阿古柏残部阿里达什入侵,张春发领兵迎击“大破之玉都巴什”。1879年,安集延布鲁特又入侵,张春发领兵给以痛击,“捣其巢,逐北至俄境”。1881年新疆领土全部收复。张春发在抵御外来侵略,维护祖国统一的战斗中,屡立战功,清廷于1877年赏穿黄马褂,后又“赏给云骑尉世职”。

张春发为村里修建的围墙屹立上百年不倒。胡永良摄

张春发为村里修建的围墙屹立上百年不倒。胡永良摄

那时,清王朝正在风雨飘摇的处境下,群狼觊觎,四面楚歌,一波未平一波再起。法国侵略者对越南早已野心勃勃,于1873年(同治十二年)、1882年(光绪八年)两次攻陷河内。1883年12月16日法军6000人进攻清军和黑旗军防地山西。中法战争正式爆发后,1884年3月,张春发随同广西提督王德榜以记名提督入越参战,当时由于清朝政府的妥协政策和前线统兵大员潘鼎新的腐败无能,清军节节败退。1885年2月撤离谅山城,逃至镇南关(今友谊关),又逃至广西龙州,2月23日镇南关被法军占领。3月21日,张春发从王德榜配合冯子材袭击文渊州。3月23日法军2000人经镇南关,向关前隘清军阵地攻击,冯子材命王德榜驻于镇南关东北之油隘率部侧击法军,张春发受命率部300人拦截法军辎重。伏击战一开始,即将法军截为二段,“春发战最勇,歼法军百余人,获粮械无数”。在战斗最关键时刻,张春发激励部卒说:“今日战,死;不战,亦死!然力战,或可不死。”300人哄应曰:“然”。于是一鼓作气,“迳前搏战,冲其中坚”。张春发胜利完成截击任务后,率部赶到东岭,从侧后攻击前隘之敌。酣战中,不幸被敌人一颗子弹击中右额,子弹穿颊而出,他“裹伤力战”,有力地配合主力反攻夺回东岭,大败法军,清军乘胜追击。3月25日收复镇南关,3月29日攻克谅山,法军惨败。3月30日消息传到巴黎,法国朝野一片惊慌,群众示威,迫使茹费里内阁倒台。

张春发在中法战争中,特别是在截击法国援军和攻占东岭的战斗中,立下显赫战功,极大地提升了清军士气,清廷于1885年任命他为广西右江镇总兵,后又改任左江镇总兵、署广东省陆路提督,并赏戴双眼花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张春发在广西对永安、长乐农民起义实行“捕首恶、散胁从”,进行镇压,深得两广总督赞赏,署了十年之久的广东陆路提督乃得实授。光绪二十五年(1898)11月5日,张春发受到慈禧太后召见。

1900年6月,英、俄、美、德、日、法、意、奥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清廷被迫宣战,诏谕“巡阅长江水师、前四川总督李秉衡帮办武卫军营,湖北提督张春发、山东总兵夏辛酉、江西按察使陈泽霖三军听其节制”进京“勤王”。初任湖北提督的张春发招募军伍10营,6月中旬奉旨率部赴京,参加反对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战争,编为武卫先锋左翼。8月6日,在李秉衡率领下,与3000余义和团民,同赴河西务(北京以东)抗敌前线,阻击侵略军。8月8日始抵河西务,次日晨即遭到联军猛烈攻击,部队立足未稳,伤亡很大,且战且退至马头镇,联军又从两翼包抄而来,李秉衡率部与敌激战6小时,将敌击退。但马玉昆、宋庆率败军遇敌不战,直退至南苑,李秉衡部无力阻住敌人的进攻,被迫节节败退。李秉衡自度难以挽回危局,即服毒殉国,尽节前他上书清廷,表示有负朝廷的重托,并说:“张春发勇于战”,借此向朝廷极力举荐张春发。

1901年正月二十五日(光绪二十七年),张春发调任云南提督,统领南洋常备左军,驻防清江。两江总督魏光焘向清廷参奏张春发“营务废弛”, 张春发于1904年2月25日被革职(罢官论戍)。后经湖广总督张之洞上本“白其诬”, 1906年复官,两江总督端方乃委其管理营务,统领南洋江常巡防营。后又署安徽寿春总兵,此时张春发年事已高,加之多年宦海浮沉,身心疲惫,已无心官场,遂辞不赴任,于1911年(宣统三年)病免还乡,回到了老家罗坊张家村。

在关于张春发的史料上有一段这样的文字记载:“春发治军严,尝云兵佚则骄惰,以故朝夕躬训练,暇辄使濬河流,平道路。然木讷寡文,疏酬应,同官先施者恒不答礼,且往往气凌其上,卒以此丛忌。”由此可见,张春发是一员猛将,却并不是一个善于钻营官场的人,由于性情耿直,往往还极易得罪同僚。但他屡次率兵抵抗外敌入侵,英勇善战的气概为世人折服。

张春发回乡后,闲居故里,为家乡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事,如传授武艺、修建公厅,修筑围墙、凿井铺路,赈济贫民等,深为乡亲们所推崇。那时张家村很小,人也少,常常受到附近一些大村庄的欺辱,张家村人敢怒不敢言,每每只好忍气吞声。张春发回乡后,在村里修筑围墙,将整个村庄围起来,同时提倡尚武精神,为村里人传授武艺,使张家村人历代沿袭下来钟爱武术的传统,有力地抵抗了外村人的侵犯。

1915年10月12日深夜,熟睡中的张家村村民突然听到村子里传来哭声,以为又是外村人来进犯,一个个操起锄头大刀就出门了,怎料哭声是从显赫的张将军家中传出,才知道张将军已归西了,村人聚到“将军第”前蓦然流泪。伤心之时,又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原来就在张将军断气的同时,村前一直伫立着的围墙倒塌了大半边,村人好奇,这围墙多少年来久经风吹雨打仍岿然不动,为何在张将军去世之时倒塌了?而更让村人感到诧异的是,此后虽然多次修筑,但始终没有成功,每次围墙修建起来后又会很快倒塌,只能留下一个豁口。

后来,村人寻访得道高人,给出的答案是,张将军乃大官人,尸首抬出村去,嫌门口太小,只好把围墙倒塌一边,不然抬不出去。至于说此后再也无法修筑成功,乃是告诫后人不能闭关自守,要勇敢地走出去闯天地。据说张春发去世后,为了防止盗墓,棺材埋了一百口,以迷魂阵的方式保全自己,这实在也是迫不得已。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